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見到懂世界語的朋友們,我總向他們發出幾個難題,而這幾個難題又總是同樣的。

當我第一次走進上海世界語協會的時候,我的希望很高。我打算在一年之內,我要翻譯關於文學的書籍,在半年之內我能夠讀報紙。偏偏第一課沒有上,只是教世界語的那位先生把世界語講解了一番。聽他這一講我更膽壯了。他說每一個名詞的尾音是“O”,每一個形容詞的尾音是“a”……還有動詞的尾音是什麽,還有每一個單字的重音在最末的第二個母音上。而後讀一讀字母就下課了。

我想照他這樣說還用得著半年嗎?三個月我就要看短篇小說的。

那天我就在世界語協會買了一本《小彼得》出來,而別人有用世界語說著“再見!”我一聽也就會了,真是沒有什麽難。第二天我也就用世界語說著“再見!”

現在算起,這“再見”已經說了三四年了,奇怪的是並沒有比再見更會說一句完整的話。這次在青年會開紀念柴門史誕辰八十周年紀念的時候,鐘憲民先生給每個人帶來一本《東方呼聲》,若不是旁邊注著中國字,我那里看得懂這刊物叫什麽名字呢?但是按照著世界語的名字讀出來我竟不能夠,可見我連字母都忘了。

我為什麽沒有接著學呢?說起來可笑得很,就因為每一個名詞的字尾都是“O”,形容詞的字尾都是“a”,一句話里總有幾個“O”和“a”的若連著說起來,就只聽得“OO”“aa”,因為一OOaa就不好聽,一不好聽,我就不學了。

起初這理由我還不敢公開提出來,怕人家笑,但凡是下雨天我就不去世界語協會,後來連刮風我也不去,再後來就根本不去。那本《小彼得》總算勉勉強強讀完了,一讀完它就安安然然的不知睡到什麽地方去了。

我一見到懂世界語的朋友們所提出來的難題,就是關於這“OOaa”這理由怎麽能夠成立呢?完全是一種怕困難的假詞。

世界語雖然容易,但也不能夠容易得一讀就可以會的呀!大家都說:為什麽學世界語的人不少而能夠讀書能講話的卻不多呢?就是把它看得太容易的緣故。

初學的世界語者們!要把它看得稍微難一點。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