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古都》3.2 和服街

「……」

「你不討厭吧?」太吉郎懦怯地說。

「……」秀男執拗地一聲不言。

「秀男!」宗助忍無可忍,「快答話呀!這樣多不禮貌啊!」

「嗯。」秀男還是沒有抬臉,「我也是個手藝人,難得讓我來看看佐田先生的圖案,我覺得這可不是一件一般的活計。是千重子小姐的腰帶啊!」

「對呀。」父親點了點頭,可又納悶,覺得秀男的態度有點異常。

「不行嗎?」太吉郎再叮問了一句,聲音也放粗了。

「很好。」秀男穩重地說,「我沒說不行呀!」

「你嘴上不說,心裡卻……你的眼睛告訴了我。」

「是嗎?」

「你說什麼……」太吉郎站起來扇了秀男一記耳光。秀男沒有躲閃。

「您儘管打吧。我連做夢也沒認為佐田先生的圖案不好呀!」

許是挨了打的緣故吧,秀男的臉反而顯得更有生氣了。秀男挨了耳光,連摸也不摸一下他那被扇紅了的半邊臉,還向太吉郎表示道歉:

「佐田先生,請您原諒。」

「……」

「您生氣了?不過,這條帶子還是讓我來織吧。」

「好吧。我本來就是來拜託你們的嘛。」

於是,太吉郎極力使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說:

「請你原諒。我都這把年紀了,還這樣子,實在抱歉。打人的手很痛啊……」

「若是借我的手去打就好了。手藝人的手,皮厚。」

兩個人都笑了。

然而,太吉郎內心那股子抵觸情緒卻還沒有完全消失。

「我已經想不起來多少年沒打過人了。——這回多蒙你原諒。不過,秀男,我還想問問你,當你看到我的腰帶圖案時,為什麼表情顯得那樣古怪。你能不能跟我直言呢?」

「嗯。」秀男又沉下臉來,「我還年輕,加上又是個手藝人,不是那麼識貨。您不是說這是隱居嵯峨尼姑庵里畫出來的嗎?」

「是啊,今天還要回庵去呢。對了,還要待半個月左右……」

「算了。」秀男加強語氣說,「您回家不好嗎?」

「在家裡安不下心來啊。」

「這條腰帶花樣畫得那樣花哨,那樣鮮艷,我為它的無比新穎而感到吃驚。我心想:佐田先生怎麼會畫出這樣美的圖案來呢。因此全神貫注地欣賞……」

「……」

「畫面雖然新穎、有趣,可是同溫暖的心卻不大協調,不知為什麼,彷彿給人一種荒涼的病態的感覺。」

太吉郎臉色蒼白,嘴唇顫抖,說不出話來了。

「無論在怎樣冷清的尼姑庵里,佐田先生也不至於被狐狸精纏身吧……」

「唔。」太吉郎把那幅圖案拉近自己膝旁,看得出神。

「對……你說得好。年紀輕輕的,卻很有見地啊。謝謝……讓我再好好考慮,重畫一幅。」太吉郎說著趕忙把畫稿捲起來揣在懷裡。

「不,這樣就很好。織出來感覺就不同了,水彩和染絲的顏色也……」

「謝謝。秀男,你能把這張畫稿拿去,給我織成某種顏色,用來表達我對女兒的溫暖的父愛之情嗎?」

太吉郎說罷,匆匆告辭,走出門去了。

門前流過一條小河,是具有濃厚京都色彩的小河。岸邊的水草也以固有的姿勢向水面傾斜。岸上的白牆,可能就是大友的家。

太吉郎伸手到懷裡,把拿張腰帶畫稿揉成小團,扔到小河裡去了。

丈夫突然從嵯峨掛來電話,說要她把女兒帶來,去御寶[御寶,京都仁和寺的別稱。]賞花。阿繁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她從來沒有跟丈夫去賞過花。

