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碧雲《後殖民誌》有人在呼喊,那不是我——匈牙利詩人阿提拉·約瑟夫

“我在布達佩斯,一九零五年出生……我父親,已逝世的雅諾·約瑟夫,於我三歲時離開匈牙利。我其後被送到一個家庭寄養,一直到七歲。當時我開始工作,看豬。我母親,已逝世的寶巴拉·波斯,帶我回布達佩斯,替人洗衣服及做家務,養活我們——


《四月十一日》:一定是一個重要節日 / 信徒湧往教堂 / 聖人以哀傷的手祝福 / 震抖並跌撞前行 當教堂鐘聲響起

/ 廣大黃昏的寧靜,滿心 / 謀殺者,謀殺了他的死者 / 手拿著帽,預備離開 在一個細小的松木箱 /

郁金香在搖籃裏和活生生的希望 / 那年的憲法頒布了我 / 在一九零五年


《母親》:
她用兩隻手握 杯 / 一個星期日,靜靜微笑 / 她稍稍坐了一會 / 在漸攏的黑暗裏

以小小的碟子她帶回家 / 有錢主人家給她的晚餐 / 上床時我總是想 / 有些人家吃得可漲多/ 我母親是個細小女子

/ 很早死,像很多洗衣婦 / 她們的腳因重擔而震抖 她們的頭因熨衣而劇痛……我見她的熨熨停停 /

我從不知道她還是個年輕女子 / 她夢裏她穿一條潔凈的圍裙 / 送牛奶的男子會跟她說好咯

我九歲的時候爆發戰爭。我也有我的前線:我從晚上九時開始排隊買食物,排到翌晨八時,食油已經買光。我會幫我母親,在電影院門前賣食水,或到貨運站偷柴和煤。我母親病的很嚴重……我賣報紙,又偷運紙幣。我母親於一九一九年死亡。……


《沒有希望》:最後你到了沙丘 / 在憂傷長滿小草的平原 / 在迷離中你左右看看 / 你點頭,並不再希望

我總以為事情是這樣:/ 簡單和無憂 / 當銀色斧頭 舞動 / 與灰燼樹的葉……

我不應該?)這人塞錢入我的手 / “應當快樂,我,也曾,受苦。我枕著的枕頭偷走 / 我前看,後看,前推,後擁 /

我,成為主體,與世隔絕 / 在自我裏隱沒甚至毀滅……或許所有人類都是麼?我不知。 /

一向我眨眼,說:“你可愛的人。” / 另一個說:“懶鬼。你再不工作,但你最好弄飽你的肚皮。”(或許 /

但沒有人留意我背著的駝峰 / 像亢奮的母親子宮裏的胎兒 / 將生出靜默,一個房間的絕對空寂。”


匈牙利詩人阿提拉·約瑟夫,進出精神療養院後,遇上他的愛人“科娜”,出版最後一本詩集《十分痛楚》,嘗試過正常生活。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三日,阿提拉跳進一二八四號火車輪下死亡,年三十二。(明報 1999年7月12日)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