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雄他父親問道:“準備好了嗎,孩子?”傑里米急忙點點頭,並把槍撿起。他的手戴著手套,顯得笨拙。父親把門推開,兩人一起走進嚴冬的曙光里,把小窩棚的舒適、煤油爐的溫暖、鹹肉和咖啡的誘人氣味一古腦兒都留在身後。

他們在窩棚前站了一陣,呼出的氣體立即變成白色的蒸氣。眼前是一望無垠的沼澤、水面和天空。要是在平時,傑里米就會叫父親等一等,以便他擺弄照相機,把景物收進境頭,不過今天不行。今天是莊嚴的日子,14歲的傑里米要第一次打獵。

其實,他並不喜歡打獵。自從父親給他買了支獵槍,教他瞄著泥鴿子射擊,並說要帶他來海灣這個小島打獵,他就不高興。但他決定要把這件事對付過去,因為他愛父親,世上他最希望得到的就是父親的讚揚。今天早上如果一切順利,他知道他會受到讚揚的。

來到面海的埋伏點,里面很窄,只放著一張長凳和一個彈藥架。傑里米緊張地等待著。

天已大亮。在海灣的遠處,一長串野鴨在冉冉上升的旭日的背景下一掠而過。

為了緩和一下情緒,他以水銀色的水面為背景給他父親拍了一張側面照片。接著他匆忙把照相機放在架子上,拿起槍。

“上子彈吧,有時它們會一下子就飛到你的頭頂上的。”父親看著兒子把槍扳開,裝上子彈,把槍還原,也給自己的槍裝上子彈,快活地說:“我讓你先打。啊,我盼望今天已經盼了很久了,就我們兩個人……”他突然中止說話,向前傾身,瞇縫著眼睛說:“有一小群正向這邊飛來。低下你的頭。到時我會叫你。”

在他們的背後,地平線上的太陽把整個沼澤地映照成黃褐色,傑里米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父親緊張而熱切的表情;槍筒上微白的霜。他的心跳得厲害,他心里在期望:不要來,野鴨都不要往這邊飛。

不過它們不斷向這邊飛來。“四只黑的,”他父親說,“還有一只馬拉特鴨。”他聽到空中鴨翅振動的呼嘯聲。野鴨張大翅膀,開始兜圈子。他父親低語:“準備。”

它們來了,警惕地昂著頭,翅膀優雅地成彎形。那只馬拉特鴨正在降落。現在,它放下那雙橘黃色的腿,準備降到水面。來了,來了……。

“好!”傑里米的父親喊道。他握著槍站了起來,“打吧!”

傑里米機械地服從著命令。他站起來,像父親曾教他那樣俯身瞄準。

這時,野鴨群已發現有人,紛紛四散飛走。那只馬拉特鴨好像有線在牽引一樣,一下子又飛了起來。它在空中逗留了一秒鐘。傑里米想扣扳機,結果沒有動手指,那只野鴨此時已乘著氣流,一下子飛得無影無蹤。

“怎麽啦?”父親問。

傑里米雙唇顫抖,沒有回答。“怎麽不開槍?”父親又問。傑里米關上保險,把槍小心地放在角落里。“它們這樣活生生的”他說著便哭了起來。

他坐著掩臉而哭,讓父親高興的努力失敗了。他失去了機會。

他父親好一陣子沒有說話,在傑里米身邊蹲下,說:“又來了一只,試試看吧。”

傑里米沒有放下掩臉的手,“不行,爸爸,我不能。”“快點,來,不然它會飛走的。”

傑里米感到一樣硬東西觸到他,一看,原來父親遞給他的不是槍,而是照相機。“快,”父親和藹地說,“它不會老停在那里的。”

傑里米的父親大聲拍手,驚得那只大野鴨擡頭振翅飛去。傑里米放下相機,“我拍到它了,”他的臉神采飛揚。

“是啊?很好。”父親拍拍傑里米的肩膀。傑里米在父親的眼睛里並沒有發現失望的表情,有的是自豪感、理解和愛意。“沒問題,孩子,我就一直愛打獵,但你不一定要有這種愛好。決定不干一件事時也需要勇氣。”他頓了頓,“現在你來教我照相好嗎?”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