「千重子!千重子!」阿繁像求助似的呼喚女兒,「爸爸來電話了,你來接一下……」

千重子來了,她把手搭在母親肩上,一邊接電話。

「是,我和媽媽一起去。請您在仁和寺前面的茶館等我們。好的,盡量快點……」

千重子放下電話,望著母親笑了。

「是邀我們去賞花嘛,可媽媽您也真是的。」

「干嗎連我也叫去呢?」

「因為御寶的櫻花現在正盛開……」

千重子催促半推半就的母親走出店鋪。母親還有點莫名其妙的樣子。

以城裡的櫻花來說,御寶的明櫻和八重櫻是屬於晚開的,也許是京都的櫻花依依不捨離去吧。

一進仁和寺的山門,只見左手的櫻花林(或許是櫻花園)開滿一簇簇櫻花,把枝頭都壓彎了。

然而,太吉郎卻說:「哦,這可不得了。」

原來,在櫻林路上擺著成排的大折凳,人們喝呀唱的,吵吵嚷嚷,弄得亂糟糟的。還有些鄉下老太婆興高采烈地跳著舞,也有的醉漢打起震耳的鼾聲,從折凳上滾落下來。

「這成什麼體統!」太吉郎有點掃興,就地站住了。他們三人終於沒有走進花叢。其實,御寶的櫻花,他們老早以前就很熟悉了。

在深處的樹叢中,燃燒著賞花客扔下的垃圾,白煙在繚繞上升。

「咱們找個清靜的地方溜溜吧,繁。」太吉郎說。

他們剛要往回走,只見櫻花林對面、高松樹下的折凳旁邊,有六七個朝鮮婦女身穿朝鮮服裝,敲著朝鮮大鼓,跳起了朝鮮舞。這邊的情景遠比那邊的要幽雅得多。透過松林的綠葉縫間,也可以窺見山櫻的花。

千重子停下腳步,欣賞了一會兒朝鮮舞蹈。

「爸爸,還是找個清靜的地方好啊。植物園怎麼樣?」

「是啊,那邊可能會好一點。御寶的櫻花只要看上一眼,也就算領略到春天的大自然景色啦。」太吉郎說著走出山門,乘上了汽車。

植物園從今年四月起重新開放。開往植物園的新辟電車,從京都車站頻頻開出。

「植物園也擁擠的話,咱們就到加茂川岸邊走走吧。」太吉郎對阿繁說。

汽車在滿目嫩嫩葉的市街賓士。古色古香的房子,看上去要比新建的樓房更襯托出嫩葉的勃勃生機。

植物園射門前的林蔭道起,就顯得寬廣明亮。左邊就是加茂川的堤岸。

阿繁把門票掖在腰帶里。開闊的景緻使她的心情豁然開朗。在批發商店街看見的山,也僅僅是其中一角。何況阿繁很少出店鋪走到馬路上來呢。

走進植物園,只見正面噴泉四周開滿了鬱金香。

「這種景色已經失去了京都的情調,難怪美國人要在這兒蓋住宅了。」阿繁說。

「喏,最裡頭就是。」太吉郎答道。

來到噴泉附近,春風輕輕吹拂過來,四處飛濺起小小的水沫。噴泉的左邊,修建了一間相當大的鋼筋玻璃圓屋頂溫室。他們三人沒有進去,只是隔著玻璃觀賞各種熱帶植物。因為他們散步的時間很短。路的左邊,挺拔的雪杉正在抽芽。下層的枝椏貼近地面伸展開去。它雖是針葉樹,但那新芽卻悠悠的翠綠,一般來說是不會使人聯想到「針」字的。它和唐松不同,不是落葉松。假使是落葉松,是不是也有令人著迷的嫩葉呢?

