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時城(二)

黑色的句子成為一種禁忌,政府緊急頒布了一系列嚴厲的規章來進行約束。但在人們私下越來越熱切的交談中,談論它已是時尚、勇氣、智慧、對權力的輕蔑。於是又有人再次提起那個神秘出現又悄無聲息消失的長舌女,並回到她走過的路上,用鑲滿黃金珠玉的匣子來盛裝她留下的腳印。這很艱難,幸好長舌女的足跡與一般人不大一樣,是一個奇妙的楔形,只要有足夠的耐心把這些日子籠罩於其上的塵土小心拂去,就能在土壤中發現它的蹤跡。

所有的腳印最後都通過某個隱秘的渠道送至當時的時城縣長案前。這是一個博學通古的老人。老人把這些足跡拓印於宣紙上,仔細觀看,在經過七天七夜的思索後,老人驚訝地發現,這些頗似箭頭的楔形腳印其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種文字,每個字都具有多重含義,也只能根據上下文,才能隱隱約約猜出它所要表達的意義。老人在紙上寫下一句話:“這個世界是由謊言構成。”老人又寫下一句話:“人們所孜孜所求的真理只是謊言的一部分,它建立秩序,使人互相區別,並分別塑造他們各自的心靈(有的是老虎的形狀,有的是鴿子的形狀)。它使我們理解了世界的一小部分,最終卻毫不留情地把我們囚於詞語的牢籠中。”顯然,老人所書寫的文字與這些楔形字所要表達的有相當大的距離,這從老人皺得越來越緊的眉頭上略可看出一點端倪。老人寫下了第三句話,“人,所能做的,所已經做的一切,無非是要找一個可以讓自己頂禮膜拜之物。無論主義與科學;人所確定知道的,是他們的死;人所最終能確認的,是他們的無知。我已年近古稀,卻終於看見體內那條空空蕩蕩的河流。光陰逐漸萎縮,十年不過一日。”

時間從老人疲憊的臉龐往下滴,屋裏出現了水聲。一些光驀然從老人手心中透出,猶如火焰。突然,就在這一刻,人們看見老人所住的屋子變成了一只潔白的鴿子,很快,它又成了一頭老虎。瞠目結舌的時城人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這頭黑色的老虎張開嘴,一口就把所有睡著的以及還沒睡去的人都吞了下去。

時城不見了。不屬於時城的旅人吃驚地望著眼前這一幕。為什麽會這樣?

可,為什麽又不能是這樣?老虎吐出長滿倒刺的厚舌,下頜向前突起。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