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蠟梅(下)

前些日子寫過一篇博文《錯過了蠟梅的花期》,幾位網友來指教,說,“蠟梅”的“16”是這個“臘”。這里先謝過一字師了。也許他們說得都對,我寫得也沒錯。臘梅是說其開放的時間在臘月。而蠟梅是說其花瓣上那層光如塗蠟一般。大家都不錯,兩種用法都有人用,都有各自的道理。這其實和中國人的植物命名的隨意有關,到了植物學家們那里,為了準確表述,他們都用拉丁文的學名,那是一個科學的但我們看來未免生僻難解的命名系統。

但更多的時候,植物學書上,還是都用蠟梅。

在我印象里,從古到今留下的文字里,還是寫作蠟梅為多。

蘇軾、黃庭堅都寫有“蠟梅詩”。

黃庭堅在《戲詠蠟梅二首》詩後寫道:“京洛間有花,香氣似梅,亦五出(五瓣)而不能晶明,類女功撚蠟所成,京洛人因謂蠟梅。”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上也有類似的說法:“此物本非梅類,因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色似蜜蠟,故得此名。”這種花的花瓣外層為黃色,的確有點像蜂蠟,可見寫作“蠟梅”,是就其花瓣的顏色與質感說的。

同在宋代的謝翺有一首寫“蠟梅”的詩:

冷艷清香受雪知,雨中誰把蠟為衣?

蜜房做就花枝色,留得寒蜂宿不歸。

這是說賭梅以蠟為衣,以避雨雪的侵淩。詩人意猶未足,又進一步以“蜜房”來比喻蠟梅枝頭的花朵,並說這兒是蜜蜂躲雨避寒的好去處。詩人這一奇思妙想,雖然並不符合實際情況,當也與“蠟梅”這一寫法有關。

關於寒冬里這種馨香黃花的命名之字,古人還有說道。明朝的《花疏》中寫道:

蠟梅是寒花,絕品,人以臘月開,故以臘名,非也,為色正似黃蠟耳。

拍了蠟梅回家,又看到小區中庭中兩樹紅梅已經滿枝蓓蕾,一旦蠟梅隱身,它們就要在春節前後熱鬧登場了。

還看見,從夏天到秋天再到初冬都不知疲倦在開著喇叭形花朵的洋金花(木本曼陀羅),差不多掉光了碩大的葉片,質感介於草木之間的莖上,枝上,都已綻發出細小嬌嫩的新葉了,如此說來,洋金花就是2010年最早吐芽的園中植物了。

陽曆十二月和一月,成都是蠟梅的天下。今年冬天奇寒,花信來得更晚,二月間,蠟梅才盛開。出點好太陽的時候,人們都奔到東郊的一個新農村樣板叫做幸福梅林的地方去喝茶。更多的時候,是種梅的花農,剪了一大枝一大枝的半開的蠟梅進城販賣。那時候,一座成都城,幾乎就是家家梅香了。如此情景,黃庭堅早有詩寫在幾百年前:

無事不尋梅,得梅歸去來。

雪深春尚淺,一半到家開。

春節時候,我也從街頭買了一大枝蠟梅回家,插在一個大瓷瓶中,每天夜里,都聞到強烈的香氣流動,就知道,那是密密攢集在枝上的花蕾又綻開了。這枝蠟梅真的一多半都是“到家”開放的。我還為這枝蠟梅拍照一張,發在微博上,向大家祝賀新年。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