「我與大友先生的公子說了一通哩。」太吉郎沒頭沒腦地說,「不過,他的手藝比他父親棒,目光也很敏銳,能夠看透人家的心思。」

太吉郎喃喃自語,阿繁和千重子當然不會十分明白他說的什麼。

「您看見秀男先生了嗎?」千重子問。

「聽說他是個紡織能手哩。」阿繁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因為太吉郎向來討厭人家刨根問底。

從噴泉右邊往前走到盡頭,向左拐就是兒童遊戲場。頻頻傳來了孩子們的嬉戲喧鬧聲。草坪上還堆放著許多小玩意兒。

太吉郎他們三人從樹蔭下向右拐,出乎意料地下到了鬱金香園。滿園怒放著鬱金香,美得幾乎使千重子叫喊起來。有紅的、黃的、白的,還有黑茶花般的深紫色,而且都很大,在各自的園地的爭艷鬥麗。

「嗯,就用鬱金香了作新和服的圖案吧。只是還嫌俗氣點,不過……」太吉郎也嘆了一口氣。

如果把抽滿嫩芽的雪杉下層的枝椏比作孔雀開屏,那麼,又該把這裡的花團錦簇、競相怒放的鬱金香比作什麼呢?太吉郎邊想邊繼續觀賞著。彷彿空氣也染上了絢爛的色彩,直滲到人們的心間。阿繁同丈夫保持一定的距離,緊挨著女兒身旁。千重子心裡覺得好笑,臉上卻沒有表露出來。

「媽,白鬱金香園前面那堆人,好像是在相親哩。」千重子向母親竊竊耳語。

「噢,可能是吧。」

「咱們去看看吧,媽。」

母親被女兒拽著袖子走。

鬱金香園的前面有噴池,池中有鯉魚。

太吉郎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近去看鬱金香的花。他彎下身子,幾乎碰到花叢,飽覽了一番,然後折回母女跟前,說:

「西方的花再嬌艷,也會看膩的。爸爸還是覺得竹林好。」

阿繁和千重子也站了起來。

鬱金香園是塊窪地,四周有樹叢圍著。

「千重子,植物園是西式庭園嗎?」父親問女兒。

「這不太清楚。不過,好像有點西方的味道。」千重子回答說,「為了媽媽,咱們再多待一會兒好嗎?」

太吉郎無可奈何,又在花叢中走起來。

「佐田先生……沒錯,是佐田先生。」有人喊道。

「啊,是大友先生。秀男一道來了嗎?」太吉郎說,「沒想到會在這兒……」

「可不,我也沒想到……」宗助說著,深深鞠了一躬。

「我很喜歡這裡的樟樹林蔭道,一直等待植物園的重新開放。這些樟樹都有五六十年了。我們是信步走過來的。」宗助又抱歉說:「前些日子,我孩子太不懂禮貌了……」

「年輕人嘛,沒什麼。」

「你是從嵯峨來的?」

「唔,我是從嵯峨來的,阿繁和千重子從家裡……」

宗助走到阿繁和千重子跟前,向她們寒喧了一番。

「秀男,你看這鬱金香怎麼樣?」太吉郎多少帶點嚴肅的口吻說。

「花是活的。」秀男再次愣頭愣腦地說了一句。

「活的?不錯,的確是活的。不過,花太多,都已經有點看膩了……」太吉郎說罷,把臉扭向一邊。

花是活的。它的生命雖然短暫,但活得絢麗奪目。來年再含苞、開花——就像大自然一樣充滿生機……

太吉郎彷彿又挨了秀男一悶棍似的。

「只怪自己目光短淺呀。我雖然不喜歡用鬱金香做和服和腰帶的圖案,但是出自名家的手,即使是鬱金香圖案,也會有長久的生命。」太吉郎的臉依然扭向一邊,「就以古代書寫斷片來說也一樣,再也沒有比這古都的更古老了。這麼美的東西,卻沒人願意去畫,只是臨摹。」

「……」

「就拿樹來說吧,也沒有什麼古樹比這京都的更古老的了,不是嗎?」

「我的話沒有那麼深奧,我每天嘎噠嘎噠地操作織機,沒想過這麼深奧的問題。」秀男說著低下了頭,「不過,比如說吧,令媛千重子小姐要是站在中宮寺或者廣隆寺的彌勒佛爺前面,她不知要比佛爺美多少倍呢!」

「這話你說給千重子聽,讓她也高興高興吧。不過,這比喻太不敢當了……秀男,我女兒會很快變成老太婆的。會很快的。」太吉郎說。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