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大約像空氣一樣上升了,是冉冉地上升,天上一缺藍天幽幽的深不可測,底下的空谷薄霧潛滋暗長,漸漸淹過坡上一帶的青綠。米燕嚅動紅唇,柔柔說:飛了,飛了。小石輕輕應著,透過米燕的肩膀,遠處的山脊在霧中浮動,緲緲地往下沈。倏地小石一陣暈眩,天地倒轉,他像一個火球,急速往下墜。心想這下必死無疑了,奇怪的並不害怕,只覺得心被熔成巖漿,通過椎骨深處,急流而下,噴湧而出。他極清晰地感到自己變成空氣的一部分,沒有了,死了。也就在這死去的一剎那,他醒了,全身大汗淋漓,仿佛在滾湯里泡過很久,摸摸褲襠一片粘糊,並沖來一股濃烈的腥味,他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激動得心頭打鼓,渴望已久的急流終於從體內泄出,真想即當即破壁而過,抱起米燕重演一遍夢中的情節。

米燕也如同小石,裹在大紅棉被里,在夢中經歷著驚險的故事。醒來全身顛顛的酥軟,看見光線從板縫間漏進,迷迷糊糊地叫阿媽阿媽,今天還下雨不。

小石起床後,雖然想得熱切,卻猶豫了,他像個賊,偷了米燕的東西沒臉再見到她,幾番腳擡過門檻,都無可奈何抽回了,探出頭來看,希望米燕出來,米燕故意搗蛋似的,偏偏不出來,在屋里走來走去,重重地將地板踩得咯咯響,等腳步響近門檻,大概真要出來了,他又慌得腦門直爆汗,趕緊縮回門後,恨恨地罵自己混蛋。今天是怎麼啦。

等他們穿好棕衣,在牛欄門前碰面,各自都漲紅了臉,背過去。無數看不見摸不著的刺刺進肉里,奇癢。不知怎麼搞的,只匆匆趕牛起來,竟忘了強迫它們拉屎拉尿,就放出來,還無端地狠打牛屁股,強制它們快走。

兩人跟著各自的牛,悶悶地拉下箬笠,蓋過眼睛,小石只能看見米燕留在路上零亂的腳印。

春雨淅淅瀝瀝地從霧中淋下來。

 

 

夢遺以後,並不像我當初想的馬上進入戀愛,他們反而疏遠了,一起上山劈柴趕牛都很別扭,小石的目光總朝米燕的另一個方向。

雨過初晴,山像剛從地里長出來,鮮鮮嫩嫩的感人肺腑,所謂春光明媚,就是這種天氣。春光在坡上胡亂塗抹一些月白的水紅的粉紅的杜鵑,新葉一張一張透明,陽光確乎不是太陽射下來,而是葉片上生長的碧色,在和風中微微搖曳起千種萬種的風情。小石 張開十六歲的嘴,要將陽光嚼進肚子,陽光確有嫩葉的鮮味,但是背後更有誘惑呢。

米燕在背後某處立著,在他與米燕之間,一群娃子正在地上滾爬,衣服,臉及嘴都沾了綠草汁。這遊戲正往童年退去,跟他小石已越來越遠。先前,男娃們把女娃一一分給自己當老婆,女娃們把男娃一一分給自己當老公,米燕就是他的老婆,他就是米燕的老公。那是假的,隔著褲子,現在不玩這個了。米燕也是,另一個方向呆立著,男娃上來抓,又是貓爪,又是唾沫,幾下將不懂事的吐回去。她眼睛霧蒙蒙地轉著兩顆大露珠,滿是怨恨。

小石不願再和米燕作伴,每日趕在娃群前頭,趕母牛及兩頭牛崽上山,當然不是離得很遠,遠到還辯認得出娃群和米燕為止,並能觀察他們的行動,也讓米燕可以看見他,比如隔一個崗,離一個坡。娃子們倒樂,不和他們作伴,省得受威懾。

其實,小石挺孤獨的,只是他認不得這個詞,說不出孤獨來。靜坐之時,地氣抽上來,山里溫度驟然而降,那邊的笑鬧飄蕩如歌,他掏出小玩藝兒揉搓,米燕就躺下面了,接下去便重演夢中的情景。不過,他不知道這個叫手淫。

這都是我當初想不到的,山娃子在性方面照樣羞澀,或者說恐懼。更想不到的還在下面,小石簡直玩蛇成癖,一看見蛇在草間遊動,他就激動不已,捉了蛇,左右一晃,伸直手臂,稍稍抖動,做一些小動作,蛇就扭出無數美妙的曲線在眼前,以至於纏上手臂,作盤龍狀。小石地地道道是一個野蠻的蛇郎。

這村子的娃子與另一村子的娃子,時常相遇,隔著山頭,莫名其妙就罵起來,這邊凸肚子作孕婦狀,垂手捏住小玩藝兒虛拉出去,再用力吐一口痰,喊:

×你媽媽。

那邊也以同樣的姿態喊:×你姥姥。

互相往上溯,直×得祖宗十八代頭皮發脹,不過癮,幹脆沖過去撕打,以發發其攻擊欲。碰到這場面,小石手中的蛇就大有用場了,每每扯衣服揪耳朵踢屁股最激烈的時候,他懵懵懂懂潛回戰場,甩開蛇成一根鞭子,不問青紅皂白一一鞭去,娃子們看見打到身上的是蛇,嚇得魂不附體鬼哭狼嚎倉皇而逃。

剩下小石一人,高高立著木楞,聽哭嚎聲漸漸消失在山後,嘴角綻一些含意深刻的笑紋,右腳後退做成馬步,手臂飛速地旋幾旋,心滿意足地把蛇扔出去,蛇在空中轉幾道弧,很快落到坡下,成一條僵屍。

 

 

玩蛇的事還沒有了結,娃子們回去告狀,小石阿爸先是紅了臉,繼而不動聲色,叫過小石,厲聲道:

“ 跪下。”

小石不跪,豎立著,合上眼皮。

小石阿爸又喝道:“你跪不跪。”

小石不理睬,掉頭欲走。

老頭兒著了火,一把扭過小石,按倒在地,弓身一陣拳擂,小石倒地上既不掙紮也不叫喊,默默忍受父親的拳頭擊到身體的各個部位,一點感覺也沒有。小石母親見沒有動靜,以為打壞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拉扯著:“小石他爸,饒他一次吧,人誰不犯錯,改了就是了,那麼大的人還用得著你打。”因為小石沒有反應,小石他爸打得乏味,加上他媽的懇求也就將就放了,小石慢慢爬起,拍拍灰塵,冷冷說:

“不打了”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