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西遊記》考證(9)


我前年做《西遊記序》,還不知道《西遊記》的作者是誰,只能說:“《西遊記》小說之作必在明朝中葉以後”,“是明朝中葉以後一位無名的小說家做的”。後來見《小說考證》卷二,頁七六,引山陽丁晏的話,說據淮安府康熙初舊志藝文書目,《西遊記》是淮安嘉靖中歲貢生吳承恩作的。《小說考證》收的材料最濫,但丁晏是經學家,他的話又是根據《淮安府志》的,所以我們依著他的指引,去訪尋關於吳承恩的材料。現承周豫才先生把他搜得的許多材料鈔給我,轉錄於下:

[天啟《淮安府志》十六,《人物志》二,《近代文苑》]吳承恩性敏而多慧,博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清雅流麗,有秦少遊之風。復善諧劇,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數奇,竟以明經授縣貳,未久,恥折腰,遂拂袖而歸。放浪詩酒,卒。有文集存於家。丘少司徒匯而刻之。

[又同書十九,《藝文志》一,《淮賢文目》]吳承恩:《射陽集》四冊,口卷;《春秋列傳序》;《西遊記》。

[康熙《淮安府志》十一,及十二]與天啟《志》悉同。

[同治《山陽縣志》十二,《人物》]吳承恩字汝忠,號射陽山人,工書。嘉靖中歲貢生(查選舉志亦不載何年),官長興縣丞。英敏博洽,為世所推。一時金石之文多出其手。家貧無子,遺稿多散失。邑人邱正綱收拾殘缺,分為四卷,刊布於世。太守陳文燭為之序,名曰《射陽存稿》,又《續稿》一卷,蓋存其什一云。

[又十八,《藝文》]吳承恩:《射陽存稿》四卷,《續稿》一卷。

光緒《淮安府志》廿八,《人物》一,又卅八,《藝文》,所載與上文悉同。又《山陽志》五,《職官》一,“明太守”條下云:“黃國華,隆慶二年任。陳文燭字玉叔,沔陽人,進士,隆慶初任。邵元哲,萬歷初任。”焦循《劇說》卷五引阮葵生《茶余客話》云:

舊志稱吳射陽性敏多慧,為詩文下筆立成,復善諧謔。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今不知“雜記”為何書。惟《淮賢文目》載先生撰《西遊通俗演義》。是書明季始大行,里巷細人皆樂道之。……按射陽去修志時不遠,未必以世俗通行之小說移易姓氏。其說當有所據。觀其中方言俚語,皆淮之鄉音街談,巷弄市井童孺所習聞,而他方有不盡然者,其出淮人之手尤無疑。然此特射陽遊戲之筆,聊資村翁童子之笑謔。必求得修煉秘訣,亦鑿矣。

(此條今通行本《茶余客話》不載)

周先生考出《茶余客話》此條系根據吳玉搢的《山陽志遺》卷四的,原文是:

天啟舊志列先生為近代文苑之首,云“性敏而多慧,博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復善諧謔。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初不知“雜記”為何等書。及閱《淮賢文目》載《西遊記》為先生著。考《西遊記》舊稱為證道書,謂其合於金丹大旨。元虞道園有序,稱此書系其國初邱長春真人所撰。而《郡志》謂出先生手。天啟時去先生未遠,其言必有所本。意長春初有此記,至先生乃為之通俗演義;如《三國志》本陳壽,而《演義》則稱羅貫中也。書中多吾鄉方言,其出淮人手無疑。或云有《後西遊記》,為射陽先生撰。吳玉搢也誤認邱長春的《西遊記》了。邱長春的《西遊記》,虞集作序的,乃是一部紀行程的地理書,和此書絕無關系。阮葵生雖根據吳說,伹已不信長春真人的話;大概乾隆以後,學者已知長春真人原書的性質,故此說已不攻自破了。

吳玉搢的《山陽志遺》卷四還有許多關於吳承恩的材料,今錄於下:

嘉靖中,吳貢生承恩,字汝忠,號射陽山人,吾淮才士也。吳敏博洽,凡一時金石碑版嘏祝贈送之詞,多出其手。薦紳臺閣諾公皆倩為捉刀人。顧數奇,不偶,僅以歲貢官長興縣丞。貧老乏嗣,遺稿多散佚失傳。邱司徒正綱收拾殘缺,得其友人馬清溪、馬竹泉所手錄,又益之以鄉人所藏,分為四卷,刻之,名閂《射陽存稿》(又有《續稿》一卷)。五嶽山人陳文燭為之序。其略云:“陳子守淮安時,長興徐子與過淮。往汝忠丞長興,與子輿善。三人者呼酒韓侯祠內,酒酣論文論詩,不倦也。汝忠謂文自“六經”後,惟漢、魏為近古。詩自《三百篇》後,惟唐人為近古。近時學者徒謝朝華而不知畜多識,去陳言而不知漱芳潤,即欲敷文陳詩,難矣。徐失生與子深韙其言。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