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清平:文化的主體性:誰在焦慮?如何認同?怎樣自信?(7)

第二,左翼自由主義把“文化無高低”當成了“政治正確”的主張,豈不是已經南轅北轍地預設了“文化有高低”的前提,一方面公然表白自己由於堅持了“政治正確”的原則就是“高級優越”的,足以建立一個“良序”的社會,另一方面又暗示其他贊成“文化有高低”的思潮由於“政治錯誤”則是“低級差勁”的,只會生成種種“惡俗”的社會嗎?如此這般地老王賣瓜自賣自誇,豈不是恰恰違反了“文化無高低”的“政治正確”麼?

第三,如果某些文化思潮居然按照自己的“價值偏‘好’”,憑借自以為是的“優越”特征煽動種族仇恨,號召自己的認同者隨意侵害甚至殘酷屠殺其他文化思潮的認同者,以致嚴重違反了左翼自由主義本身的價值理念, 難道掌握管治大權的政府機構也應當充耳不聞聽之任之,甚至禁止其他文化思潮的認同者按照“文化有高低”的原則批駁貶斥這些文化思潮麼?這樣和稀泥對啥都不管不問的政府機構,還有沒有連左翼自由主義作為一種文化思潮也不可能放棄的自己在“良序”社會里本應堅持的正義底線啊?

因此,撇開這種盡管貌似“政治上正確”、實際屬於“邏輯上錯誤”的主張在現實生活中造成的種種煩瑣虛偽的弊端惡果不談,尤其是撇開某些“良序”社會對於納粹文化、人民聖殿教文化或者奧姆真理教文化實際采取的明顯帶有高低優劣的“價值偏‘好’”的規范性實踐態度不談,單從認知性描述分析的角度看,西方左翼自由主義提出的“文化無高低”的“價值中立”訴求已經是像“圓的正方形”一樣荒謬荒唐的東西了,在理論上完全站不住腳。

綜上所述,只要承認了“文化”的構成要素在於人們帶有“偏‘好’”的價值理念以及在其指導下生成的習俗制度和器物成果,我們就沒法否認“人們勢必會對不同的文化展開高低優劣的規范性價值評判”這一結論。所以,除了在某種嚴格限定的狹小范圍內作為理論研究者應當采取的一種“價值中立”的單純學術性態度之外,不管是在語義性分析的層面上,還是在實然性描述的層面上,或是在應然性訴求的層面上,“文化無高低”的命題都是根本不成立的。


三、中西比較的繞不過去


一旦否定了“政治正確”的“文化無高低”命題,“焦慮—認同—自信”的文化性因果鏈條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由於人們對於不同的文化總是懷有好壞對錯、高低優劣的規范性評判,所以才會在按照自己的“價值偏‘好’”決定“選擇什麼”的過程中產生這樣那樣的“焦慮”心態:我究竟應當“認同”其中的哪一種文化,並且確立起堅定的“自信”來呢?

本來,假如人們處在封閉的狀態下,只能單向度地接受某種文化的灌輸熏陶(所謂的“忽悠”或“洗腦”正是想達成這種理想的境界),他們就不可能置身於“焦慮—認同—自信”的文化性因果鏈條之中了。一個人小時候在家庭里受到父母認同的文化的影響引導時,便在某種程度上接近於這種狀態,以致有可能跳過“文化焦慮”的環節,潛移默化地直接達成“文化認同”——雖然由於下面要討論的原因,這種“文化認同”還談不上是嚴格意義上的“文化自信”。不過,在進入實然性意義上的“文明”歷史階段後,一個人只要脫離了家庭生活的相對封閉,走向了廣闊開放的社會生活,接觸到了豐富複雜的不同文化,立馬就會擺脫這種素樸單純的“文化認同”,轉而陷入或深或淺的“文化焦慮”了:一方面,他們的確會意識到不同文化的某些相通之處;另一方面,他們同時也能察覺到不同文化的更多相異之處,並且按照自己業已形成的帶有“價值偏‘好’”的“人生理念”(往往打下了父母認同的那種文化的深刻烙印),對它們做出好壞對錯的規范性價值評判。一般來說,除非一個人從這些價值評判中得出了“我父母教給我的那種文化在任何方面都比其他文化更優越更高級更先進”的結論(出現這種現象的概率比較小),否則只要發現了其他文化在某些方面具有比自己認同的那種文化更優越更高級更先進的因素,鑒於價值理念對於人們從事行為、塑造“活法”的指導性意義,他的心里肯定就會產生困惑了:怎麼還會有人按照那樣的“價值偏‘好’”過日子,形成了別有洞天的另類活法,並且至少在某些方面活得更好呢?我是不是也應該放棄自己認同的那種文化的差勁低級落後因素,汲取其他文化里的優越高級先進因素,從而至少在某些方面轉換一種活法呢?一般來說,優越高級先進的程度越多,所導致的文化焦慮也就越是深重。

所謂的“文化沖突”,主要就是因為不同的文化傳統之間在高低優劣的規范性價值方面存在這樣那樣的差異區別才形成的。一方面,如果你覺得自己認同的文化至少在某些因素上比其他的文化高級優越先進,你就會憑借某種“文化自尊心”,對於其他的文化持有貶低或譴責的態度,不僅公開提出自己的批評指責,向其他文化的認同者介紹傳播自己認同的文化的高級優越先進之處,甚至還會要求後者改弦易轍,向自己認同的文化靠攏。而一旦對方拒絕了你的介紹傳播,反倒認為你認同的文化才是低級差勁落後的,就可能在你的心中引發某種“文化焦慮”:難道自己認同的文化真的這樣不堪甚至缺乏吸引力嗎?怎樣才能讓它的高級優越先進顯露出來,順利地被其他文化的認同者所接受呢?另一方面,如果你覺得自己認同的文化至少在某些因素上比其他的文化低級差勁落後,你則會在某種“文化自卑心”里犯嘀咕,對於自己認同的文化持有懷疑或怨恨的態度,並且同樣產生某種“文化焦慮”:自己該不該至少放棄自己認同的文化中的那些低級差勁落後因素,轉而接受其他文化的那些高級優越先進因素,在這些方面向其他的文化靠攏,乃至轉換自己的活法呢?許多第一次到文化傳統截然有別的其他國度或地區生活旅遊了一段時間的人們,往往會出現所謂的“文化休克”現象,便是這種文化沖突產生文化焦慮的集中表現;筆者在將近四十歲的“高齡”前往美國訪學時的個人體驗,不過是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案例罷了。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