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多年過去了,這兩樣東西潘玉良一直是攥在手上沒有丟棄過,從這個里面,我們就可以看到彼此之間的一種感情了。所以她臨死之前,她是托付王守義的,就是說我的作品,我的這兩樣信物,你一定要給我交到我的兒子潘謀的手里,因為她就害怕她猝死,她的東西沒有辦法回中國。在這個里面,我們可以看到,潘玉良對自己在中國的親人,對自己的祖國一直是有著一種深深的、眷戀的,所以她最後她的遺願就是希望她自己的身體,希望她自己的作品能夠一起回來。

當潘玉良的作品回到祖國的以後,她的生平、她的自新、掙扎向上的歷程開始受到世人的關注,就在人們欣賞潘玉良作品的同時,人們都會產生一個疑問,潘讚化為什麼會不顧自己的聲威來搭救、幫助潘玉良呢?潘玉良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子?

因為很多人都受到了電影和電視劇的誤導,電影是鞏俐演的潘玉良,電視劇也是一個香港第一美女李嘉欣演的,所以所有的人說到潘玉良都希望她是一個美麗的女子,於是英雄救美,潘讚化是一個很正直的、很魁梧的、很有文人氣質的一個男人,然後把一個美女從妓院里面救出來,然後又通過自己的方式把她塑造成一個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這樣非常符合一般市民的那種審美心理。

但是當我們看到潘玉良照片的時候,當我們通過當事人對潘玉良回憶的時候,我們總是有那麼一絲遺憾,潘玉良不僅不好看,按照有些人的回憶,甚至於是難看,也就是說,潘玉良的長相沒有符合一般市民的審美觀,也不符合一般英雄救美,王子加公主的,那樣一種浪漫情懷。所以當我們看到潘玉良照片的時候,我們會有一些吃驚、會有一些驚訝、也會有一些遺憾,有人就會說,這樣難看的一個女人,潘讚化為什麼對她那麼好,這樣的疑問,這樣的理解,我就覺得太淺表了,也太生理化了。其實女人吸引男人的,除了美貌以外,其實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人格的魅力。

我曾經考證過一部小說叫《海上花》,這部《海上花》也是上海的女作家張愛玲非常喜歡的,張愛玲也是為這部小說做過注解的。在這一部描寫當時青樓女子的小說里面,張愛玲是寫過這樣一段話的,張愛玲說:在那樣一個舊時代里面,在那樣一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新舊時代里面,反倒是在青樓里面更有愛的空間。因為你到青樓里面,你會找自己喜歡的女人,你要和她接觸,然後慢慢的這樣一來一去容易產生感情。可是在我們中國封建的婚姻里面,那個女孩長得怎麼樣?我們都不知道,連小手都沒有摸過就進洞房了,所以當時那種傳統的,封建的婚姻,愛情是被扼殺掉的。所以從當時的那個舊時代的環境來看,我們現在來看這是愛情的悖論,就是明媒正娶的反倒不容易產生感情,和青樓女子反倒容易產生感情,那就是一個封建社會對婚姻的一個悖論。

前不久有過一次拍賣,潘玉良的一幅畫大概拍了90多萬人民幣,應該說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這真的是對潘玉良的作品來說,這是一個很高的價碼了,那麼它為什麼會拍到這麼一個很高的價碼呢?我們來考證一下梵高,梵高他每一幅畫的拍賣都是創出了畫廊的新高,為什麼?那就是因為梵高苦難的歷史,苦難的人生參與了拍賣,人們給他一個高價是對他苦難的一種補償。而現在的拍賣行里,對潘玉良的畫給出一個高價,不僅僅是對她苦難的一種補償,更重要的是,對她作為一個女性,作為那個舊時代的女性,能夠一步一步的自我完成,生命的自我完成,女性尊嚴的自我完成的一種尊敬的表現。

所以我們今天來看潘玉良的這樣一個人生的蛻變,從一個脂粉樓里的女子一步一步走出來,從妓女、小妾、美校的學生,留學生,大學教授,然後做了一個自我放逐和她的藝術一起去流浪40年的海外客居的生活,在整個的這樣一個過程中,我們發現潘玉良她完成得非常好。

法國的學者女學者波夫瓦她說過,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被造就的,女人是整個社會文明的整體所造就的。那麼這樣一個舊時代是很難造就出潘玉良這樣的新女性的,所以潘玉良最後走出了自己女性的局限,完成了自我,這樣一個歷程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尊敬的。(來源:cctv-10《百家講壇》欄目)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