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筆,就想叫你回來。

你知道嗎,我現在很寧靜呢,一點脾氣都沒有。以前吵架時的生氣,都化成深深的內疚了。以前傷過你的,現在一齊後悔起來了,真的很對不起你的,就更想你快快回來讓我彌補。


那天阿廖問我幾號,我一看日曆,震了一震,日歷上的日期正留在你走的那一天里。啊,時間過了那麽多,我卻一直忘記撕日曆,因為平時都是你撕日曆的,我便自然地沒有了這個習慣。你在的時候日曆上每天都寫滿你要做的計畫。每天我們從外面蕩回來,臨睡前你把那些完成的計畫一條條的用筆割掉,我看了心里會很充實,覺得今天並不完全是浪費掉了,畢竟還有做了些東西的。雖然那些事不是我做的,我還是很心安。

日期在日歷上停頓了,一剎那我有一種能把握得住某些東西的錯覺。錯覺一過,房間還是空空的,你照樣是不在。而我自己卻像停在這間過了時的室內,門外的人都在進步,自己有點趕不上的難堪。

我又想到你從不喜歡落人後的,我和你一起就常有遙遙領先的感覺。而且我們都很從容的。在繁忙的場合你偏喜歡逗我氣急。你常常喜歡在我手腕上寫名字:你寫醜小鴨,寫一個字就念一個字,醜小鴨三個字一念完,你也剛剛寫完。我縮手不給你寫,你還是笑著非要寫完不可。你一寫完我就趕忙把它擦掉,寫回方娥真三個字。有時你寫貓,小貓,我又趕快擦了它,怕來生自己會變成一只貓,而你還是人,跟別的女孩子好,那我怎麽甘心做貓呢。你總是喜歡胡亂地叫我,有時寫姬小璣,等一下又寫愛小姬,又是姬小幾,愛小娥。每次你在我手腕上寫字,我都會本能地擦掉。但在信上看到它時,我又自然地認為那是我的名字了。

一分離就有戀愛的心情,不知為什麽呢,一天都在幻想,容易溫柔,有時又禁不住笑出聲來。這種戀愛我真喜歡。想念時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肯定,知道對方也在戀愛。其實,我都不知道自己戀愛了多少次呢,每次分別,我就有這種心情。不管是分離三天或是一夜,這次是最長的一次分離了,要三個星期才見面啊。我早知道不和你吵架,我現在還是很想聽你的話的,想什麽都依你吧,就算沒有個性也心甘情願的。

分離還是好的──還是愛情的最美麗。像現在,我就對你很內疚,想像著自己對你很柔順。想到你對我說對不起時為什麽我不肯出聲呢。那時你心里一定很難過了。其實,心里一內疚是很想說對不起的,真的忍不住要講出來才會減輕那份負擔,才會輕松的。

現在我竭力想像自己在對你說你才沒有對不起我。我不知道你這一走,到底是不是安全的。只是,要是我是男孩我一定是很愛飄流的,那一定比我更嚮往四方飛揚了。我最不能忍受我們也是唸大學,然後成家,然後安定的這類公式,我想,這一套公式我是絕不填它的,憑什麽嘛,這簡直是一種偷生呀,是誰規定的?我還是盼望你去那兒,我喜歡孤注一擲的冒險,說不定,一頁青史就是這樣寫成的呢。其實,我一點也沒有準備你的後果,我只有一個想法做後臺,萬一你遭不測,是我害你的,我當然陪著你死,唯有玩火才看到燦爛的光啊!

 

日子正當少女

我笑著沾火

惹它紅艷飛上白衣

又及時回避

短暫的驚

暢快的怕

我笑著沾雪

待看雪崩的奇麗

引它埋葬月亮

看它繁華的傾城

看它豪華的傾國

火滅了,雪塌了

而我還在

日子正當少女

 

我很想告訴你,我真的想聽你的話啊。青山那麽高,白雲更遠,我要在秋天的風里等那約會。想到你回來的日子啊,那一天我要怎麽打掃房間呢,鏡子要擦亮一些,叫阿還買一束粉白的江花吧,有清遠的香,讓你進來時意料不到。你猜我會穿什麽衣服呢,你猜不到的。那時我的頭髮剛好長及肩上。那時我剛好寫完一本書給你。

Views: 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