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杜甫

自小就神經過敏的黃仲則,到了二十三歲的現在,也改不過他的孤傲多疑的性質來。他本來是一個負氣殉情的人,每逢興致激發的時候,不論講得講不得的話,都漲紅了臉,放大了喉嚨,抑留不住的直講出來。聽話的人,若對他的話有些反抗,或是在笑容上,或是在眼光上,表示一些不造成他的意思的時候,他便要拚命的辯駁,講到後來他那又黑晶晶的眼睛老會張得很大,好象會有火星飛出來的樣子。這時候若有人出來說幾句迎合他的話,那他必喜歡得要奮身高跳,那雙黑而且大的眼睛里也必有兩泓清水湧漾出來,再進一步,他的清瘦的頰上就會有感激的眼淚流下來了。

象這樣的發泄一回之後,他總有三四天守著沈默,無論何人對他說話,他總是噤口不作回答的。在這沈默期間內,他也有一個人關上了房門,在那學使衙門東北邊的壽春園西室里兀坐的時候,也有青了臉,一個人上清源門外的深雲館懷古台去獨步的時候,也有跑到南門外姑熟溪邊上的一家小酒館去痛飲的時候。不過在這期間內他對人雖不說話,對自家卻總是一個人老在幽幽的好象講論什麽似的。他一個人,在這中間,無論上什麽地方去,有時或輕輕的吟誦著詩或文句,有時或對自家嘻笑嘻笑,有時或望著了天空而作嘆惜,況似忙得不得開交的樣子。但是一見著人,他那雙呆呆的大眼,舉起來看你一眼,他臉上的表情就會變得同毫無感覺的木偶一樣,人在這時候遇著他,總沒有一個不被他駭退的。

學使朱笥河,雖則非常愛惜他,但因為事務煩忙的緣故,所以當他沈默憂郁的時候,也不能來為他解悶。當這時候,學使左右上下四五十人中間,敢接近他,進到他房里去也他談幾句話的,只有一個他的同鄉洪稚存。與他自小同學,又是同鄉的洪稚存,很了解他的性格。見他與人論辯,憤激得不堪的時候,每肯出來為他說幾句話,所以他對稚存比自家的弟兄還要敬愛。稚存知道他的脾氣,當他沈默起頭的一兩天,故意的不去近他的身。有時偶然同他在出入的要路上遇著的時候,稚存也只裝成一副憂郁的樣子,不過默默的對他點一點頭就過去了。待他沈默過了一兩天,暗地里看他好象有幾首詩做好,或者看他好象已經在市上酒肆里醉過了一次,或在城外孤冷的山林間痛哭了一場之後,稚存或在半夜或在清晨,方敢慢慢的走到他的房里去,與他爭誦些《離騷》或批評韓昌黎李太白的雜詩,他的沈默之戒也就以能因此而破了。

學使衙門里的同事們,背後雖在叫他作黃瘋子,但當他的面,卻個個怕他得很。一則因為他是學使朱公最鐘愛的上客,二則也因為他習氣太深,批評人家的文字,不顧人下得起下不起,只曉得順了自家的性格,直言亂罵的緣故。

他跟提督學政朱笥河公到太平,也有大半年了,但是除了洪稚存朱公二人而外,竟沒有一個第三個人能同他講得上半個鐘頭的話。凡與他見過一面的人,能了解他的,只說他恃才傲物,不可訂交,不能了解他的,簡直說他一點學問也沒有,只仗著了朱公的威勢愛發脾氣。他的聲譽和朋友一年一年的少了下去,他的自小就有的憂郁癥反一年一年地深起來了。



干隆三十六年的秋也深了。長江南岸的太平府城里,已吹到了涼冷的北風,學使衙門西面園里的楊柳梧桐榆樹等雜樹,都帶起鵝黃的淡色來。園角上荒草叢中,在秋月皎潔的晚上,淒淒唧唧的候蟲的鳴聲,也覺得漸漸的幽下去了。

昨天晚上,因為月亮好得很,仲則竟犯了風露,在園里看了一晚的月亮,在疏疏密密的樹影下走來走去的走著,看看地上同嚴霜似的月光,他忽然感觸舊情,想到了他少年時候的一次悲慘的愛情上去。

“唉唉!但願你能享受你家庭內的和樂!”

