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的最後形成與滿族入主中原有很大的關系,這不僅僅因為咱們國家發生了第三次人員和語言的交流,大規模的交流融合,不僅僅因為這個。更因為清朝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個封建王朝,統治將近三百年。我是滿族,具體點說我們這個民族進關之前,文化比較落後,當時還是半遊牧民族,初進關的時候,六十萬人,文化又低,怎麽統治比自己文化高的偌大的華夏中州啊,統治將近三百年,原因很多。但是其中有一條就是我的祖先他非常自覺地學習漢文化,包括漢的語言文字。然而語言是互相滲透,互相融合的,在滿族誠心誠意地學習漢語的同時,他又不是簡單地放棄了滿語、滿文,而是互相同化。除了有一些滿語正式地進入北京話之外,更重要的是詞匯、腔調、語音的融合,共同創造了大家都聽得懂,都愛聽的優美的北京話。

北京人的成分和來歷非常覆雜,當然這裏首先是土著。這個土著很難找了,大概就是周口店北京人吧。蒙古族入主中原,建設元大都,很多蒙古人進入北京,“胡同”這個名據說就是從蒙語演化過來的。可是元朝的歷史不長,不足90年,很多蒙古人又撤回到草原去了。明朝由南京遷都北京,是咱們國家第四次南北人員大規模的交流。那個朱棣皇帝,他調了兩萬戶南京的能工巧匠,兩萬戶啊,不是人,兩萬家移民北京,帶來了很精湛的手工藝。譬如像景泰藍,就留在了北京,而且成為了北京的傳統工藝品。除了這兩萬戶,另外還有幾萬江南的工匠主要是江浙的,輪流在北京值班,輪換的,對北京的幫助是非常大的。所謂的九城十八門的北京城,最後建成於明永樂年間,永樂18年,它的建築質量比元大都高。咱們國家這個修城,明之前包括萬裏長城,都是土城。萬裏長城有多長,我小時候唱歌謠叫萬裏長城萬裏長,不對,羅哲文教授說它是十萬八千裏,歷朝歷代。只有到了明修的長城和北京城的城墻是磚墻,大城磚五十多斤一塊,很不容易的,費了大工夫。而且北京城市的設計、規劃、建築風格、審美觀念都和中原漢文化一脈相承。有趣的事,滿族在全心全意地學習漢文化的同時,把自身的許多特點也融進去了。今天的北京人北京市民裏邊究竟有多少滿族旗人的後裔?誰也說不清楚,這裏邊呢,有一個漢滿通婚的問題,但是更重要的是別的問題。最近一次全國人口普查,我們滿族在全國人口一下子十幾年之間翻了一番,變成一千多萬了,排老三,僅次於漢族、壯族,我們排老三。是我們滿族不講計劃生育嗎?只因為黨的民族政策進一步落實,他敢承認自己是滿族了,可見還沒有改的滿族還大有人在。

我們這個滿族大大的輝煌過,又大大的衰敗過,這股味很快難拿,讓人哭笑不得。這不說北京人嘛,北京人的文化程度比較高,這個文化不僅僅說的是課堂裏的數理化,不是。而是包括衣、食、住、行、婚喪嫁娶、禮節、禮貌,風俗習慣在內的大文化。明清兩朝全國各地進京趕考的讀書人,那時候叫舉子,累計不下一百萬人次,進士及第金榜題名的將近五萬人。也就說明朝是兩萬三千多,清朝兩萬六千多,可不是將近五萬人。這些進士雖然很多,都派到全國各地做官去了,但是也有相當一部分留到了北京,在北京工作,在北京做官。我說這五萬人,他可是明朝兩朝,他們不斷地充實著北京的士大夫階層。新中國成立以後,有更多的大學生在北京讀書,到北京讀書,畢業之後,留在北京的也不少。政府各個部門從全國各地抽調優秀幹部,企事業單位也從全國各地選拔人才,應該說新來的這些人,這些新北京人,大部分都是文化水平比較高的精英。不斷地擴大北京的知識分子階層。北京人有個特點,說出來不好聽,眼高手低。不過我這個還不完全想貶北京人。眼高手低,要一分為二。他畢竟還眼高,手經過鍛煉是可以提高的,怕的是眼低,眼要低了手怎麽也高不了。北京就擁有這麽一大批眼高手低的理論家、評論家、鑒賞家、美食家、球迷、影迷,北京的戲迷也如此。徽劇,安徽的徽劇進京,山東烤鴨進京,他們就是在北京這些眼高手低的美食家、評論家、鑒賞家,批評挑剔百般挑剔之下不斷提高的。現在也是如此,一出戲或者一本書,只要北京上海這兩個城市一叫好,就是全國水平的佳作。你看這眼高手低,他識貨呀。北京人還特寬厚,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不論你是什麽人,只要有一技之長,或者在某個地方小有名氣者,皆可稱爺。年紀輕輕的賈寶玉是寶二爺,歷經滄桑的老妓女賽金花,是賽二爺。暴發戶有錢的富翁是款爺。二道販子是倒爺。和尚道士是陀爺。蹬平板三輪車的是板爺。像我這樣耍嘴皮子的是侃爺。光膀子上大街的是膀爺。就連背插小旗的泥塑玩具還是兔爺呢,北京人不得了,北京人寬厚。

