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也指對事件結局的關切,把他們自己的命運和整個事件進程的結果富有同情地、戲劇性地看作一件事。對戰爭中的將軍,或者普通士兵,或者交戰國一方的公民來說,思維的刺激是直接的,緊迫的。對中立國的人來說,思維的刺激是間接的,有賴於想象的。但是,人類的天性具有明顯的派性偏見,這證明我們具有一種強烈的傾向,把自己和一種可能的事件進程視為一體,而拒絕另一種事件進程,視為與己無關。如果我們不能在外表行動上有所偏袒,投入我們微薄的力量,以決定最後的結局,我們就會在情感上、在想象中有所偏袒。我們希望產生這種結果或那種結果。一個對結果完全漠不關心的人,不會注意或者根本不思考正在發生的事情。思維的行為依靠對事情的結果有一種參與其事的感覺,從此產生一種關於思維的自相矛盾的話。思維發生於偏私,要完成思維的任務,必須具有一定的超脫的不偏不倚的態度。一個將軍,如果聽任他的希望和欲望影響他對目前形勢的觀察和解釋,他必然會作出錯誤的估計。一個中立國的旁觀者,雖然他的希望和恐懼可能是他深思熟慮注意戰爭進行的主要動機,但是,如果他的偏愛改變他觀察和推理的資料,他也不能有效地進行思考。但是,反思的時機在於個人對進行中的事情的參與,而反思的價值又在於使自己置身於所觀察的資料之外,在這兩個事實之間並無矛盾。要做到超然事外,有幾乎不可克服的困難,這證明思維產生於許多情境,在這情境中,思維的進程乃是許多事件的進程的一個實際部分,是用來影響結果的。只有逐步地、通過社會同情心的發展拓寬我們的眼界,思維的發展才能包括我們直接興趣以外的事,這個事實,對教育具有巨大的意義。

我們說,思維發生在仍在進行之中的而且還不完全的情境中,就是說,思維是在事物還不確定或者可疑、或者有問題時發生的。只有已經完畢和完成的事,才是完全確定的。哪裏有反思,哪裏就有懸而未決的事。思維的目的就是幫助達到一個結論,根據已知的情況,設計一個可能的結局。在這個特點以外,思維還有一些事實。既然思維發生的情境是一個可疑的情境,所以,思維乃是一個探究的過程,一個觀察事物的過程和一個調查研究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結果總是次要的,它是探究行動的手段。探究就是要探索不在手邊的東西。我們有時說起“獨創性的科學研究”,似乎這是科學家的特權,或者至少也是研究生的特權。但是一切思維都是科研,一切研究即使在旁人看來,已經知道他在尋求什麽,但對從事研究的人來說都是獨創性的。

還有一件事,一切思維都包含著冒險。事物的確定性,不能在事前擔保。研究未知的事物具有冒險的性質,我們不能預先肯定。因此,思維的結論在事實證明以前,多少是屬於試驗性的,或是假設性的。事實上,他們武斷地說這種理論是最後的結論,是沒有根據的,也是沒有結果的。希臘人尖銳地提出這樣的問題:我們怎樣能夠學習?因為,要麽我們已經知道所尋求的是什麽,要麽我們就是毫無所知。在這兩種情況下,學習都是不可能的。在第一種情況下,因為我們已經知道,不用學習;在第二種情況下,因為我們不知道尋找什麽,即使我們碰巧找到,我們也不能說這就是我們要尋找的東西,所以也無法學習。這種進退兩難的困境,對認識和學習沒有什麽幫助;它假定我們要麽有完全的知識,要麽毫無知識。但是,在完全的知識和毫無知識之間,存在著一個探究和思維的曖昧地區。希臘人的進退兩難的困境,忽略了假設性的結論和試驗性的結果這種事實。我們所遇到的情境有許多令人困惑的地方,它們能暗示一些解決的方法。我們嘗試這些方法,或者使我們解脫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知道我們已經發現我們在尋找什麽;或者情境變得更加黑暗,更加混亂,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知道我們仍然一無所知。所謂試驗性的,意思就是暫時嘗試摸索解決的方法。上面提到的希臘人的論點,就它自身看,是一段很好的形式邏輯。但是,只要人們對於知識和無知保持截然分離的狀態,科學只能有緩慢而又偶然的進展。如果人們認識到他們能為了探究的目的利用懷疑,構成假設,進行試驗性的探索,指導行動,這種試驗的探索能證實這個起主導作用的假設,推翻這個假設或修改這個假設,科學的發明和發現就開始有了系統的進步。希臘人重視知識超過學習,近代科學則把保存的知識作為學習的手段,作為發現的手段。

重提一下我們的例子。一個統率軍隊的將軍,他的行動不能根據絕對的確定,也不能根據絕對的無知。他手邊有一定的情報,這些情報我們可以假定是相當可靠的。他根據這些情報推論出某種未來的運動,從而賦予所處情境的事實一定的意義。他的推論多少是可以懷疑的,假設性的。但是,他就根據這個推論采取行動。他制訂一個行動計劃,一個應付當時情境的方法。他這樣行動而不是那樣行動,從此直接產生的結果,檢驗並發現他的反思的價值所在。他所已知的東西起了作用,他所學習的東西具有價值。但是以上這種說法,是否適用於一個非常關心戰爭進行的中立國的人呢?從形式上說,可以適用,但從內容上說,當然並不適用。他根據當前事實對未來作出種種推測,並利用這些推測,試圖對許多不相聯系的事實賦予意義,但是這些推測顯然不能作為應在戰役中產生實際影響的方法的基礎。那並不是他的問題。但是,他並不是單純消極地注意事態的發展,而是主動地進行思考,就在這樣的程度上,他的試驗性的推論將在和他的情境相適合的行動方法中產生實際的影響。他將預期某些未來的行動,並將保持警覺,注意是否會發生這些行動。只要他在思想上關心,善於思考,他就會主動地注意,采取必要的步驟,盡管這些步驟並不影響戰爭,也會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他後來的行動。否則,他以後的“我告訴過你事情會是這樣的”,這句話根本沒有一點理智的品質;它並不標志著以前的思考的任何檢驗或證實,而只是一種產生情感上的滿足的巧合,並且包含一個巨大的自欺因素。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