聶魯達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之一

我們甚至遺失了暮色。

沒有人看見我們今晚手牽手

而藍色的夜落在世上。

 

我從窗口看到

遠處山顛日落的盛會。

 

有時一片太陽

象硬幣在我手中燃燒。

 

我記得你,我的心靈攥在

你熟知的悲傷裏。

 

你那時在哪裏?

還有誰在?

說了什麽?

 

為什麽整個愛情突然降臨

正當我悲傷,感到你在遠方?

 

摔落了總在暮色中攤開的書本

我的披肩卷在腳邊,象只打傷的狗。

 

永遠,永遠,你退入夜晚

向著暮色抹去雕像的地方。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5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ly 14, 2021 at 9:21pm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ly 2, 2021 at 5:22pm


皇泯:水走的路,人走不了

人和巷,是一條麻石小巷。麻石是路面,麻石下面是陰溝。

人在麻石上走動,不頂著太陽,也要頂著月亮,天黑,還要舉著一路燈,以示光明。

水在陰溝裏走動,長年累月不見光,情願摸索著趕路。

人走過去了,又走回來;

水走過去了,再也不回頭。

 

人的腳印就這麽翻來覆去,把一條麻石小巷踩得一大把皺紋。

水則不留腳印,一路順流的走向——湖泊——江河——大海……

人走的路,水不走;

水走的路,人走不了。《人生檔案·六章之四》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28, 2021 at 7:03pm

皇泯:還有一秒鐘,我就淹死在黃河裏

一九八五年冬,我獨自來到黃河邊,來到中國地圖上那個“几”字的最上方。

第一次踩到了黃河鬆軟的河床,我當然要留下一個光輝形象。

相機放在石塊上,石塊放在行旅包上,行旅包放在土堆上。墊高的鏡頭,對準河岸邊的枯樹枝——

速度。光圈。焦距。自拍。快門。

我,蹲在枯樹枝站立的地方。

也許黃河太偉大了,唯有蹲下才能拍到我渺小的影像。

快門在眼前一響亮,河岸在身後一轟隆……

後面的腳印,被崩裂的泥沙卷走,前面的腳印,迫逃出一身冷汗。

 

還有一秒鐘,我就淹死在黃河裏

一九八五年冬,我與黃河合過影。

黃河還在黃,照片還在黃。

 

如果我再不寫下這段文字,還有一秒鐘,黃河就乾涸在我的照片裏。(《人生檔案六章》之三)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21, 2021 at 3:48pm


中國散文詩:構建自己的藝術王國《丹菲 篇》


無意中看到一篇科技性的文章《活躍邊緣》,“事物最活躍的部分大多在它的邊緣……這里常常是科學的‘生長點’。是最具生命力的地方。”很受啟發。

散文詩,無疑是處於詩和散文的交叉邊緣地帶。她就是詩與散文交媾的產兒。但她不是畸形兒。她是完美無缺的嬰兒。她似乎一直處於一種尷尬的情境中,但這更增加了她自身的光輝和重量。平添了無限的可能性和希望之所在。也為長期以來默默地進行散文詩創作及理論的人注入自信和快樂。

散文詩這種邊緣性質,為我們提供了許多突破的可能和機遇。比如冷暖氣流的交匯邊緣最容易形成降雨帶,這雨就是活力的證明。是希望和歸宿。

Comment by Ra Zola on June 10, 2021 at 11:42am


染織展示草木精魂:志村福美散文集《一色一生》

她在日本被譽為“人間國寶”,以染織展示草木的精魂——志村福美散文集《一色一生》首次國際授權花落上海人民出版社光啟書局

近日,上海人民出版社·光啟書局與拙考文化共同推出了日本染織藝術家、“人間國寶”志村福美的首部自傳性散文《一色一生》。本書是光啟書局關注藝術設計類作品的“美之眼”系列的第一種,描繪了作者對四季和風物的獨特感知,對民藝與染織的深刻理解,通過隨筆、書信、日記、詩等文字形式,展現出細膩、美妙的藝術世界。志村福美從手工染織巨匠的視角,娓娓講述了從業研藝數十年的甘苦,記錄了從自然獲得恩惠,真切傳遞色彩之美,福澤人間的歷程。


《一色一生》初版於1982年,並在次年獲得“大佛次郎獎”,在日本長銷30餘年,後推出單行本、文庫本、特裝本等,如今已成為日本學生必讀的散文佳作。此次出版的《一色一生》不僅是志村福美的第一部中文版著作,也是這部經典的首次國際授權。2021年,光啟書局還將陸續推出其《奏響色彩》《我的小裂帖》等作品。


《一色一生》作為志村福美的第一部散文作品,最早刊登於叢書“今日文化”之《語言與世界》,該卷同時收錄了大江健三郎、谷川俊太郎等文學大家的作品。

志村雖然是手工藝者,但其書的閱讀量並不遜色於文學家。在這本書裏,她回顧了自己走上染織之路的經歷,以及一次次從植物中獲取顏色的失敗與成功的經歷。與抽象地接觸世界的人們不同,志村的工作是切身與自然擁抱甚至可以稱為“肉搏”的過程。因此,她在書中寫道:“色彩不是單純的顏色,它是草木的精魂。色彩背後,是一條從一而終的路,有一股氣韻自那裏蒸騰。”

今年96歲高齡的志村福美,是目前在世的唯一一位與柳宗悅、河井寬次郎等民藝運動家有過密切交往的大師,親身見證過一個輝煌的手工藝時代。她以使用草木染的線編織的紬絲織物而聞名,作品多藏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滋賀縣立近代美術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等。


1990
年,她被認定為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產“紬絲織物”傳承人;2014年,她獲得了有“日本諾貝爾獎”之稱的京都獎,頒獎詞寫道:“她運用極其豐富多彩的植物染得的絲線作為自己的視覺語言,並發揮她獨有的想象力,在紬織和服上創作出無限的絢麗色彩組合。在與自然對話和個人的深入修行中,她逐漸形成了一種溫柔以待、靈活多變的思想,將人的現實存在與自然在紡織中融合在一起。”

她學習日本傳統的植物染技藝,從真正的大自然中幻化出色彩——櫻木、松木、紅花、桂枝、蓼藍……再利用這些色彩染就的絲線織出布料,製成衣物,成為聯結自然與人間的藝術家。她所製作的和服大多以自然事物命名,如秋霞、鈴蟲、七夕、光之湖……不論獲得多高的成就,她總是對給予自己靈感、惠澤自己色彩創作的自然懷有謙卑之心。

川端康成形容她的作品在“優雅而微妙的配色裏,貫通著一顆對自然謙遜而坦誠的心”。僅藍染一色,志村就經歷過無數的失敗,“藍”似乎有自己的生命,稍稍不慎就會頹敗、黯淡。即使染色成功,如何用這些色彩搭配出絢爛和諧的成衣也是一門學問。這大概是一條無盡的路,正如她所說:“曾經,我以為做一色會耗費十年;如今,我覺得做一色將用盡一生。”


《一色一生》是了解染織家與自然親近之真諦,明晰工藝之精髓的優秀之作。正如詩人大岡信在推薦序中所寫:“在這本書中,我們與一位染織家相遇,了然她的思想,領悟生命只有一次的真意。同時,通過對一色一生的凝視,我們能不可思議地從其深處,窺得多色一生的人生真相。”
(2021年01月05日 文匯報)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