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呆了呆,把香支插進了門板縫里,半天才回過頭來,望著媳婦,眼睛里都是話。

“看見他了?”

“這兩天晚上,他就蹲在關帝廟門口,望著我們家里。”

“哥兒——也看見他啦?”

“不知道。”

“造孽!”

“娘——”

“是個瘋子,不要理他。”

“哥兒他——”

“冤頭債主回來啦。”

“娘,你顛三倒四說甚麽!”

婆婆一張老臉,灰白了,走到窗前把兩扇窗門朝外一推,望了望窗外。忽然膝頭一軟,摸著床邊慢吞吞又坐了下來。

“你男人十八九歲時,造過孽,跟幾個潑皮一夥,在萬福巷里,有一晚,六月十九,害死一個年輕的婦人!今晚是我打發他到他二姐家去了。”

“那個瘋子——”

“冤。”

婆婆眨了眨眼,望著窗口。好半晌,腰一彎撿起地上一根發夾,把床頭燈挑得一亮,拍了拍床邊說:

“燕娘,你坐下來,我給你說一個故事。”

*

天還沒亮,婆媳倆一前一後走出了門來。

婆婆挽了個小包袱,打開店門,手一撥,攏起了滿頭亂蓬蓬的花白,朝外面大街望了望。大清早吹起了一陣涼風,空蕩蕩地,掃著長長的一條青冷的石板街道,一路響了下去。

“娘!”

“啊?”

“那個瘋子,蹲在廟門口——”

“不要理他。”

燕娘打了個哆嗦,一回身,走進了屋里,拿了條小被褥把孩子周身裹了,抱在心口,跟著婆婆出了門。大街兩旁家家鋪子關起了門戶,這個時辰,還不見有人出來走動。對街,關帝廟門口榕樹下那一座破漏的小香火塔,風一吹,卷出了一灘焦黑的金紙,噓溜溜地掃過了街心。婆媳倆走上大街,一個前,一個後,順著南菜市街朝向鎮心萬福巷口,慢慢走了過去。燕娘擡起頭來,看看天上,那一鉤淡淡的下弦月早已西斜了。

婆婆只管低著頭,看著路,一面走,一面把手采進了小包袱里抓出一把米來,撒在街上。

“哥兒,回來喲。”

“哥兒回來啦。”

老少兩個婦人,一個召喚,一個答應,在這清早的南菜市大街上走過了一家店鋪,又一家,來到萬福巷口。婆婆停了腳站在街心,手裹一把米,四下里撒了開。黯茫茫灰青青的一片天待亮不亮的,五更時分了。婆婆喘過了氣,扶著燕娘慢慢蹲下了身來,搓搓腿肚子,歇一歇,解開包袱拿出了兩捆紙錢,就在三叉路口,一疊一疊點火燒化了起來。

天摧摧。

地摧摧。

“哥兒不哭啦。”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