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夫·勒龐《烏合之眾》(68)

(3)用言語控制選民

在以上提到的事例中,能夠看到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有說服的因素。

這樣一來,口號、詞語和套話自然也就包含在其中了。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們已經談到過這些東西神奇的控制力,群體會為它們如癡如狂,在下面的研究中,我們還會看到它們所發揮的作用。

一個明白如何利用這些說服手段的演說家,都會對這些東西大加利用,因為他能夠用刀劍和殺戮成就的事情,用這種辦法照樣可以辦得到。

比如說,像不義之財、卑鄙的剝削者、可敬的勞工、財富的社會化之類的說法,永遠會產生同樣的效果,盡管它們已經被用得有些陳腐。此外,如果候選人滿嘴新詞,其含義又極其貧乏,因而能夠迎合極不相同的各種願望,他也必能大獲全勝。

1873年的時候,在西班牙發生的那場血腥的革命,就是由這種含義復雜,因而每個人都可以自己做出解釋的奇妙說法引起的。在史料中,我們可以找到許多關於這件事的記載:

在最初的時候,暴動者推翻了當時的國王,成立了一個臨時政府。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激進派卻發現集權制的共和國,其實就是喬裝打扮的君主國,於是為了遷就他們,議會全體一致宣告建立一個“聯邦共和國”。

雖然投票者中誰也解釋不清楚自己投票贊成的是什麼,然而這個說法卻讓人皆大歡喜。人們無比高興並陶醉於其中,好像一個充滿美德與幸福的王國就要在地球上揭幕。共和主義者如果被對手拒絕授予聯邦主義者名稱,就會認為自己受到了致命的侮辱。

人們在大街上奔走相告,以這樣的話互相問候:“聯邦共和國萬歲!”然後便響起一片贊美之聲。當時的軍隊已經渙散到了極點,沒有一點紀律可言,士兵們借著士兵自治的名義,拒不服從軍官的指揮,然而人們卻對這一點大唱贊歌,仿佛軍隊成為了一盤散沙,就意味著民主時代的來臨。

那麼,人們對這個“聯邦共和國“是如何理解的呢?

有些人認為它是指各省的解放,就和美國的行政分權制相似的制度。

有些人認為它是一個偉大的國度,就像國土橫跨世界的英聯邦一樣。

還有些人認為它意味著消滅了一切權力,從而需要迅速著手於偉大的社會變革。

比如說,巴塞羅那和安達路西亞的社會主義者受巴黎公社的影響,贊成公社權力至上,他們建議在西班牙設立一萬個獨立的自治區,根據它們自己的要求制定法律,在建立這些自治區的同時禁止警察和軍隊的存在。

在南方沿海各省份,叛亂很快便開始從一座城市向另一座城市、從一個村莊向另一個村莊蔓延。有個發表了宣言的村莊,它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立刻破壞了電報線和鐵路,以便切斷與相鄰地區和馬德裏的一切關系。

處境最可憐的村莊註定只能寄人籬下。聯邦制給各立門戶大開方便之門,到處都在殺人放火,人們無惡不作。整個西班牙的大地上,都充斥著血腥的狂歡。

這個例子僅僅是此方面千萬件例子中的一個。從這裏我們看到,一個小小的名詞竟然能讓整個西班牙民族陷入癲狂,由此可見,言語對群體的影響之大。正因為這個原因,任何想要對群體施加影響,或是想要操控選民群體的人,都不可輕易放棄這一有效的手段。


(4)選民群體拒絕理性


毫無疑問,在選民群體中不存在任何理性,他們也絕不願意接受任何理性的影響。

在報紙的宣傳中,選民集會常常被描寫成為一場在公平氣氛下舉行,充滿睿智的辯論會,然而真實的情況卻遠不是這樣。

在這種集會上,演講者往往言之鑿鑿,切齒痛罵對手,有時甚至拳腳相加,但絕對聽不到論證。即使有片刻安靜的時候,也是因為有個享有“粗漢”名聲的人在場,宣稱自己要用一些讓聽眾開心的麻煩問題難倒候選人。然而反對派的滿足是短命的,因為提問者的聲音很快就會被對手的叫喊壓倒。

在一些史料中選出來的有關公眾集會的記載,可以作為這方面的典型:

在法國南特地區一次選民的公眾集會中,會議的組織者之一請大會選出一名主席,騷亂立刻席卷全場。無政府主義者跳上講臺,粗暴地占領會議桌;社會主義者極力反抗;保皇黨大聲叫罵。人們相互扭打,每一派都指責對方是拿了政府傭金的奸細,無數人因此而受傷。事後,警察和民兵在會場收集的錢包、胸針、假牙、假發等小零碎,整整裝滿了兩個大筐。在這一片喧囂聲中,會議只好拖延很長時間,原定中午結束的集會,到了下午還在進行。

當說話的權力被轉移給X同誌的時候,這位演講人開始猛烈地抨擊社會主義者,臺底下的人則開始用“白癡、無賴、流氓!”等等的叫罵聲來打斷他。X同誌則針對這些臟話做出了反應,他很快地就編造出來一套理論,根據這種理論,社會主義者都是一些“白癡”或者“可笑之人”。

我們可以看到,在這樣的集會中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理性,參與者要麼用惡毒的語言互相攻訐,要麼幹脆拳腳相向。在這樣的氣氛中,辯論和冷靜的探討是決不可能實現的。也許有人會說,這種集會的成員囊括了各種政治派別,他們存在著觀念上的分歧,有著不同的利益,自然不可能體現出理性的光輝。其實,即使在有著共同利益的集會中,也很難保證冷靜與理性。

在第二國際的一次會議中,為了五一節工人慶祝會做準備,各個國家的代表團開始坐在一起討論。為了防止爭吵,會議的口號被設定為“沈著冷靜”。

討論很快就變為激烈的爭吵,因為有一位G同誌在發言當中,暗指社會主義者是“白癡”和“騙子”。所有這些惡言惡語最終變成了互相攻訐,演講者和聽眾分成兩派,爭吵到了最後又變成了武鬥,兩派大打出手,椅子、桌子、板凳全都變成了武器,就連大會主席最後都加入了戰團。

我們千萬不要以為,這些事情只發生在固執的選民群體之中,也不要認為這取決於他們的社會地位。在不管是什麼樣的無名稱的集會中,即使參與者全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會上的爭論也沒什麼兩樣,在下一節中我們還會談到這個問題。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