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航海,真奇怪得很,一點兒風浪也沒有,現在船已到了煙臺了。煙臺港同長崎門司那些港埠一些兒也沒有分別,可惜我沒有金錢和時間的余裕,否則上岸去住他一二星期,享受一番異鄉的情調,倒也很有趣味。煙臺的結晶處是東首臨海的煙臺山。在這座山上,有領事館,有燈臺,有別莊,正同長崎市外的那所檢疫所的地點一樣。沫若,你不是在去年的夏天有一首在檢疫所作的詩麽?我現在坐在船上,遙遙的望著這煙臺的一帶山市,也起了拿破侖在嬡來娜島上之感,啊啊,飄流人所見大抵略同,──我們不是英雄,我們且說飄流人吧!

山東是產苦力的地方,煙臺是苦力的出口處。船一停錨,搶上來的兇猛的搭客,和售物的強人,真把我駭死,我足足在艙裏躲了三個鐘頭,不敢出來。

到了日暮,船將起錨的時候,那些售物者方散退回去,我也出了艙,上船舷上來看落日。在海船裏,除非有衣擺奈此的小說《默示錄的四騎士》中所描寫的那種同船者的戀愛追逐之外,另外實沒有一件可以慰遣寂寥的事情,所以我這一次的通信裏所寫的也只是落日,Sun Setting,Abend Roete,etc.,etc.,請你們不要笑我的重復!

我剛才說過,煙臺港和長崎門司一樣,是一條狹長的港市,環市的三面,都是淺淡的連山。東面是煙臺山,一直西去,當太陽落下去的那一支山脈,不知道是什麽名字?但是我想這一支山若要命名,要比“夕陽”“落照”等更好的名字,怕沒有了。

一帶連山,本來有近遠深淺的痕跡可以看得出來的,現在當這落照的中間,都只染成了淡紫。市上的炊煙,也蒙蒙的起了,便使我想起故鄉城市的日暮的景色來,因為我的故鄉,也是依山帶水,與這煙臺市不相上下的呀!

日光沒了,天上的紅雲也淡了下去。一陣涼風吹來,忽使人起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哀感。我站在船舷上,看看煙臺市中一點兩點漸漸增加起來的燈火,看看甲板上幾個落了伍急急忙忙趕回家去的賣物的土人,忽而索落索落的滴下了兩粒眼淚來。我記得我女人有一次說,小孩子到了日暮,總要哭著尋他的娘抱,因為怕晚上沒有睡覺的地方。這時候我的心裏,大約也被這一種Nostalgia籠罩住了吧,否則何以會這樣的落寞!這樣的傷感!這樣的悲愁無著處呢!

這船今晚上是要離開煙臺上天津去的,以後是在渤海裏行路了。明天晚上可到天津。我這通信,打算一上天津就去投郵。願你與婀娜和小孩全好,仿吾也好,成均也好,願你們的精神能夠振刷;啊啊,這樣在勉勵你們的我自家,精神正頹喪得很呀!我還要說什麽!我還有說話的資格麽!(十月七日晚八時煙臺艙中)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