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趙行德回到住所,將那個女人送給他的布片取出來,透過燈光仔細地看。那上面只寫了三十個字,有點像漢字,但又不是漢字,以前從未見過。這難道是那個女人出生的西夏的文字?趙行德這才意識到西夏人已經有了自己的文字。

趙行德翻看著女人給他的布片,腦海中浮現出考場中見到的主考官的身影。年逾六旬的老人,既然擔任主考官,想必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其對典籍經史的深刻造詣,僅從他的只言片語中即可窺全豹。行德曾多次在考場中見到這位老者,只是與他並無交情。

行德想,也許他識得這些奇怪的文字。翌日,趙行德打聽到這位老者是禮部的官員,就到禮部衙門來拜訪他。不可思議的是未能參加考試的打擊這時似乎已經煙消雲散了。三度赴禮部衙門求見,總算獲准。行德來到老人面前,施禮畢,遂將布片取出求他解讀。但見這個老頭子一臉難色,低著頭盯著看,半天也不做聲。行德向他說明了這塊小布片的來龍去脈。老頭這才將頭擡起說道:

“老夫亦未曾見過這等文字。契丹與回鶻的文字倒也識得,只是不知西夏已有自己的文字。若是造字,當是最近的事。與漢字十分相似啊。”

行德答道:

“一個民族有了自己的文字,應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將來,西夏一旦強盛起來,西方傳來之經典就都會在西夏譯成他們自己的文字。以往經西夏傳來的所有文化就會被一律阻擋在外,而不再可東來中原也。”

老人沈默不語,半晌才又說道:

“也毋庸過慮,恐西夏未必能成大氣候。”

“然而已經有了文字,僅憑此項,尚不足可認為西夏已成大國乎?”

“夷人素來如此,領土稍有擴張,就自我吹噓起來。西夏僅為羯膻之邦,並非優秀之民族也。”

“恕學生不敢茍同。西夏具備成長為優秀民族之本質。誠如何亮所言,不知何時,西夏勢必成為中原之大患。”

行德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在尚書府中庭時,夢中答對,他指摘了朝廷在西夏方略上的失敗,而現在他覺得自己的理由更加充分了。西夏強盛起來的要素不正是體現在市場上遇到的那個奇女子身上嗎?面對生死關頭,果敢沈著。這恐怕並非個人的性格使然。如同她暗色的瞳仁一樣,這種性格肯定溶化在民族的血液之中。

“總之,老夫現時冗務纏身,無暇一一分說。”

老頭子言下之意是趕行德走人。行德也知道,自己的話惹得老頭子大為不快。但是行德由此得出結論,這是一種國中尚無人識得的文字。至此,這次造訪可謂大獲成功、令人滿意了。

雖然老夫子對西夏的文字沒有什麽興趣,趙行德卻認為好不容易得到手的這三十個字不可隨便處置。從此,無論白天黑夜,這些文字總在他面前閃現。

對於行德而言,繼續留京已沒有任何意義,但他又無意振作精神。雖然不能衣錦還鄉,但也不值得為此而悶悶不樂。他此時的心里既沒有進士考試失敗的落魄,也沒有砥礪三年、再圖一搏的壯志。以往求取功名的心思已被一種全然不同的東西所替代。

趙行德每天都要將那張布片取出來看好幾遍。從那個女人簡短的說明推測,這也許是西夏國的官符,作為身份證明,或者是通行證使用。此中文字所書的內容肯定是無關緊要的,只是想必還藏有更加深邃的意義,甚至任何現有的書籍中都不曾載有。看著這些文字,行德的眼前就會浮現出那個西夏裸女豐滿的軀體,不覺心猿意馬,難以自持。

趙行德想,這三十個字到底怎麽讀呢?為了學會讀這些文字,無論下什麽樣的功夫都值得呀!。趙行德以往的精神支柱是金榜題名,榮歸故里。而今,這個支柱已經頹然倒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門心思地想到西夏去實地考察。想學會他們的文字,也想踏上西夏的國土,親眼看一看。要是能夠加入到群居的西夏人中去生活一番那就更好。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