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 然·多峇湖:在那並不遙遠的地方

前往多峇湖的路上,離開棉蘭有兩個半小時車程吧,便來到西馬冷(Taman Simalem Resort),我們在那度假村的船形餐廳用餐,它分上下兩層,正值午飯時間,但見到處都是人,容納數百人同時用餐沒問題,好一派熱鬧的景象!這裏的地勢高,天氣涼爽,怪不得它已成為蘇門答臘北部新開辟的度假旅遊景點,吃飯時我從這裏向南望去,但見群山環繞的多峇湖,在淡淡的雲霧中如夢如幻,猶如傳說中的仙境;難怪度假村的宣傳手冊形容它為“多峇湖的珍珠”。棉蘭市內街道狹小,基礎建設落後,有點破敗,少年時在那裏住過的友人一聽我要去,便冷笑,那鄉下地方,有甚麼好看!是的,棉蘭有點乏善可陳,除了質樸的人情味;但人情卻往往比風景更加引人入勝。

印度尼西亞是伊斯蘭教國家,棉蘭的穆斯林人口約占百分之五十左右,華人多數信仰佛教和天主教,所以走在棉蘭的街道上,擡頭一望,清真寺、天主教堂和佛教寺院比比皆是。但更進一步了解,才明白棉蘭的佛教也並非全是佛教,只是一種文化信仰。他們信甚麼的都有,觀音、彌勒佛、關公,甚至濟公,都有各自的信徒。我小時在萬隆,便曾經碰見一個自稱是濟公信徒者,他跑到我們家廊下,對我說,他有法力,能唸咒把人變成蒼蠅,問我要不要試試?我大吃一驚,連連搖手說不。他笑道,沒關係,我會再把你變回人的!他開始在我面前念念有詞,我卻早已嚇得落荒而逃。棉蘭的寺廟一般建在城市裏,也不住和尚、尼姑,香火卻不斷,人們都很虔誠。我還注意到,一般華人住宅的門口外墻上,都會置放香爐,有個寫著“天官賜福”的牌位。


沒有想到離棉蘭不遠的地方,竟然別有洞天。位於多峇湖西北群山上的西馬冷,原本是養牛場,如今這生態度假村以山林、果園、茶園、咖啡園為主軸,只有二十五公頃的土地發展為綜合度假園地,有酒店、高爾夫球場、餐飲及其它旅遊設施等;可惜計劃雖好,但就眼前所見,只有景點和基本餐飲服務齊備,其它欠奉。徜徉在興建中的酒店周圍,友人嘆了一句,很不錯啊!立刻,美好的感覺印象給召喚回來,鶣翩有如被微風吹動的帆船。

最難忘的還是離棉蘭約六十五公里的“伯拉斯達基”(Brastagi),華人因此地多馬達族居民而稱之為“馬達山”(Gunung Batak)。車子沿著山路蜿蜒而上,有許多急轉彎,轉得讓人暈頭轉向,而且那山路是荷蘭人統治時期開辟的,如今只拓寬了半米左右,依然顯得狹窄而曲折,如果兩輛大巴相遇,如何錯車,便成為大學問。山路兩旁是保持原始風貌的森林、繁盛的參天古樹、濃密的叢林,隔著玻璃窗望過去就覺得涼意森森;我們下車走在這印度尼西亞的原始山路上,赤道的天空,太陽高照,地面溫度在三十度以上。那些高大筆直的松樹軀幹底部,大約一人高,全都剝了皮,中間一道豎槽直奔樹底置放的碗狀容器,裏面盛著黃白色的黏稠狀液體,原來那是當地人刮松脂的結果。那泥土氣息和草木香味襲上鼻端,森林裏傳出一陣陣蟲鳴聲,在那一刻,真有點不知人間何世!

馬達山山頂平地海拔一千六百米,中午雖然艷陽當空,出了有冷氣的汽車也不覺得熱,怪不得這美麗的小山鎮成為避暑勝地,它四周環山,居民依山勢建築房子;多數是木屋,間中也有磚屋,教堂蓋得很漂亮.馬達人信奉基督教,他們吃豬肉,也吃狗肉,公開出售時以A、B為代號。初到貴境者,可千萬不能亂點鴛鴦譜!


