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阿保·吃飽光下蛋的來亨雞

老爸從參考書上學會自製「孵蛋器」,用一個有玻璃門的小舊木櫃,裡面裝兩個燈泡用來發熱,還掛了個溫度計,用一個內裝酒精的簿金屬扁盒來自製「衡溫器」。酒精受熱扁盒膨脹,把一支小木棍推高,木棍把電線接觸點推開,燈泡就滅了;溫度下降後酒精扁盒一收縮,小木棍降下,電線一接觸通電,燈泡又亮起來發熱。如此一亮一滅,慢慢調得所需溫度,把二十幾個受精雞蛋放在箱子裡鋪好的毛巾上面,再擺了一小杯水以保持濕度,每天把蛋翻一翻,二十天左右就可孵出小雞來了。


幾個月下來,從那自製孵蛋器的小門,嘰嘰喳喳走出了二百多隻小雞來,搞到那木薯秆籬笆要闊大,雞屋也要加建。我外祖父忙不過來,還請了公司的一個園丁來幫忙,我們家後院成了私人養雞場。因為那是老爸特地去定購來的,專下蛋的全白色「來亨」(Leghorn)雞種,那是著名的下蛋機器,成長到會下蛋時,每隻雞每天都可生蛋,每天揀雞蛋就揀到手軟。全種植園的高級職員都知道我家有上等雞蛋,都跑來定「貨」。除了蛋雞「來亨」,也養少量「愛爾蘭紅」(Rhode Island) 和菜鴨蕃鴨。

可惜好景不長,突然不知從哪裡傳了雞瘟過來,措手不及,每天早上都死十幾隻雞,這次是挖洞埋雞就埋到手軟了。雖不至全軍覆沒,也只剩下二十來隻大命雞。從此以後,不敢再大量養雞了,只養那麼十來二十隻自用。

橡膠園裡的小孩都懂得充份利用橡膠。把普通氣球吹得如足球那麼大,紮實,再割點膠汁,均勻倒在水泥地面,乾後割成三四寸寬的長條,卷到氣球上,直到合適的厚度為止。不僅是一個彈性很好的足球,還是全天候不怕濕水的足球,很適合光腳板踢,唯一缺點是用不到一星期就漏氣。 

當年有一位爪哇婦人,住在他們自己開墾出來的河谷地,她經常帶了些香蕉芒果等水果來賣給我們,她也種了些水稻,我們經常和她買新收的穀子。把穀子拿去縣城的「米較」(碾米廠)碾成新米,碾下的米糠還可拿來喂雞鴨。每到水稻收成的季節,逢假日我們全家都「單車遠足」,到那河谷小村去幫忙她收割那小小的水稻田。


在我們那個省,馬達人收割稻子和中國農村一樣,是用小鐮刀齊根割了,然後在大木桶上打穀;爪哇人是用特製的小刀片,只割下稻穗(可惜找不到那割稻刀的圖片),一紮紮掛在屋檐下晾晒。要煮飯時才舂米,那新鮮舂出的米煮的飯,香味四溢,加上一些椰汁辣菜(Gulai)等。哦呵!

種植園的「山頂」生活,雖然沒有城市的繁華,但簡單快樂,不感到艱苦。那時當然沒有電視和洗衣機,到後期有了一個冰箱,也是點煤油燈制冷的那種老古董。有冰箱當然玩自製冰棍,做cendol(珍多冰)等玩藝。那幾年的生活,的確回味無窮。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睡夢中還常會回到膠林樹下小溪邊,隱約還聽到那爪哇敲擊樂的叮咚聲。時光真能倒流多好!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