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麗莎白·斯塔·希爾:一個小女孩的禮物

夜間,雪靜悄悄地綿綿而降。 

我們一家人——丈夫拉斯,女兒,兒了和我,站在窗口又驚又喜地朝外望去,多美的景色啊!現在,我們的城鎮似乎已披上了聖誕節的盛裝。房子圍著白絨般的頭巾。前天還是光禿枯黃的樹木,現在卻已換上了閃閃發光的冰上衣。甚至連電線桿也戴上了一頂斑白的帽子。在呼嘯的風聲中,人們能聽到聖誕節的歌聲。

試想一下,正好還有一個星期的此時此刻,我們將走在去教堂做聖誕禮拜的路上。這就是我們13歲的兒子布萊德喜歡的家庭傳統節日之一。我們踏著清晨的寒霜,向教堂走去。一路上,遇見鄰居和朋友們。

“噢,”我丈夫說,“我們的早餐還可以吃到香腸、蛋糕和小蜜桔呢。”

“我們必須給鳥餵些食物。”安德烈婭溫和地說,“雪總是使它們感到難受。”安德烈婭今年15歲,算不了大人,可也不再是個小女孩了。有時這個姑娘既美麗又年輕,有時卻是一個笨拙的小女孩。有時她既溫和又懂事,有時卻像天氣那樣變幻莫測,像冰雹那樣任性:丟書、丟鞋子,甚至隨心所欲地拋棄男朋友。

“是的,我們必須給鳥兒餵些食物了。”我說。在準備早餐時,我腦子里盤算著所有準備過聖誕節不得不做的事。早餐做好時,我擡頭看到安德烈婭還站在窗邊。

“你怎麽啦?”我問道。

她驚跳了一下,好像是我把她從夢中叫醒似的。“我剛才在想,我的學校里的聖誕音樂會上要穿什麽衣服,我決定不了到底穿紅羊毛衣,還是綠羊毛衣。”

“兩件都不錯。”我告訴她。

安德列婭在學校里的樂隊中是吹長笛的。樂隊總是在聖誕節前舉行節日音樂會。我第一個吃好早餐,因為今天我要做的事實在太多了,有許多禮物要包紮在聖誕節用的閃光紙里,並用絲帶紮好。隨後我趕快去郵局把它們寄走。

我早上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包紮禮物上。

我終於把準備郵寄的最後一個禮物包紮好了。在我跑上樓去拿我的上衣經過安德烈婭的房間時,我驚訝地停了下來。她的房間簡直是一團糟,甚至連床也沒有鋪好。在她的衣櫥里是一些沒包紮好的禮物,這些禮物遠不如我所知道的她計劃中要送的禮物多。

“她在哪兒?難道她真的不知道聖誕節前有許多事要做嗎?”幾分鐘後,她上樓來了。

“我……我在隔壁瑪格麗特家練長笛。”她環顧了一下房間說,“天啊,這地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是嗎?”“確是要整理一下。”我說,“我似乎覺得你還需要再多買一些禮物。”

我只是笑了笑。“你怕我不送你禮物嗎,媽媽?”她開著玩笑說,“請放心吧,我決不會忘記你的,我日日夜夜在計劃著,我的心充滿著聖誕節的節日氣氛。”

隨著聖誕節的日子越來越近,我感到越來越疲勞,越來越忙碌,似乎覺得簡直無法在聖誕節前把所有要做的事及時做好。

然而,安德烈婭並不分擔我的憂慮。我想責任感對她來說等於零,這是毫不奇怪的。在聖誕節前最後幾天的一個早晨,我烘好聖誕甜餅和蛋糕。事情並不像我計劃好的那麽順利,而且離我計劃的目標越來越遠了。

中午,有客人過來吃午飯,我東奔西跑地把廚房整理好,打開洗碟機想把臟盤子和盆子放進去洗過機器洗呢!這下可使我忍無可忍了,我眼里噙著淚水,因為突然間,所有這些事似乎使我感到受不了:一大堆臟盤子,東奔西跑的忙碌,安德烈婭一點也不幫我做家務……。聖誕節就是使人忙得不可開交,過節這麽忙似乎不值得。我怒火沖沖地受委屈地把臟盤子擱在一邊,開始為我的客人準備午飯。從客人離開我家,到我把安德烈婭從學校接出再送她去上長笛課前的這段時間,只夠我洗幾個盤子。

我到達學校時還怒氣未消。安德烈婭朝我跑來,高興地告訴我一些事。但當她看見我的臉色時,就把話咽了下去。

“你怎麽啦?”她問道。

“你總是把該做的事忘了,”我說,“你總是不做好你家里本份的工作,甚至連你自己的房間也不收拾好。你似乎從來也不考慮你會給別人帶來多少麻煩。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麽。你總是那麽心不在焉。”我把氣話一古腦兒地倒了出來。

當車子快要到上長笛課的地方時,我的話才講完。安德烈婭一直靜悄悄地坐著。當車子停下時,她跳下車子一句話也不說,這可使我意想不到地感到悲傷,難受。難道聖誕節就像這樣的過嗎?這哪里還有聖誕節的氣氛呢?開聖誕節音樂會的那個晚上,我們匆忙吃好晚飯,駕車到了這所中學。拉斯、布萊德和我坐在大禮堂里,安德烈婭和樂隊的其他成員一起坐在前面。她穿著綠上衣,看上去非常漂亮。台上合唱隊的孩子們男女排成兩排。拉斯朝我微笑了一下,又朝台上點了點頭。

“瞧,約翰尼·伊文斯長得多高啊,小蘇西也變成了一位美麗的小姐了。”

“是啊,”我說,“我看到那個卡羅爾·安娜·米勒已剪了頭發。”我們坐在那里,打量著我們鄰居或朋友的孩子們,看到他們都長大了,我們感到很高興。

當音樂會開始時,我的心情也開始輕松起來。音樂似乎舒暢了我緊張的神經,年輕人合唱著新的和老的聖誕節的歌曲,而美妙的音樂使我產生了一種溫暖和滿足的心情。

隨著音樂教師報了最後一個節目,歌名是《這就是一個人向往的樂趣》。接著他補充說:“這最後的節目是獨奏,因為演奏者要使她家里的人驚訝一下,所以她的名字沒有被列入節目單上。下面由安德烈婭·希兒表演長笛獨奏。”

我由於驚奇而喘著氣。當安德烈婭上去站在台上時,我眼里激動的淚花使我看不清她了。正當她要舉起長笛放到嘴邊時,她的目光直射她的父親,弟弟和我,並愉快地向我們歡笑著。我也向她回笑了一下。布萊德、拉斯和我互相看了看。我們對台上這個容光煥發的女孩的親密感情,似乎使我們4個人一起脫離了世俗,飄飄欲仙。

是不是因為是我們的孩子吹的長笛使音樂聽上去格外優美?我並不這麽想。我們聽到的所有年輕人清新的歌聲都很動聽,所有容光煥發的臉都充滿了希望。

可是,演奏中最美妙的部分是使我內心充滿驚異感覺的那部分,因為我記得她在瑪格麗特家做練習演奏時,我從來也未聽到那種美妙的音樂。

只要她做了登台表演這樁大事,那麽她在學校所花去的額外的時間,她所忘了做一些家庭瑣事,她所沒有完成的日常小事等等,我都不在乎了。安德烈婭已懂得了這個我還不能明白的真理:愛比需要做一些小事情更有意義。不但現在,而且永遠地她已經把她的愛以及聖誕節的意義和音樂獻給了我,那就是安德烈婭的禮物。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