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舊邦維新的文化自信(下)

新中國成立以後,新潮湧動,百廢待興,我們的文化生活仍然經歷了曲折與艱難。終於在今天,我們獲得了重提文化自信、繼承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實現轉化與發展的空前歷史機遇。

 我們背靠的傳統,曾經被激烈地批判和反思。那麽,我們為什麽還要強調以它為基礎的文化自信?

 這是因為,我們今天所說的中華傳統文化,是一個龐大的體系,既有孔孟提出後被官方提倡的修齊治平、忠勇仁義;也有替天行道、造反有理,“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激越拼搏;還有“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損不足以奉有余”的對階級剝削壓迫的指責。而這後者,正是馬克思主義能夠在中國的山溝裏成長壯大起來的理據。

 我們更有新文化運動時以魯迅為代表的反思批判文化,那是知恥近乎勇的傳統,是海納百川的傳統,是茍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的傳統。

 也正是五四運動與20世紀中國誌士與人民的呼風喚雨、倒海移山,表現了中華文化“喑嗚則山嶽崩頹,叱咤則風雲變色”雷霆萬鈞的革命性一面,使中華傳統文化經受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激揚歷練,使中華傳統文化得以挽救,得以激活。

還有以井岡山、長征、延安為代表的革命文化傳統,也是浸潤著中國傳統文化發展起來的。毛澤東思想是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結合的產物,這個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就包含著中華傳統文化的許多方面。比如毛澤東提出的為人民服務、實事求是、愚公移山、以少勝多、出奇制勝、統一戰線、批評與自我批評、支部建在連上,一直到“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無不閃耀著傳統文化的光輝。

 我們還有以鄧小平為代表的改革開放、通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正在完善成熟起來的傳統: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代化,全面準確理解毛澤東思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發展才是硬道理,摸著石頭過河,一國兩制……這些思想都帶有中華文化特色的智慧與品質,是將中國帶進全新的歷史時期的精神指南。

 百多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各界優秀人士、文化精英與廣大民眾,前仆後繼,以極大的緊迫感奮鬥圖強,力求補上科學技術、大工業制造、國防自衛、市場經濟、民主法制、改革開放的課,追上全面現代化、全面小康、全面富國富民的世界步伐。這種不甘落後的奮鬥熱潮也使中華傳統文化有了勃勃進取的空前擴容和發展創新。

 中華文化的生命力不僅在於它的古色古香、奇葩異彩、自成經緯,更在於它生生不息的活力,它的反思能力,它在多災多難中鍛煉出來的應變調適能力,它的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精神,它的水滴石穿的堅韌性,它的接納與深思的求變精神,還有它屢敗屢戰、永不言敗、“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精神。


敢於從善如流,敢於走自己的路


有人問,百年來,衣食住行、生產生活、科學技術、名詞觀念,我們吸取了那麽多外來文化,中國人是不是已經“他信”勝過“自信”了呢?

 文化不是物資也不是貨幣,它是智慧更是品質,是精神能力也是精神定力,它不是花一個少一個,而是越用越發達,越用越有生命力,越用越本土化、時代化、大眾化。它有堅守的一面,更有學習發展進步的一面,學習是選擇、汲取與消化,不是照搬和全盤接受,“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誰學到手就為誰所用,也就歸誰所有,舊有體系就必然隨之調整變化,日益得心應手。

 文化也不是壟斷性山寨性的土特產,它既有地域性,更有超越性與普適性。任何一種文化都無須追求來源的單一、唯一、純粹。如果用產地定義文化傳統與文化內涵,國人吃的小麥、玉米、菠菜、土豆……最初都是舶來品,連中餐都不是絕對的“中”了。再看日本,先學中國,後學歐美,已經大大發展了日本文化。美國更是移民國家,文化土產有限,但絕不能說美國沒有自己的文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古為今用、洋為中用,這樣的態度正是中華文化歷久不衰的原因所在。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當時各社會主義國家都掀起改革浪潮,但是那些了解中國的西方政要和學者,如撒切爾夫人、布熱津斯基等,唯獨看好中國的改革;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更是直言:中國可以實現跨越,“我相信中國正在向著成為21世紀第一流的國家穩步前進。”他們贊賞中國文化獨特的包容與應變康復能力。他們從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中國領導人身上,看到了堅韌靈活,看到了既獨立又開放,善於以退為進、轉敗為勝。果然,中國的改革開放沒有走蘇聯和東歐國家的亡黨亡國之路,沒有辜負革命的先輩與國人的希望,也沒有辜負國際人士的高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我們自己就更沒有理由反過來嘲笑我們百余年來東奔西闖、披肝瀝膽、改革開放、舊邦維新、發展變化的大手筆了!

