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孝存·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博大精深的《周易》六十四卦,分“上經”和“下經”兩大部分。其上經三十卦,是論述“天道”的;其下經三十四卦,則屬描述“人事”。

下經三十四卦依次為:咸、恒、損、益、夫、兌、渙、中孚、節、小過、既濟、未濟。

——四十二個字,竟然言簡意賅地寫出了一篇遠古時代的“紀實文學”!

——一篇遠古時代“紀實文學”的破譯一人的世界,有男、女之分。

天下的人,全都是男女交合而生的。

〔鹹,為“全”、“都”。鹹的象形字為“看,又像男、女二人。斧,古為“父”;砧,為捶或砸東西時墊在底下的器具。斧、砧合為一,象征男女交合,引申為夫妻。遠古時期,沒有“夫妻”一詞,“鹹”示其意。〕二男女交合,才可子嗣不絕;生生息息,人類才會永遠延續下去。

〔恒,為經常、常常、永久的、固定的、平常、一般。男、女之間,經常發生關系,習以為常,且長久是這樣的。〕三可是有一天,男人從女人的居住地不辭而別了。

〔始的群婚制向一夫一妻制過渡中的婚配形式為“對偶婚”。起初,對偶婚實行男子在晚上拜訪女子;後來實行“從妻居”,即男子遷到女方的居住地。“對偶婚”沒有獨立的“家庭經濟”,夫妻間也沒有獨占的同居生活。此卦的卦名表明,一男一女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後,男人“逃走”隱去了——即不辭而別。〕四男人為什麽不辭而別呢?因為他自以為很強壯,可以單獨去闖蕩世界了。此外,他還認為屈居女人之家,有點委屈、不自在。

〔大壯,為很健壯。〕五離開了女人家,男人向前邊走去,他要見一見更加廣大的世界。

〔晉,為“進”。〕六但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男人在外邊闖蕩世界的時候,負了很重的、明顯的創傷。

〔明夷,為明顯的創傷。夷,即“痍”。這里沒有說男人為什麽受傷,受了什麽傷。估計是遭到猛獸的傷害,或者是他人的傷害,也可能是得了重病。當時還沒有城鎮,男人離“家”出走,只能在森林、原野上流浪。〕七負了傷,需要休養、調養。還在荒野上流浪是不行的。躺倒在那里更不行,男人只能回“家”——回到從前與其同居過的女人的身邊。

〔家人,為“家”中之人。〕八由於男人不辭而別,女人很傷心、生氣;如今,負了傷的男人又回來了。女人意想不到,所以有些驚奇,轉而又余怒未消,瞪起眼睛,甚至還會說:“你還回來幹嘛!”〔睽,為違背、不合、睜大眼睛注視的樣子。〕九面對女人的驚奇和余怒,男人很尷尬,他跛著腿走進“屋”,說話結結巴巴的,一副落魄的樣子。

〔蹇,為困苦、不順利、口吃、結巴、跛。〕十女人終於可憐起男人,特別是發現男人受了重傷以後。她原諒了他。兩人之間的芥蒂解除了,和解了。

〔解,為分解、融化、和解、排解、消除〕十一女人和男人和解了,但畢竟發生過男人不辭而別的事情,所以女人和男人之間的關系已恢復不到原先那種兩情相依、互無猜忌的狀態。由此,兩人的情感也受到了損害。

〔損,為減少、損害、喪人。〕十二然而感情是一個奇妙的東西,特別是男女之情;雖然有所損失,但也有所增益。如果說剛一天始男、女二人相好同居並不相互了解,只是一時生情的話,那麽,如今彼此之間就看得更清楚了。這當然也是有好處的。

〔益,為增加、好處。〕十三彼此看清楚了,男女之間的那種特殊的神秘感或“光環”也就消失了。時間一長,彼此都產生了失望感、厭倦感,再一鬧矛盾,兩人之間的關系便徹底完結了。

一切都不可挽回了,男人再次出走。

〔十四男人出走以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又與另外的一個女人不期而遇。在這女人的“家”中,男人受到了款待。

〔遭遇、對待、款待、機會〕十五男有心,女有意。於是,男人便在這一女人的“家”中留下來,和“第二個女人”開始了同居生活。

〔萃,為聚集。〕十六男歡女愛,兩情相洽,男、女之間的關系一天比一天密切。

〔升,為上升、登。〕十七“新婚”雖好,但時間一長便會令人感到疲乏。畢竟是“從女居”,男人產生了一種被困住了的感覺,不免有些苦惱。

〔困,為困窘、困倦、疲乏、被困。〕十八男人的苦惱越來越強烈。在女人這里“客居”,當家做不了主,進退不得自由,他產生了一種好像在井中一般的限制和包圍。為天地的窄小,他感到困惑。

〔井,為水井。這是一種比喻。〕十九女人察覺到男人的心緒不佳,便詢問男人倒底怎麽了。男人說沒什麽,只是感覺生活太單調、太乏味了。女人得知男人並沒有心變情移的意向,便放心了;但她明白,這種狀況必須要有所改變。

