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来》再臨香港

我的母親捨不得我,千送萬送加上小阿姨一同飛到香港。香港方面,外公、外婆、姨父、姨母、加上妹妹們又是一大群,家族大團聚,每日大吃海鮮,所以本人流浪的第一站雖不動人但仍是豪華的。(這怎麽叫流浪呢?)

香港我一共來過四次。我雖是個紅塵中的俗人,但是它的空氣汙染我仍是不喜歡,我在香港一向不自在,說它是中國吧,它不是,說它是外國吧,它又不像,每次上街都有人陪著,這種事我很不慣,因我喜歡一個人東逛西逛,比較自由自在,有個人陪著真覺得礙手礙腳。雖說香港搶案多,但是我的想法是“要搶錢給他錢,要搶命給他命”,這樣豁出去,到那兒都沒有牽掛了。廣東話難如登天,我覺得被封閉了,大概語文也是一個問題。

香港是東方的珍珠,我到現在仍認為它是不愧如此被稱呼的。了不起的中國人,彈丸之地發展得如此繁華。二十世紀七○年代的今天,幾乎所有經濟大國跟它都有貿易上的來往,當然它也佔盡了地理上位置上的優勢。雖然它的出品在價格上比臺灣是貴了一點,但仍是大有可為的。這些事暫不向讀者報道,這篇東西是本人的流浪記,將來再報道其他經濟上的動向。

海底隧道建成之後,我已來過兩次,請不要誤會本人在跑單幫,香港太近了,一個周末就可來去,雖然不遠,但總有離家流浪之感。隧道我不很感興趣,我仍喜歡坐渡輪過海,坐在船上看看兩岸的高樓大廈,半山美麗的建築,吹吹海風,還沒等暈船人已到了,實在是過癮極了。

買了一家怪公司的包機票且說坐飛機吧,我買了一家怪公司Laker航空的包機票,預備在香港起飛到倫敦再換機去馬德里,到香港一看機票目的地寫的是Gatwick機場,打電話去問,才知我要換BEA航空公司去馬德里的機場,是英國另外一個Heathrow機場,兩地相隔大約一小時車程。

當時心里不禁有點生氣,坐長途飛機已是很累人的事,再要提了大批行李去另一機場,在精神上實在不劃算。不過轉過來想,如果能臨時申請七十二小時過境,我也不先急著去西班牙了,乾脆先到倫敦,找個小旅館住下,逛它三天三夜再走。後來證明我的如意算盤打錯啦。

這次登機不像臺北那麽悠哉了,大包機,幾百人坐一架,機場的混亂、悶熱、擁擠,使我忘了在一旁默默流淚的母親和年邁的外祖父。坐飛機不知多少次了,數這一次最奇怪,全是清一色的中國人,但手里拿的護照只有我是臺灣的。匆忙去出境處,香港親友擠在欄桿外望著我。

不要望吧,望穿了我也是要分離的。移民的人問我填了離港的表格沒有,我說沒有,講話時聲音都哽住了。擠出隊伍去填表,回頭再看了母親一眼,再看了一次,然後硬下心去再也不回頭了,淚是流不盡的,拿起手提袋,我仰著頭向登機口走去。就那樣,我再度離開了東方。

在我來說,旅行真正的快樂不在於目的地,而在於它的過程。遇見不同的人,遭遇到奇奇怪怪的事,克服種種的困難,聽聽不同的語言,在我都是很大的快樂。雖說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更何況世界不止是一沙一花,世界是多少多少奇妙的現象累積起來的。我看,我聽,我的閱歷就更豐富了。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