這樣的嘆了一聲,遠遠的向東天一望,他的眼睛,忽然現了一個十六歲的伶俐的少女來。那時候仲則正在宜興(氵九)里讀書,他同學的陳某龔某都比他有錢,但那少女的一雙水盈盈的眼光,卻只注視在瘦弱的他的身上。他過年的時候因為要回常州,將別的那一天,又到她家里去看她,不曉是什麽緣故,這一天她只是對他暗泣而不多說話。同她癡坐了半個鐘頭,他已經走到門外了,她又叫他回去,把一條當時流行的淡黃綢的汗巾送給了她。這—回當臨去的時候,卻是他要哭了,兩人又擁抱著痛哭了一場,把他的眼淚,都揩擦在那條汗巾的上面。一直到航船要開的將晚時候,他才把那條汗巾收藏起來,同她別去。這一回別後,他和她就再沒有談話的機會了。他第二回重到宜興的時候,他的少年悲哀,只成了幾首律詩,流露在抄書的紙上:

大道青樓望不遮,年時系馬醉流霞,

風前帶是同心結,杯底人如解語花,

下杜城邊南北路,上闌門外去來車,

匆勿覺得揚州夢,檢點閑愁在鬢華。

喚起窗前尚宿醒,啼鵑催去又聲聲,

丹青舊誓相如劄,禪榻經時杜牧情,

別後相思空一水,重來回首已三生,

雲階月地依然在,細逐空香百遍行。

遮莫臨行念我頻,竹枝留惋淚痕新,

多緣刺史無堅約,豈視蕭郎作路人,

望里彩雲疑冉冉,愁邊春水故粼粼,

珊瑚百尺珠千斛,難換羅敷未嫁身。

從此音塵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煙,

淚添吳苑三更雨,恨惹郵亭一夜眠,

詎有青烏緘別句,聊將錦瑟記流年,

他時脫便微之過,百轉千回只自憐。

後三年,他在揚州城里看城隍會,看見一個少婦,同一年約三十左右、狀似富商的男人在街上緩步。他的容貌絕似那宜興的少女,他晚上回到了江邊的客寓里,又做成了四首感舊的雜詩。

風亭月榭記綢繆,夢里聽歌醉里愁。

牽袂幾曾終絮語,掩關從此入離憂。

明燈錦幄珊珊骨,細馬春山翦翦眸。

最憶頻行尚回首,此心如水只東流。

而今潘鬢漸成絲,記否羊車並載時;

挾彈何心驚共命,撫孤底苦破交枝。

如馨風柳傷思曼,別樣煙花惱牧之。

莫把(昆鳥)弦彈昔昔,經秋憔悴為相思。

柘舞平康舊擅名,獨將青眼到書生,

輕移錦被添晨臥,細酌金卮遣旅情。

此日雙魚寄公子,當時一曲怨東平。

越王祠外花初放,更共何人緩緩行。

非關惜別為憐才,幾度紅箋手自裁,

湖海有心隨穎士,風情近日逼方回。

多時掩幔留香住,依舊窺人有燕來。

自古同心終不解,羅浮冢樹至今哀。

他想想現在的心境,與當時一比,覺得七年前的他,正同陽春暖日下的香草一樣,轟轟烈烈,剛在發育。因為當時他新中秀才,眼前尚有無窮的希望,在那里等他。

“到如今還是依人碌碌!”

一想到現在的這身世,他就不知不覺的悲傷起來了,這時候忽有一陣涼冷的西風,吹到了園里。月光里的樹影索索落落的顫動了一下,他也打了一個冷痙,不曉得是什麽緣故,覺得毛細管都竦豎了起來。

“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於是他就稍微放大了聲音把這兩句詩吟了一遍,又走來走去的走了幾步,一則原想藉此以壯壯自家的膽,二則他也想把今夜所得的這兩句詩,湊成一首全詩。但是他的心思,亂得同水淹的蟻巢一樣,想來想去怎麽也湊不成上下的句子。園外的圍墻拱里,打更的聲音和燈籠的影子過去之後,月光更潔練得怕人了。好象是秋霜已經下來的樣子,他只覺得身上一陣一陣的寒冷了起來。想想窮冬又快到了,他筐里只有幾件大布的棉衣,過冬若要去買一件狐皮的袍料,非要有四十兩銀子不可。並且家里他也許久不寄錢去了,依理而論,正也該寄幾十兩銀子回去,為老母輩添置幾件衣服,但是照目前的狀態看來,叫他能到何處去弄得這許多銀子?他一想到此,心里又添了一層煩悶。呆呆的對西斜的月亮看了一忽,他卻順口念出了幾句詩來:

“茫茫來日愁如海,寄語羲和快著鞭。”

回環念了兩遍之後,背後的園門里忽而走了一個人出來,輕輕的叫著說:“好詩好詩,仲則!你到這時候還沒有睡麽?”

