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什麽事了,爸爸?”男孩被什麽聲音弄醒了,問道。他跑出屋去,看見他爸爸手握步槍正站在台階上。

“孩子,是dingo,一定是它一直在殺我們的羊。”

夜晚的寂靜被dingo——一種澳大利亞野狗又長又尖的嚎叫聲劃破了。嚎叫聲是從離屋子大約四分之一英里遠的懸崖上傳來的。

孩子的父親舉起步槍,朝懸崖的方向開了幾槍。“這應該把它嚇跑了。”他說。

第二天早晨,孩子騎馬出去,沿著舊石崖慢慢騎著,一邊尋找著野狗的足跡。

突然,他發現了它,他正平躺在從峭壁上伸長出去的一棵樹的分枝上。它一定是在夜晚的追逐中從懸崖邊跌下來的,當它摔下來時一定掉在分枝上,樹下是60英尺深的懸崖,這只野狗被逮住了,男孩跑回去告訴他的父親。

“爸爸,你打算開槍打死它嗎?”當他們返回懸崖時男孩問道。

“我想如此,它在那兒只會餓死。”他舉起步槍瞄準,男孩等待著射擊聲——但槍沒有響起來,他爸爸已把槍放下了。

“你打算打死它嗎?”男孩問道。

“現在不,兒子”“你打算放了他嗎?”“兒子,如果我可以幫助它的話,我不會放的。”

“那你幹嗎不開槍打死它?”“只是似乎不公平。”

第二天,他們騎馬外出,野狗還在那兒。它似乎在測算樹和懸崖頂的距離——也許它會跳上去。男孩的爸爸仍沒有開槍。

到第三天,野狗開始看上去又瘦又弱。男孩的爸爸幾乎傷感地慢慢舉起步槍,他射擊了。男孩首先看看地面,期待著看到野狗的屍體。當他發現地上什麽也沒有後,他擡頭朝樹上望去。

野狗還在那兒,他爸爸以前從未在這麽容易的射擊中失手過。

受到驚嚇的野狗望著地面,然後挪回了它的兩條腿。

“爸爸,看,它要跳了,快,開槍!”突然,野狗一躍而起。男孩看著,等著它摔到地上。相反,他看到它停在懸崖外墻上,並在滑動的巖石上瘋狂地掙紮著,它的後腿在往上踢。

“爸爸,快,”男孩催促道,“否則它要跑了。”

他爸爸並沒有動。

野狗微弱地爬上懸崖頂。他爸爸仍沒有舉起槍。野狗沿著懸崖邊跑遠了——慢慢地跑出了視線。

“你放了它。”男孩叫道。

“是的,我放了它。”他爸爸回答道。

“為什麽?”“我猜想我心腸變軟了。”

“但讓一只野狗跑了!在它吃了所有的羊之後!”他爸爸望著在微風中搖動的空蕩蕩的樹感慨道:“兒子,有些事人們似乎就是不能那麽做。”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