 文化一經吸收采用,必然與本土文化結合。馬克思主義到了中國,發展成為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它們當然是中華文化而不可能是什麽其他文化。孔子早就明白:“三人行,必有我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甚至孔子宣告,他與伯夷、叔齊、柳下惠、少連等不同,叫做“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而孟子幹脆明確孔子是“集大成”者,是“聖之時者”,說明聖者也要追求現代化、當代化。

 我們主張文化自信,不是說只有中華文化是優秀的。《禮記》早就告訴我們:“學然後知不足。”《尚書》的說法是:“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我們從不認為自身足夠完滿。我們對全球各國各地的文化必須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但我們必須重視、珍惜中華文化長久而又豐富的歷史存在,重視它為我們當代快速發展所奠定的基礎。越是經濟全球化,越是西歐、北美取得了人類文化某些優勢甚至主流地位,我們越要加倍珍惜自己的文化成果,越要思考為何或異其趣的中華文化對人類發展的參照作用越來越大。我常說,拒絕現代化,就是自絕於地球;而拒絕傳統,就是自絕於中華本土,自絕於中國國情,自絕於中國人民,自絕於更有作為的可能。


是傳統的復興,又是全新的開辟


強調文化自信,我們不應忘記,中國目前興起的“傳統文化熱”,不是漢唐明清人在講文化自信,而是21世紀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講文化自信;不是孔孟,也不是秦皇、漢武、康熙、光緒講文化自信,而是中國共產黨人講文化自信;不是在甲午海戰、北洋水師全軍覆沒或者庚子事變、慈禧太後西逃時的胡言亂語,而是在歷盡艱難、中國終於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為世界經濟發展引擎、致力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新形勢下的堅定認知。我們的文化自信,包括了對自己文化更新轉化、對外來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包括了適應全球化大勢、進行最佳選擇與為我所用、不忘初心又謀求發展的能力。我們的文化傳統是活的傳統,是與現代世界接軌的傳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是歷久彌新、不信邪、敢走自己的路的傳統。我們絕不妄自尊大,更無需自我較勁、妄自菲薄。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文化是有機整體,所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是難以做到的。這種說法不無道理,但卻過於悲觀。毛澤東同誌強調對傳統文化要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華,習近平同誌多次強調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那麽,如何判斷傳統文化中的精華和糟粕?要點有三:一看是否有利於人的發展、社會的發展;二看是否有利於社會和諧穩定,三看是否符合人類文明共識。例如“二十四孝”,在今天絕對不可以不加區別地宣揚,“埋兒奉母”,發生在今天不是“孝”,而是刑事犯罪。除了這些明顯的封建糟粕,還有一些借傳統文化熱而借屍還魂的落後的習慣和意識,這些都應被我們視為糟粕而加以摒棄。

 近百余年來,中國誌士仁人無日不在為使傳統走出窠臼而苦鬥,中國共產黨人也一直在探索一條以傳統為基石、以中華復興為目標的道路。“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既是傳統的復興,又是全新的開辟。這就叫繼承弘揚,同時這就叫創新發展。

 文化建設有它的復雜性、細致性與長期性,不能簡單化、片面化,更不能急躁突進。現在我們還存在著將傳統文化的弘揚形式化、皮毛化、消費化、口號化、表演化、煽情化、賣點化、圈地化、搶灘化的苗頭。在文化自信問題上,傳統與現代、普及與提高、學習與消化、嘆賞與揚棄、繼承與發展,須相得益彰、互補互證、不可偏廢。我們期待的是更多的針對文化課題的認真分析、討論、推敲,期待從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等各個方面入手,把文化自信與提高我們的文化學養結合起來。

 我希望當今有識之士共議文化,弄清中華傳統文化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基本思路與基本取向,弄通中華智慧與中華謀略的特色,打通傳統文化與五四新文化,與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的關系,還要結合實際工作,結合教育事業,更上一層樓,提升我們的文化事業與文化生活水準,提升我們的理論思考分析辨別能力,使我們的文化生產、文化消費、文化積澱、文化品格、文化精神不但得到推動與鼓舞,更得到豐富與提升,從而讓我們文質彬彬,從容自信! (作者為文化部原部長、作家)(2017-08-16 中國愛思想網站)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