記得那次上多峇湖,路途中我們曾在這裏歇息,一問方知是美麗的錯誤,原來那次是在山的那一面,這次是在山的這一面。這裏是花卉、蔬果的集散地,每天有卡車運送這些農產品至棉蘭。我們確然在那水果市場留連過,看到各種熱帶水果,還曾買了一袋的蛇皮果,路上吃,它不像芒果榴蓮沾手,當然成了最佳選擇啦!還有熱帶花卉檔、寵物檔,甚至冷飲鋪等等。烈日下,我們以那馬達傳統屋為背景合影一張相,手裏不忘拿著一杯鮮榨的冰涼甘蔗汁。這一回,沒進入市場,我們就在路邊停下,先和水果檔檔主瞎聊,再到旁邊一個空蕩蕩的賣榴蓮檔口,那裏坐著一個馬達族老漢,缺了門牙,說話有些漏風。S用印度尼西亞話跟他討價還價,那老漢一副堅持的模樣,S也就不再固執己見。那老漢咧嘴一笑,豁口盡露,一鐮刀便把那榴蓮劈成兩半,一面說,好榴蓮啊!他們蜂擁而上,我卻遲遲不前。雖然我在萬隆出生,但因為父母都不吃,我也自小抗拒榴蓮,因為傳說“那是三寶太監下南洋時留下的糞便”。可是榴蓮雪糕我是吃的;人的心理,就是這般古怪!


在周圍,還有許多馬達年輕人騎著馬,招徠顧客。有些遊客好奇,租那馬兒在山路上嘀嘀達達兜一圈也是美事。我小時曾在萬隆連旺(Lembang)租馬騎過,看上去很自在,其實那顛簸,不習慣的人是有苦說不出;更不用說馬兒狂奔了!我只有亦步亦趨,讓那馬主在旁邊“護駕”,萬一掉了下來,可不是鬧著玩的!但如果不騎馬,也大可坐一坐馬車過過癮,路邊便有許多正在候客,坐在車廂裏,任那馬兒拉著,嘀嘀達達地在那赤道山路上一路奔馳,也是極大的樂趣。

馬達男人聲音洪亮,能歌善舞,據一個嫁給馬達人的華人說,大概與他們喝馬達酒有關,馬達酒有兩種,一種是椰子釀的,一種是水果釀的,都是三十來度,我當然選了水果酒,那種香味,含在嘴裏慢慢咀嚼,口舌生津,令人舍不得立刻就吞下去呢!


馬達族也是尊嚴至上的民族,他們告訴我說,在紅燈區,永遠找不到馬達女人。他們不管多窮,都要送子女上學,而有文化的女子,嫁人也是身價很高,所得的彩禮也特別多。

在西那篷酒店(Sinabung Resort)看夕陽西下,我們以那後花園為背景照張相,向日葵、木槿花、三角梅處處,草地上留下幾顆落地的芒果,可以猜想夜來風雨聲。探首隔壁,隔窗有耳,卻聽得朗朗笑聲如昨。這酒店,因西邊高達二千四百五十一公尺的西那篷火山而得名。


從馬達山下來,一路桃花林盛開,伸手一摸,卻原來是人造的,真個是假亦真時真亦假了,不過在剎那間也已有了驚艷的感覺。但如假包換的鮮花也還真是一叢叢,看得讓人心花怒放,其中以繡球花居多,紅的黃的粉的白的,令靜靜屹立在山谷中的寺院驀然生色。香山寺裏裏外外,都是漢字,大門前的兩根柱子,分別豎寫著“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大門兩邊的墻上都貼著一塊祈福牌“威德福海”,當風飄過,只聞得叮鈴鈴的清脆悅耳聲,擡頭一望,原來是大門前掛著竹子制成的風鈴。階梯口置放一塊寫著“禁止言語”的木牌,我們按例脫下鞋子入殿,清冷的佛殿,冰涼的地板,加上四顧無人,真有點寂靜的感覺。我們默默地點香祈願,但願人長久。

出了大殿,我上旁邊的洗手間洗手,但見那裏掛著牌子,寫著:山裏困難,請節約用水。回頭忽見那人正在一笑,這深山寺廟,在太陽高照的中午時分,竟也有幾分道不出的神秘感。這時,不知是誰敲響梵鐘,那鐘聲深邃幽遠,但寧靜祥和,一直把我們送進回棉蘭的路上。(摘自香港《文匯報》 作者:陶然)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