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江·譯

1988年的紐約。

雅各布·裏茲和他的妻子伊麗莎白及兩個女兒——凱特和克萊拉,當時住在城郊的一幢小房子裏。這幢小房子正如同在一塊巨大的色彩斑斕的畫布上——各種各樣的鮮花正在廣闊起伏的田野上像夏夜的繁星一樣熱烈地盛開著。

雅各布在城裏的一家報社工作,每天早上他都要乘渡船過河進城。

為了工作,他需要走進城裏的大街小巷。他曾看到過許多事情。像呼嘯而過的救火車,滑稽的街頭馬戲團的表演,盛大的遊行隊伍等等之類的事,雅各布都會根據自己的見聞寫下一個故事,每天都會有許多人讀到報紙上雅各布寫的故事。

有一天,雅各布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條黑暗窄小的街道:這是一條他非常熟悉的街這條街叫馬貝街,在紐約城裏沒有別的街會比它更黯淡了,沒有別的街的房子會比它的老屋更破舊,也沒有別的街的人們會比它的居民更貧困。

雅各布對馬貝街的情況已經寫過不止一篇文章,他呼籲人們把馬貝街的老房子拆掉,建起漂亮的新房子,還應該整修一個可供馬貝街的孩子們玩耍使用的操場,路燈也早就該豎起。

但是馬貝街的一切還是老樣子,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沒有人能為它做這些事。”人們說。然後他們就不再更多地考慮馬貝街了。

那天,雅各布在路口看到了阿伯特——一個住在馬貝街的男孩。“你媽媽今天怎麼樣了?”雅各布問道,“她還很虛弱嗎?”“是的,”阿伯特答道,“但她總算好點了。”

“我建議你,”雅各布說,“假如能夠的話,你最好采一些花送給你媽媽,因為病人看到生機勃勃的鮮花會感到好一點的。”

“是嗎?”阿伯特懷疑地問。

雅各布肯定地點點頭。

“那我會設法采一些給我媽媽的。”阿伯特說,“只是我不知道花到底是什麼樣的,我從來沒有見過。”

“什麼,你從來沒有見過任何花?”雅各布震驚地說,“可是,阿伯特,只要一到鄉下,五彩繽紛的鮮花到處都是!”“我從來沒有去過鄉下,”阿伯特低下頭說,“我媽媽不能帶我去,我們太窮”“了,我從小到大一直沒有離開過馬貝街。”

於是雅各布坐下來,一五一十地想努力告訴阿伯特鮮花到底是什麼樣的。”

他說:“鮮花盛開在大地上。有些花朵沁人心脾,氣味芳香,而有些花卻一點味也沒有。柔軟的花瓣的形狀千奇百怪:有圓的,橢圓的;有扁的,卷的;有片狀的,帶狀的。花還有許多想都想不出來的顏色:有的紅似木柴燃燒發出的火焰;有的藍得像晴朗無雲的天空;有的花比冬天飄灑的雪花還要白;有的黃得比媽媽的黃紗巾的黃色還要深,還要透明。”

當雅各布說完的時候,阿伯特仍然相當困惑地眨眨眼睛說:“我大概已經明白花是什麼樣子的了。我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它們,摸一摸,聞一聞。”

雅各布離開了馬貝街凱特和克萊拉望見了爸爸,高興地跑到他身邊,撲進了他有力的臂彎裏。

當他們一起回家的時候,雅各布看著路邊的曠野,那上面鋪滿了普通的平時不能引起他更多註意的花朵:這些溫柔的小精靈們在絢麗的晚霞中,隨風輕輕地搖動著。他想起了阿伯特。

他拉著女兒們的手,告訴她們一個名叫阿伯特的男孩的故事,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條叫做馬貝街的黑暗街道的孩子,一個從來沒有看見過哪怕是最平凡最微小的花兒的可憐的孩子。

兩個女兒沈默了。

第二天,凱特和克萊拉早早沖出房子,奔進寬廣的原野,盡她們所能一個勁地采花。她們把一大捧鮮艷芬芳還帶著露水的花交給雅各布。

“我們是為阿伯特采的,”她們氣喘籲籲地說,“那個從未見過花的男孩子。”當阿伯特看到這些花時,他很久很久沒有說一個字。

雅各布輕聲問他:“你不喜歡它們?”“不,我真是太喜歡它們了。”阿伯特終於擡起頭,眼裏閃著興奮的光,難以置信似的微微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世上竟還有這麼好看的東西。我要把它抱給媽媽看,它肯定會使她感覺好一點的。”

另一些馬貝街的孩子路過了這裏。他們也從未看到過鮮花。他們問是否可以仔細地看看它們,摸摸它們並且聞聞它們。所有的孩子都認為,這些花朵非常迷人。

有一個小女孩輕輕地撫摸著柔滑的花瓣,覺得它們是如此美麗,如此令人心醉神迷,竟忍不住哭了起來。

大顆大顆的淚珠濺落在這美好而又安靜的花束上。

那天,雅各布為他的報社寫了一個關於馬貝街的孩子和花的故事。他把印好的報紙帶回家給妻子和女兒們看。她們都為送花給阿伯特而感到非常高興。

那天晚上,同平常一樣,許多人看到了雅各布寫的故事,他們——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孩子,木匠和經理——都為馬貝街的孩子們感到難過。

於是,他們紛紛一大早就走進田野、荒地,走到山谷裏,走到小溪邊,走到山包上,采了盡可能多的鮮花——就像凱特和克萊拉一樣。

有些人乘著火車進城,有些人趕著敞口馬車進城,有些人坐著四輪馬車進城,更多的人徒步走來:人人手裏都捧著剛摘下來的清新的五顏六色的鮮花。

他們把純潔的花束放在雅各布的工作室裏,都說同一句話:“請把這些花帶給馬貝街的孩子們。”

不久,這間工作室就被花擠滿了。雅各布看看窗外:川流不息、越來越多的人們正捧著無比貴重的鮮花來到這裏。

雅各布弄來一輛大運貨馬車,把花一趟一趟地帶到馬貝街個居民:給每個孩子們,給他們的母親們,給他們的父親們。

給了每個人後,還有許多鮮花。於是,人們就把花擺在每一個窗戶前,靠在每一個大門前,插進每一個煙囪裏,拋到每一個屋頂上:凡是能塞進花的每一個角落和縫隙,都放上了花。

從屋頂到地面,整條街的每一座房子上,除了花以外,沒有別的東西。在那天,馬貝街成了紐約城裏最漂亮的一條街!馬貝街的每個人好幾天都一直陶醉在花的海洋裏。

雅各布仍把這些寫成了故事,仍有許多人讀到了。在感動之余,他們開始想:“我們必須為馬貝街做些什麼?”雅各布後來成了一個老人。在幾十年裏,他看到了馬貝街的許多變化:破舊的老房子被推倒了,新房子取代了它們的位置;一個寬闊平整的遊戲場也終於修成了,在那兒,馬貝街的孩子們可以盡情玩耍;路燈立了起來,馬貝街再也不黑暗了。

但是,已經沒有任何事情能使雅各布像很多年前的一天那樣感到快樂:在那天,有個叫阿伯特的男孩第一次看到鮮花;在那天,所有的馬貝街的孩子們第一次看到了鮮花;在那天,有個小女孩流下了淚水,僅僅因為她手裏緊握的鮮花在她看來是如此的美麗動人。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