仲則倒駭了一跳,回轉頭來就問他說:

“稚存!你也還沒有睡麽?一直到現在在那里干什麽?”

“竹君要我為他起兩封信稿,我現在剛擱下筆哩!”

“我還有兩句好詩,也念給你聽罷,‘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

“詩是好詩,可惜太衰颯了。”

“我想把它們湊成兩首律詩來,但是怎麽也做不成功。”

“還是不做成的好。”

“何以呢?”

“做成之後,豈不是就沒有興致了麽?”

“這話倒也不錯,我就不做了吧。”

“仲則,明天有一位大考據家來了,你知道麽?”

“誰呀?”

“戴東原。”

“我只聞諸葛的大名,卻沒有見過這一位小孔子,你聽誰說他要來呀?”

“是北京紀老太史給竹君的信里說出的,竹君正預備著迎接他呢!”

“周秦以上並沒有考據學,學術反而昌明,近來大名鼎鼎的考據學家很多,偽書卻日見風行,我看那些考據學家都是盜名欺世的。他們今日講詩學,明日弄訓詁,再過幾天,又要來談治國平天下,九九歸原,他們的目的,總不外乎一個翰林學士的銜頭,我勸他們還是去參注酷吏傳的好,將來束帶立於朝,由禮部而吏部,或領理藩院,或拜內閣大學士的時候,倒好照樣去做。”

“你又要發癡了,你不怕旁人說你在妒忌人家的大名的麽?”

“即使我在妒忌人家的大名,我的心地,卻比他們的大言欺世,排斥異己,光明得多哩!我究竟不在陷害人家,不在卑汙茍賤的迎合世人。”

“仲則,你在哭麽?”

“我在發氣。”

“氣什麽?”

“氣那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未來的酷吏!”

“戴東原與你有什麽仇?”

“戴東原與我雖然沒有什麽仇,但我是疾惡如仇的。”

“你病剛好,又憤激得這個樣子,今晚上可是我害了你了,仲則,我們為了這些無聊的人嘔氣也犯不著,我房里還有一瓶紹興酒在,去喝酒去吧。”

他與洪稚存兩人,昨晚喝酒喝到雞叫才睡,所以今朝早晨太陽射照在他窗外的花壇上的時候,他還未曾起來。

門外又是一天清冷的好天氣。紺碧的天空,高得渺渺茫茫。窗前飛過的鳥雀的影子,也帶有些悲涼的秋意。仲則窗外的幾株梧桐樹葉,在這浩浩的白日里,雖然無風,也蕭索地自在雕落。

一直等太陽射照到他的朝西南的窗下的時候,仲則才醒,從被里伸出了一只手,撩開帳子,向窗上一望,他覺得晴光射目,竟感覺得有些眩暈。仍覆放下了帳子,閉了眼睛,在被里睡了一忽,他的昨天晚上的亢奮狀態已經過去了,只有秋蟲的鳴聲,悟桐的疏影和雲月的光輝,成了昨夜的記憶,還印在他的今天早晨的腦里,又開了眼睛呆呆的對帳頂看了一回,他就把昨夜追憶少年時候的情緒想了出來。想到這里,他的創作欲已經擡頭起來了。從被里坐起,把衣服一披,他拖了鞋就走到書桌邊上去。隨便拿起了一張桌上的破紙和一枝墨筆,他就叉手寫出了一首詩來:

絡緯啼歇疏梧煙,露華一白涼無邊,

纖雲微蕩月沈海,列宿亂搖風滿天,

誰人一聲歌子夜,尋聲宛轉空台謝,

聲長聲短雞續鳴,曙色冷光相激射。

Views: 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