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5)

小坡由猴兵手裏搶過一條木棍,對張禿子說:“走啊,幫助南路的兵去啊!”

張禿子上了戰馬,帶著衛隊和一些馬兵,隨著小坡往南殺。一會兒就和他們自己的兵合在一塊,小坡手掄木棍,沖上前去,眾猴兵齊聲吶喊,跟著往前殺。狼兵是一聲不出,死往上攻。小坡的木棒東掄西打,口邦,口邦,口邦!在狼頭上亂敲。狼們一點不怕,鉤鉤著眼睛,張著大嘴,往前叼猴兒的腿。

猴兵退了三次,進了三次,雙方誰也不肯放松一步。

小坡正打得高興,忽然背後大亂,回頭一看,可了不得啦!北方的狼也攻上來,把他們夾在中間,跟著,東西兩面的狼兵也上來了,把猴兵團團圍住,沒法逃生。小坡閉上眼睛,雙手掄木棍,只聽見口邦,口邦,口邦,口邦亂響,不知到底打著誰了。張禿子也真急了,把王冠也扔了,一手拿著一枝木棍亂掄。掄了一會兒,哼!跨下的山羊被狼叼了去;幸而跳得快,還沒倒在地上。小坡呢,掄著掄著,手中的木棍碎了!睜眼一看,四面全是狼,全紅著眼睛向他奔。小坡也有點心慌了,東遮西擋的不叫狼咬著。“張禿子!咱們怎麽辦呢?!”張禿子還掄著木棍,喊:“換片子啦!”

這樣一喊,忽然狼也沒有了,山也沒有了,樹也沒有了,張禿子也不是猴兒了,依然是張禿子。

遠遠的嗗拉巴唧一瘸一拐的來了。

16、求救


小坡和張禿子坐在地上,張著嘴喘氣,誰也說不出話來。嗗拉巴唧跑過來,坐下,一聲不發;只由張禿子臉上把眼鏡摘下來,他自己戴上。三人這樣坐了好久,每人出了幾身透汗,張禿子說了:

“嗗拉巴唧!你還算個好人?好好的款待你,你反倒變成狼王,搶我的王宮!”

嗗拉巴唧的眼珠轉得很快,帶出很驚訝的樣兒,說:“我什麽時候變狼來著?你怎麽知道我一定變狼?就是我愛變著玩吧,什麽不可以變,單單的變狼?嗐!”

“大概是狼王變成嗗拉巴唧,詐進了王宮,嗗拉巴唧並不知道。”小坡給他們調解:現在咱們已經換了片子,就不用再提那些事了!”

張禿子慢慢的站起來,瞪了嗗拉巴唧一眼,說:“小坡,再見吧!我還是回狼山去!”

“你?一個人去打狼?”

“非報仇不可!非奪回王宮不可!”張禿子晃著禿腦袋,似乎有作王的癮頭兒。

“你打得過他們嗎?”小坡還沒有忘記狼兵的厲害。“我自有辦法!我也會變成嗗拉巴唧,去和狼王交朋友,乘冷不防咬下他一個耳朵來!”

小坡雖然以為張禿子的計劃不甚光明正大,可是很佩服他有這樣的膽量。

嗗拉巴唧委委屈屈的叨嘮:“你也嗗拉巴唧,他也嗗拉巴唧,誰也不來幫助幫助嗗拉巴唧!”他捶了胸口兩下,捶出許多怨氣。

小坡看他怪可憐的,趕緊說:“我幫助你,嗗拉巴唧!不要發愁啊,愁病了又得吃藥了,多麽苦哇!”

嗗拉巴唧聽了這片好話,更覺得委屈了,落下好多大顆的眼淚來,摘下草帽來接著,省得落在衣服上。

小坡看他哭了,自己也好似有點難過,也紅了眼圈。“再見,小坡!”張禿子挺著胸脯兒就走,也沒招呼嗗拉巴唧一聲兒。

“我說,張禿子,咱們學校裏見啦!”小坡說。“不用再提學校!作了猴王還上學?”

“先生要問你呢?要給你記過呢?”

“給我記過?帶些猴兵把學校拆了!”

“你敢!”小坡也立起來。

“你看我敢不敢!”張禿子一邊說一邊走。

“好啦,等著你的!看先生不拿教鞭抽你一頓好的才怪!”

“不怕!不怕!”張禿子回頭向小坡吐了吐舌頭。“愛怕不怕!破禿子,壞禿子,猴禿子!”小坡希望張禿子回來,和他打一場兒:可是張禿子一直走下去,好像很有打勝狼王的把握。

小坡看張禿子走遠啦,問嗗拉巴唧:“你剛才上那兒了?叫我各處找你!”

“我上那兒了?你上那兒啦?我問你!”嗗拉巴唧撅著乖乖說。

“我上狼山找你去啦!”

“我上虎山找鉤鉤去啦!”

“找著了她沒有呢?”

“找著她,我正在這兒幹什麽,糊塗!”

“老虎把她留下了?”小坡忍著氣問。

“鉤鉤自己不願意回來!”嗗拉巴唧把草帽一歪,倒出一汪兒眼淚,然後又接好,新落比花生米還大的淚珠兒。“這麽說,不是老虎的錯兒了?”

“那還能是鉤鉤的錯兒嗎?”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