〔革,為改變、變革。〕二十怎麽改變這單調的生活、創造出新鮮的生活氣息呢?女人和男人商定好,將周圍的鄰居和親朋好友請過來。他們用陶鼎煮獸肉和禽肉。眾人圍著火堆,邊吃邊喝,且歌且舞。

〔鼎,為古代煮東西用的器物。〕二十一歡聚歌舞,情緒高漲。酒足飯飽,兩情歡洽。就這樣,女人有了身孕。

當他們的孩子降生以後,男人和女人都很激動。

〔震,為震動。震又有“shēn”音,與“娠”通。娠,即懷胎。震在後來也象征長子。震亦代表雷。雷響發生震動。〕二十二在孩子降生後的一段時間里,其他的活動(男人外出打獵,女人收集果實等)都暫時停止了。男人在家中照顧女人和孩子,感到天地窄小的苦惱也隨之忘卻。

〔艮,有阻擋、停止、限制、約束的意味。艮在八卦符號中代表山。〕二十三激情止息,歡愉不止。男人對女人對孩子的情感,化作了涓涓細流。

〔漸(jiān),為“浸”、浸染。〕二十四男人終於有了“歸宿感”。他的身心歸附了這個家、這個女人及他和女人的孩子。從此,他便安心而居,再也不想不辭而別了。

〔歸妹,即身心歸附於“妹”。歸,為歸附、歸屬、歸還。妹,為妹妹;親戚中同輩而年紀比自己小的女子為妹。這里指女人、自己的女人。〕二十五男人在女人這里安下心來以後,便一心一意地協助女人營造他們的“家園”。

二人齊心協力,便有了豐富的收獲,生活開始安穩、富足起來。

〔豐,為富足、豐富。〕二十六生活富足了,不愁吃喝,但是男人又開始感到不滿足。不過這一次他沒有不辭而別,而是和女人講好了,他只是到外邊去走一走,過些日子就會回來。

〔旅,為旅行。不過古人的旅行不同於現代概念的旅行。古人的旅行,有出去走一走的意思,後來為外出經商,所以有“商旅”一詞。〕二十七男人到外邊去旅行,於旅途中又遇見一個女子。他再次進入新相識的女子的“家”門,並在那里居住下來。

〔巽,為八卦卦名,代表風。風是無孔不入的,因此巽有“入”的意思。〕二十八男人再遇新歡,喜悅異常。

〔兌,為八卦卦名,代表沼澤。兌又有“yuè”音,因此通“悅”,即喜悅。兌的象形字也含有歡喜之意。〕二十九然而男人並沒有忘記原先的“家”中還有女人和孩子,也沒有忘記臨外出前所說的話。所以,雖然歡悅,他還是離開了這個新遇的女人。

〔渙,為離散、散開。〕三十一一個講信用、有責任感的男人,就必須能夠節制自身的欲望。

〔節,為節制、節約。〕三十男人本來就說“出去走一走”,結果他果真又回到女人和孩子身邊。這叫說話算話,講信用。他的回歸,叫女人信服。

〔中孚,為內里或對內講信用,也可說令人內心信服。中,為“內”、“里”。孚,為信用、為人所信服。〕三十二講信用,有責任感,並且能夠節制自己欲望,實際上是一種超越。

〔小過,為較小的超越。過,為走過、經過、勝過、超越。〕三十三一個能夠有所超越的人,可以度過人生的險灘,能夠成就較大的事業。

〔既濟,為已經過河。既,為完了、終了、已經。濟,為過河、渡、成。〕三十四然而生活是沒有止境的,過了一關又一關。舊的去了,新的又來。宇宙萬物,人生諸事,無窮無盡。一個人,只要活著,他就不可能達到那個“完成式”的彼岸。

〔未濟,為沒有完成,即事無止境。〕後記破譯《周易》下經三十四卦,可見這四十二個字,實際上是寫於遠古時代的我國第一篇“紀實文學”。

這篇“紀實文學”,是我國母系氏族社會末期的一個男人的生活寫照。同時,這也是一個很有“典型意義”的男人的生活經歷及其心態描述,並且包含著對他的評價。這一篇極其有意義的“紀實文學”(或“報告文學”),隱含著一個重大的歷史、社會信息——從這個男人的經歷和心態來看,男人已不安於過“從妻居”(或“從女居”)的生活。他已經困惑,厭倦,已經感覺到了自身的力量,並且向往著更加廣闊的世界。他的行為和心態表明並預示著:一個以男人為中心的父系氏族社會即將走上歷史的舞台!易學中的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並非神妙莫測、撲朔迷離。兩儀中的陰爻和陽爻,最早應是象征女陰和男根的符號。由這對基本符號組成的八卦,則系示意天象和大自然狀態的符號;甚至可以說,八卦是最原始的文字,或者是原始文字的前身。

八卦曾力圖包羅宇宙萬物,但卻力不從心,不足以象征或表現宇宙萬物的千變萬化。於是,處心積慮的人們將八卦重疊,進而推演為六十四卦。六十四卦的卦象,也是用來描述和象征天象及大自然的,後來才與人類的社會生活發生聯系,從而記述了母系氏族社會末期的“一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的故事”。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