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通向現實的新途徑”(5)

第三節中,“請回味句中的含義”和“請讀句外之意”的語義基本相同,但是形式色彩存在明顯的差異:“回味”帶有修飾性與強調重新體驗的意味,而“讀”則比較直接;“句中的含義”,強調字里行間的潛在內涵以及上下文的聯系,而“句外之意”則是中文“言外之意”的翻版。在這里我要著重強調,我們的分析注意的只是表達差異,以及不同語言形式帶來的不同閱讀效果,並不謀求對形式本身的優劣得所做出判斷。詩歌語言極為微妙,稍有不同,都會構成形式與效果的雙重差異。因此在譯本之中,每一個中文詞的挑選其實都是對母本不同側面的精心呼應。不同的譯者做出不同的選擇也就在情理之中,並不存在真正的權威性,即並不存在唯一的合法譯本,且不說譯者個人氣質的自然滲透。

譯者對言辭的反復選擇和反覆斟酌,其實也是對特朗斯特羅姆寫作方式的一種呼應。羅賓·弗爾頓說過:“特朗斯特羅姆對選擇和修剪的需要可能少於其他任何詩人。” [14]這就是說,特朗斯特羅姆最後達成的文本效果其實已是一條把水擰幹之後的毛巾。

重要的修訂出現在第三節里,如把“高音喇叭”修訂為“麥克風”。開始的時候我為這樣的修改覺得可惜,因為高音喇叭的歷史屬性契合讀者關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的社會體驗。在討論中,李笠讚同我的闡釋,但是同時指出“麥克風”屬於原文,它是當時一種比較原始的竊聽器。這可能就是防線背後的社會現實。譯文尊重原文表述,沒有將之甜蜜地置換到中文的語言環境之中。這可能再次印證,翻譯與詩歌的歷史性源於對真實性的追求。同時表明,針對真實的努力不可能顧忌事實的陌生性所造成的接受難度。

關於“正長石”,特朗斯特羅姆在信中是這麽解釋的:“‘正長石’是一種特殊化石,常常會在巴爾幹一帶的石灰石里找到(從地球形成後),它的形狀有點像石化的麥克風。”[9]將這個解釋與李笠的“好運石”解釋結合起來,意思就變得更加完整了。從監視器性質的實體的麥克風,到能帶來好運的麥克風形狀的正長石,蘊藉豐富的雙關語其實恰恰預示著社會變革的未來:“我們”經歷的正是歷史的一部分,同時在歷史中埋葬不堪回首的罪惡。

 

4.修訂版2重新考慮節奏並且延伸歷史經驗

 

2011年12月底到2012年1月初,我在雲南大理參加“天問中國新詩新年峰會”期間,與李笠面對面探討特朗斯特羅姆的作品。他說他仍在修訂10月份的修訂譯本(即上面提到的譯本,下面簡稱“修訂版1”)。1月7日,他通過電子郵件給我發來《給防線背後的朋友》修訂版2——

 

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幹癟。而我不能寫的

像一只古老的飛船膨脹,膨脹

最後滑行著從夜空里消失


信落到檢查官手中。他打開燈

燈光下,我的言詞像鐵欄上的猴子飛躥

抖動身子,靜靜站立,露出牙齒!


請讀句外之意。我們將在兩百年後相會!

那時旅館墻上的麥克風已被遺忘

我們終於得以安睡,化成一塊塊正長石。①

 

第一節中,第一句的句式與修訂版1相同。直到這時我才意識到,修訂版1第一句與原版第一句,句式是有微妙變化的:原版“給你的信如此……”,修訂版1則是“給你的信寫得如此……”增加“寫得”兩字,實際上延緩了節奏。此外,明顯的變化是:修訂版2以“幹癟”一詞替換了修訂版1的“枯澀”。“枯澀”是枯燥不流暢或者幹燥不潤滑的意思,“幹癟”則是幹而收縮與不豐滿或者內容貧乏枯燥無味的意思,二者語義接近而所強調的形式側面(每個詞匯突出強調的語言色彩)不同。“枯澀”間接顯示寫信者的精神狀態,而“幹癟”傾向於對信的內容本身予以客觀性的顯示。第二句,把修訂版1“像只古老的飛船”修訂為“像一只古老的飛船”,增加“一”字改變原來比較緊湊的節奏,語感隨之產生變化,原本音階平滑而短促的詞匯“像”由於“一”字的參與而得到強化和突出。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