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老頭和老太婆。他們有一個兒子。老頭很窮,想叫兒子學點手藝。兒子學了本事,父母年輕的時候可以得到安慰,年老的時候,有人頂替干活,死的時候有人料理喪事。老頭沒有錢,兒子學什麽都不成。他帶著兒子從這個城市走到另一個城市,誰都不願收他的兒子當學徒,他交不起學費。

老頭回到家裏,老兩口流著眼淚,悶悶不樂,嘆自己命窮。他又帶兒子進城去,在城裏遇到一個人。那個人問他:“餵,老頭,為什麽不高興?”

“我帶兒子來學手藝,誰都不願免費教他,我又沒有錢。我能高興嗎?”

老頭說。

“那好,交給我吧。”

那個人說。“只要三年,我能教會他各種各樣的好手藝。三年後的今天這個時刻,你來領兒子。你記住不要過了時間,要準時來認兒子,把他領回去;過了時間,他就要扣留在我那裏。”

老頭很高興,沒有問那個人住在哪裏,要教兒子什麽手藝。他把兒子交給那個人,就回家去了。他高高興興回到家,把事情告訴老伴。其實,那個人是個巫師。

三年過去了,老頭記不清是哪天交出兒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兒子變成一只小鳥,提前一天飛回家,啪地一聲落在墻腳的土台上。變成一個漂亮的小夥子飛進屋,向父親鞠躬問好,告訴父親第二天正好是三年,要去接他回來,還告訴父親怎樣認他。

“老板不是教我一個人,”

兒子說,“還有十一個人,都是因為父母沒有認出來,被老板長期扣留的。要是你認不出我,我就會成為第十二個被扣留的人。明天你來接我的時候,他會把我們變成十二只鴿子放出來,羽毛一樣,尾巴一樣,腦袋也一樣。你注意看著,都飛得很高,我會飛得最高。老板問你認出兒子沒有,你就指出飛得最高的鴿子是我。”

兒子繼續說:“在這之後,老板會放出十二匹馬,毛色一模一樣,馬鬃一模一樣,倒向同一個方向,你走過馬身邊的時候注意看著,我會跺一下右腳。老板問你認出兒子沒有,你放心大膽指出是我。”

兒子還說:“接著,老板會領來十二個小夥子,身材一模一樣,頭發一模一樣,相貌一模一樣,衣服也一模一樣。你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注意觀察,我右邊脖子上有只小蒼蠅。老板問你認出兒子沒有,你就指出我是。”

兒子說完,和父親告別,走出家門。他在土台上拍了一下,變成鳥,飛到老板那裏去了。

早晨,老頭起來,動身去要兒子。他見到了巫師。

“餵,老頭。”

巫師說:“我教會了你兒子很多手藝,但是你要是認不出他,他就要永遠扣留在我這裏。”

巫師放出十二只白鴿,羽毛一模一樣,尾巴一模一樣,腦袋也一模一樣。

他說:“老頭,認認你的兒子吧。”

鴿子都一個樣,怎麽認得出來!老頭看著看著,見一只飛得最高。他指著那一只說:“那是我的兒子!”

“認出來了,認出來了。”

巫師說。

第二次,巫師放出十二匹馬,都是一個樣,鬃毛倒向同一個方向。老頭圍著馬看了一陣。老板問他:“怎麽樣,老爺子,認出兒子了嗎?”

“還沒有,請稍等一會。”

老頭發現一匹馬跺了一下右腳,他馬上指著說:“這是我的兒子!”

“認出來了,認出來了,老爺子。”

第三次,走出來十二個小夥子,身材一模一樣,頭發一模一樣,聲音一模一樣,相貌一模一樣,像是一個媽媽生的。

老頭把小夥子看了一遍,什麽也沒有發現,又看了一遍,還是什麽也沒有發現。第三次看的時候,發現一個小夥子右邊脖子上有只蒼蠅。他說:“這是我的兒子!”

“認出來了,認出來了,老爺子!”

