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團越來越大。星期四那天,據報告右舷當班的兩名水手不見了。星期五那天,助理木匠失蹤了。星期六晚上又發生了一件怪事,它雖然是小事,卻為我了解船上正在發生的事提供了線索。

當時大概是子夜,我剛好在掌舵輪。我看見船長抓著服務生的腿把他橫扛在肩上,摸著黑向船尾走來。服務生是一個開朗的小個兒小夥子。他歡快的性格已使我喜歡上他。於是我饒有興趣地觀察著,看船長要對他干些什麽。到達船尾之后,比爾古船長戒備地朝四周張望了一會兒,然后就把那小夥子丟進了海里。那小夥子的頭在波濤的磷光中浮沈了一會兒。船長朝他砸過去一只靴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然后就下到船艙里去了。

謎底就在這里!是船長把水手們扔下海去的。第二天早晨,我們又像往常一樣在早餐桌邊見了面。

“可憐的小威廉掉到海里去了。”船長一邊說,一邊抓起一塊船上的熏肉,開始用牙齒撕咬,好像真有意要吃它似的。

“船長,”我非常激動地說,一邊用餐刀狠狠地戳一條面包,簡直要把面包戳爛了——“是你把那孩子扔下海的!”

“是我,”比爾古船長說,他突然變得鎮定了,“他們都是我扔下海的,我還準備把其他人也扔下去。聽著,布洛哈德,你年輕有力、雄心勃勃而且值得信任。我想和你交個知心朋友。”

現在完全的平靜籠罩了我們。他走向一個櫃子,在里面翻了一陣子,抽出一張退了色的黃色羊皮紙,然后把它攤在桌上。那是一張地圖或海圖。它的中心有一個圓圈,圓圈中央有一個小點和字母T。圖紙的一端標著字母N,與它相對的另一端標有字母S。

“這是什麽?”我問道。

“你猜不出來嗎?”比爾古船長說道,“這是一個荒島的地圖。”

“啊!”我突然靈機一動,答道,“N表示北方, S表示南方。”

“布洛哈德,”船長說著用力敲了一下桌子,致使餐桌上的一條面包蹦跳了三四次,“你說對了。我原來還沒想到這點哩。”

“字母T代表什麽呢?”我問道。

“代表財寶,埋藏在那里的財寶,”船長說,他把地圖翻過來讀背面的說明,“T點表示埋財寶的確切地點,財寶共計五十萬西班牙金幣,用一口褐色皮衣箱埋在沙子里。”

“那寶島在哪里呢?”我欣喜若狂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船長說,“我準備沿各緯度線來回尋找,不找到決不罷休。”

“在找的同時該做些什麽呢?”

“與此同時,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減少水手的人數,人越少各人分到的錢就越多。沒錯,就這麽著,”他表現得那麽直率坦白,讓我一下子愛上了他,盡管他有不少缺點,“您願和我一起干嗎?我們要把他們全都扔到海里去,留廚師到最后,然后把財寶全挖出來,那我們下半輩子就什麽都不用愁了。”

讀者朋友,假如我答應了他,那你會責罵我嗎?我當時是那麽年輕、熱心、雄心勃勃,充滿了美好的希望和孩子似的熱情。

“比爾吉船長,”我握住他的手,說,“我聽從您的吩咐。”

“好,”他說,“現在你到水手艙去,看看那些家夥在想些什麽。”

我於是去了水手艙——船前部的一間陳設樸素的艙房,里面鋪著一塊粗糙的地毯,擺著幾把簡陋的扶手椅、幾張書桌、一個造型簡單的痰盂和幾張帶藍綠相間的屏風的小鋼床。現在是星期天早晨,水手們大多是穿著睡衣坐在那兒。

我一進去他們就站了起來並向我致意。

“先生,”副水手長湯普金斯說,“我認為我有責任告訴您,水手們有極大的不滿情緒。”

有幾個水手點了點頭。

“大夥兒對老是有水手掉進海里很不滿,”他繼續說,因無法抑制的激動而提高了聲調,“這絕對是荒唐的,先生,要是您不在意的話,我就實話告訴您,大夥兒很是反感。”

“湯普金斯,”我嚴厲地說,“你必須明白,我的身份不允許我聽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我返回到船長那兒。“我覺得水手們想謀反。”我說。

“好,”比爾吉船長一邊說,一邊摩拳擦掌,“那會叫他們多數人喪命的,當然,”他沈思著補充說,一邊從尾艙寬大的老式舷窗望出去,看著南大西洋洶湧的波濤,“我估計海盜隨時可能來襲,那會干掉他們不少的。不過,”——他按一下鈴把服務生召了來——“請叫湯普金斯先生來一下。”

“湯普金斯,”副水手長一進來,船長就說,“請你站到櫃子上面,把頭伸出尾舷窗看看,然后告訴我你對天氣狀況的高見。”

“好的,好的,先生。”那個頭腦簡單的水手回答說。我和船長默默地會心一笑,交換了一下眼色。

湯普金斯站到櫃子上,把頭和肩膀伸出了舷窗。

我們每人抓起他的一條腿往外一推。我們聽見了他墜入海中的聲音。

“湯普金斯好辦,”比爾吉船長說,“對不起,我得把他的死記入航海日志。”

“沒錯,”他緊接著繼續說,“要是他們叛亂,那可就幫大忙了。我猜他們會的,遲早的事兒。這通常都會發生的。不過在我們與海盜遭遇之前,我得暫停行動,以免挑起叛亂。同時呢,布洛哈德先生,”他說著站了起來,“要是你能每個星期再丟那麽一兩個下去,我會萬分感激的。”

三天之后我們繞過了好望角,進入了海水如墨的印度洋。我們現在的航線呈“之”字形,而天氣又是那麽好,我們在一平如鏡的海面上以瘋狂的速度蜿蜒而行。

第四天一艘海盜船出現了。讀者朋友,我不知道你是否曾見過海盜船。即使最勇敢的人見了它都會心寒。它整個兒是漆成黑色的,一面黑旗掛在桅桿尖上,大大小小的帆也是黑色的,在甲板上肩並肩操練的海盜們也是一色的黑衣。只有船首赫然寫著“海盜船”三個白色大字。它一出現我們的水手顯然就被嚇住了。那種架勢連狗看了都會害怕的。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