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龜因為昨天朋友不讓他把話說完就走開,今天卻又來說,心中不大樂意,就簡簡單單的向雁鵝說:“兄弟,為時還早。”

 說了把頭縮縮,眼睛一閉,就不再開口了,雁鵝無法,又只好走開。

 第三天,蘆葦塘內果然起了大火,雁鵝不忍拋下他的朋友獨自飛去,就來想法救他朋友。要這烏龜口銜一木,兩只雁鵝各銜一頭,預備把這烏龜帶出危險區域,到北海去。這時烏龜明白事情十分緊急,不得不同意這兩個朋友建議,就說,“一切照辦,事不宜遲。”

 他們把樹枝尋覓得到以後,就教烏龜如法試試。臨動身時,兩只雁鵝且再三囑咐:“小心一點。不可說話!”

 烏龜當時就說:

 “我又不是小孩,難道懸在半空,還說話嗎?我不開口,只請放心!”

 兩只雁鵝於是把木銜起,直向北海飛去。

 他們經過西苑時節,西苑許多小孩,見半空中發生了這種希奇事情,皆擡起頭來,向空中大笑大嚷:“看雁鵝搬家,看烏龜出嫁!”

 雁鵝心想:“小孩子,遇芝麻大小事總得大聲喊叫,不算回事,”仍然向東飛去,不管地下事情。烏龜也想:“童婦之言,百無禁忌,”裝作毫無所聞,不理不睬。

 又飛一陣,到海甸時,又為小孩子看到,大聲叫喊。一行仍然不理,向東飛去。

 到了城中,又有小孩喊叫如前。這些小孩,全皆穿得十分整齊,還是正規小學生。

 烏龜就想:“鄉下小孩不懂事情,見了我們搬家,大驚小怪,自不出奇。你們城中小孩,每天有姑媽教員為說故事,見多識廣,也居然這樣子大驚小怪!”正想說:“你們教員,教你們些什麽東西?縱是搬家出嫁,同你地下小孩有甚關系,也值得大驚小怪?”話一出口,身子就向下直掉。

 說到這里,那穿青衣的人,正預備說以下事情,那時手中煙卷已完事了,準備掉換一枝煙卷。我覺得這故事十分動人,不知道這烏龜究竟掉到什麽地方,是死是活,替它十分擔心,忘了先前約束,就插口問:“以後呢?”

 我可發誓,我只問那麽一句,那穿青衣的人,就只為我插嘴說過那麽一句話,即刻就生起氣來了。他顯出極不高興的神氣,向我說道:“為什麽問這種蠢話?以後的事誰清楚?我囑咐不許打岔,你又打岔。看你意思,我說到末尾,你一定還會要問:那這故事,你既不是雁鵝,你又打哪兒來的?你別管我是雁鵝不是。我說故事,從來就不高興人家這樣質問!”

 我就趕忙分辯,說明一切出於無心,請他原諒。這穿青衣的人只自顧自己把話說完以後,不管我所說的是什麽,似乎依然還很不高興我,把煙卷燃好,就向蘆葦那邊揚揚長長大模大樣走去了。我看他走去時,還以為他不會那麽認真,就很好笑的想著:“你那種走路方法,倒真象一只雁鵝,或同雁鵝有點親戚關系。”

 可是他當真走了。我還很擔心那個好脾氣烏龜,想知道這讀過許多中國舊書的烏龜,因為一時同小孩子生氣,得到什麽結果。又想知道這兩只雁鵝,見到烏龜跌下以後,是不是還想得出方法援救這個朋友。我願意這故事那麽快樂有趣的結束,就是這烏龜雖然在半空中向下跌落,近地面時卻恰恰掉在一個又暖和又體面正好空著的鳥巢里。那鳥巢里最好還應當有幾本古書,盡它在那里讀書,等候那兩只雁鵝各處找尋,尋覓到第三天才終於發見了它。可是自己那麽打算可不行,這結局得由那個穿青衣的人口中說出,我才能夠放心。

 我於是趕忙追過去,請他慢走一點,為他道歉,且同他評理。

 “朋友,朋友,你不應當為這點小事情生氣!你不正說過那烏龜因為對城市中小孩子生不必生的氣,從半空中就摔下去了嗎?你若為一句話見怪,也不很合理!”

 我一面那麽說,一面心里又想:“你若把故事為我說完事,你即或就是那兩只雁鵝中任何一只,我下次見著你時,也不至於捉你。”

 但這個人顯然不願意再繼續我們的談話,他頭也不掉回,就消失在蘆葦里去了。

 我再走過去一點,傍近蘆葦時,蘆葦深處只聽到勾格一聲,接著是兩只大翅膀扇著極大的風。舉起一個黑色的東西,從我頭上飛去。我原來正驚起一只大雁。我就大聲喊叫那個說故事的朋友。等了許久,里面還無回答。蘆葦靜靜的,一點兒聲音也沒有。再過去一看,蘆葦並不多,蘆葦盡處前面就是一片水。並沒有什麽捕魚的人,絕對沒有。我想想,這事古怪。

 我很懊悔為什麽不抓它一把,把這只大雁捉回家去,請求它把故事說完。請求不成,就餓它三五天,水也不讓它喝,逼迫它把這故事說完。

 獵鳥人說到這里時,望望大家,怯怯的問:“你們不覺得這只雁鵝很聰明嗎?”接著又說:“我因為相信那個穿青衣的人就是那只大雁,相信它會說故事,相信它下面還有故事,就只為了我要明白那個故事的結果,我才決定作一個獵人,全國各處去獵鳥。我把它們捉來時,好好的服侍它們,等候它們開口,看看過了十天半月,這一位還是不會說什麽,就又把它放走了。你們別看我是一個獵鳥專家,我作了十六年的獵人,還不曾殺死過一只麻雀!為了找尋那會說故事的雁鵝,我把全國各省有雁鵝落腳的澤地都跑盡了。你們想想,若我找著了它,那不就很好了嗎?”

 這專家把故事說完時,他那麽和氣的望著眾人,好象要人同情他的行為似的。“為了這只雁鵝,我各處找尋了十六年,”他是那麽說的,你看看他那分樣子,竟不能不相信這件事是當真的,不是憑空捏造的。

 為張家小五輯自《五分律》

 一九三三年初作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