北京人還特懶,死要面子。八百年吃慣了皇糧,他不伺候人,在家賦閑他也不幹服務性行業。現在下崗大概對北京人有很大教訓。去年鬧非典對北京人也個教訓,一下子走了十幾萬小保姆,你不伺候人,伺候伺候自己吧。這歷史上,北京理財的靠“老西兒”,你們算算有多少山西人當財政部長。開飯館的靠山東,當年魯菜在北京是一統天下。三合縣的老媽,現在是四川安徽小保姆,彈棉花的是浙江人,當領導的是湖南人、四川人。北京人不當的,搞科技的,管電影的是上海人。北京人哪兒去了,你們琢磨,今天我不答這個事,不知道北京人哪兒去了。所以就有那麽個“山東兒”叫鄧友梅,此人吃了咱們北京五十年大白菜,他寫了個中篇小說,還獲獎了叫《那五》,挖苦北京人。“忘恩負義”。還有一個小老廣,叫中傑英,同樣吃了北京五十年大白菜,得吃多少,寫一出話劇叫《北京大爺》,挖苦北京人,說北京人大事做不來,小事不願做。北京人呢,還特神,市長開會討論什麽問題?這烤羊肉串冒煙,汙染環境。與此同時坐馬路牙子旁邊甩撲克牌的老爺子談論的是什麽?布什他如何競選連任總統。北京人神了,真是說不完的北京城,說不盡的北京人啊。

北京人、北京話、北京的環境、風俗習慣和北京人的心理素質都在不斷變化當中,所謂京味的嬗變我看有兩個方面。一是外來戶引起的,剛才我說了四大徽班進京,給乾隆皇帝祝壽然後留下了,這一點非常重要,留到哪兒了。留到這個文化層次比較高的這麽個京都,帝都。北京就給他們提供了博采眾家之長的機會,俗話叫開了眼了。全聚德的主人來自山東,可是這個烤鴨的烹調藝術,是在北京提高完成的。它也是經過同行業的競爭,經過百般挑剔,百年挑剔,才發展成為北京烤鴨的,這一宗飲食文化。北京這個地方,它可以提高很多東西。這裏我順便說一下,北京是個開放的城市,來者不拒,什麽都可以來,就像日耳曼民族進羅馬一樣,我文化水平高你來,你滿族來,來我把你同化了。涮羊肉的吃法來自滿蒙,你看那些涮肉館的名,東來順,西來順,北來順,都來順,又一順,它順什麽?順乎北京市場的競爭和北京人的口味,北京人高水平要求。一句話,長安居,大不易。要想在北京站住腳,你就得精益求精,不斷提高。我小時候我記得北京沒什麽戶口,誰來都行,你來呀,有本事你留下,你幹什麽都行,沒本事餓你三天不就回去了嗎。凡是外來的,跟北京的文化相結合適應了北京的要求,他站住腳了,他同時又改變著或者提高著北京的京味文化。清朝有一百位金科狀元,剛才我說到賽金花的丈夫洪文卿,他就是蘇州狀元,蘇州才子,一百位清朝的狀元裏頭,蘇州才子就占了16位,必然把江南的文化的精髓帶到北京,把他們的聰明才智帶進來。另一方面,北京的變化京味的變化是現代化引起的。這個我就不用細說了,今日北京已經不是老舍先生筆下的十裏城了,這個變化太大了。我小時候的北京連洋釘都不會造,不要說造汽車,造飛機了,造人造衛星,這才多少年,我還活著呢。我多大歲數,今年72歲。經濟建設改革開放給北京帶來的變化是巨大的,翻天覆地的,這個我不細說,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但是這麽多變化它並沒有破壞京味兒,而是大大地豐富了北京人的生活,也豐富了我們的創作素材,我相信今後會有人寫出更多更好的京味兒作品來,謝謝大家。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