老板沒有辦法,只好交出老頭的兒子。父子倆回家去了。

他們走著走著,看見一個地主。

“爸爸,”

兒子說,“我現在變成一條狗,地主要買我,你就賣給他,但是頸圈不要賣,不然我就回不來了。”

兒子說完,在地上擊了一掌,立刻變成了狗。

地主見老頭牽著一條狗,想買下來。他看上了狗,也看上了狗脖子上的頸圈。地主出一百塊錢,老頭要三百塊錢。說來說去,地主用二百塊錢買下了狗。

老頭要取下頸圈,地主堅決不答應,根本不聽老頭說。

“我只賣狗,不賣頸圈。”

老頭說。

“胡說,”地主說,“誰買狗也就買了頸圈。”

老頭心裏想,沒有賣狗不賣頸圈的,只好連頸圈也賣了。

地主接過狗,把它放到馬車上。老頭拿上錢回家去了。

地主走著走著,看到對面突然跑來一只兔子。他心裏想,把狗放去追兔子,看看狗的腿力怎麽樣。

他剛放出狗,兔子向一個方向跑了。狗朝另一個方向跑進了樹林裏。地主等了很久,不見狗回來,只好空著手走了。

狗變成一個漂亮的小夥子。

老頭邊走邊想,回去怎麽見老伴,對她怎麽說。兒子哪去了,這時兒子追上了父親。

“唉呀,爸爸,”兒子說:“你怎麽把頸圈也賣了,如果不是遇上兔子,我就回不來了,白白送給了人家!”

父子倆回到家裏,生活還過得去。過了一些日子,一個星期天,兒子對父親說:“爸爸,我變成一只鳥,你拿到集市上去賣,但是不要賣籠子,不然我就回不來了。”

兒子在地上擊了一掌,變成了鳥。父親把他裝進籠子,拿去賣。很多人看上了鳥,圍住老頭討價還價,要買他的鳥。

巫師也來了,馬上認出了老頭,知道籠子裏的鳥是老頭的兒子變的。有人出了很高的價錢,他出的價錢更高。老頭把鳥賣給了他,但是籠子沒有賣,巫師費盡心機,磨破了嘴皮,老頭還是不賣籠子。

巫師接過鳥,用布包起來拿回家。

“餵,女兒,”巫師回到家裏說,“我把騙子買回來了。”

“在哪兒?”

巫師打開布,鳥早飛走了。

又是一個星期天,兒子對父親說:“爸爸,這次我變成馬,你記住,只賣馬,不要賣籠頭,不然我就回不來了。”

兒子在地上擊了一掌,變成一匹馬。老頭牽著馬到市場去賣。馬販子圍住老頭討價還價,出的價錢一個比一個高,巫師出的價錢最高。

老頭把兒子賣給了他,但是籠頭不賣。

“我怎麽牽回去?”

巫師說:“能牽到家也行,到時我換上自己的籠頭,你的我用不著。”

馬販子也來幫腔,說事情不能這麽辦,賣馬就要賣籠頭。老頭說不過他們,把籠頭也賣了。

巫師把馬牽進院子,關到馬廄裏,結結實實綁到吊環上。他把馬的腦袋吊得老高老高,使馬的前腿夠不著地,只能用後腿站著。

“餵,女兒,”巫師說,“我總算把騙子又買回來了。”

“在哪兒?”

“關在馬廄裏。”

女兒跑去看,見小夥子怪可憐的,想把韁繩放松一些,就在這時,馬掙脫韁繩跑了。

女兒跑去告訴父親:“爸爸,原諒我做了錯事,馬跑掉了!”

巫師在地上拍了一下,變成一只狼去追趕,眼看就要追上了。馬跑到河邊,變成刺猬跳進河裏。狼變成狗魚追上去。

刺猬在水裏遊,遊到木筏旁邊。一群姑娘在洗衣服,他變成金戒指,滾到姑娘面前。

姑娘拾起戒指,藏起來。巫師變成原來的人。

“還給我,”他對姑娘說,“把金戒指還給我。”

“拿去唄,”姑娘說,把戒指扔到地上。

戒指落到地上,變成麥粒。巫師變成公雞撲上去啄麥子。

一顆麥粒變成一只鷹,巫師倒黴了,被鷹啄死了。

故事講完了,我的嘴也干了。

佘戚夷譯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