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裝飾顯然著裙不著褲, 而裙又極短,膝以下全露出,纏著黑漆細藤數十圈。頭上包黑布,竟有尺多高,有點使人想到城隍廟中的地方鬼。每走過一二家茅屋的門前,就有這樣的女人停著工詫異地望望我。我想起來此的目的了,遇著一個男子就問學校所在的地方。誰知他全不懂,回答的話,我也莫明其妙,這真是走到怪地方遇到怪人了。他短衣著褲,像一個漢人,嘴唇紅得可怕,如同剛才吮過生血,頭上包的黑帕,餘剩一短節,從耳邊斜翹在頭上,看起來很威風。然而,他卻和善,竟會意地把我引到一座木建樓房的門前,這地方是在斜坡的那面,正是我要找尋的洋學堂了。天主教堂和小學校英文的招牌都掛在一塊兒。由門口就可以望見樓上樓下有桌椅成列的講堂,靜悄悄沒個人。我便走了進去, 一個白衣的洋修女,推開辦公室的門出來,我便用英文簡單地說明來意。她從頭到足的端詳我,一面說“今天是禮拜哩。”及   到聽完,便答道:

“是的,要一個教員,但要懂得加青①話哩,這里的學生沒一個支那人。”

昨夜費心謄好的信,所用的精力都等於零了。要不是這女人在面前,真想抽出信來撕個粉碎。

“傻子,你又上當了!  ”暗暗罵我自己。

 

①加青族即野人,滇人則稱為山頭,加青系緬語,英人譯為 Kachin,野人山則為 Kachin Mountain。

 

 

這法蘭西的修女將有四十歲的光景,做一副母親那般慈祥的臉,叫我到廚房的廊下去喝茶,吃麵包,這因為我隨口應她說是住在山那面谷底的村子,就忽然這樣地加以款待。她十分高興地說:

“叫你的姐姐妹妹來這里聽聽福音哪!  ” “呃呃。”

我由嚼著幹麵包的嘴里,發出含糊的不置可否的聲音。  她以為我真的有姐姐妹妹,真的同意她的邀請了,便做模做樣地說:

“願上帝賜福她們呵!  ” 又去取兩個麵包出來。

動身時,她叫一個加青的修女,拿一塊銀角子形式的東西, 用線系在我頸邊的衣鈕上。並吩咐以後常常來,總要早一點, 才趕得上做禮拜的。

我說一聲謝謝就去了。

下山的路上,我自嘲地想著,今天沾了你的姊姊妹妹的光了,明天你這漂泊者又怎樣活下去呢? 把胸前掛的銀角子取下看,一個莊嚴面孔的女像現在上面,大約就是所謂聖母瑪麗亞吧……不知值得幾文錢? ……總能換一些吃的東西哩。……

除了疲倦,心是空空洞洞的了。足軟,山路已不像來時走著那般的上勁。

在路邊堆積的落葉上坐著息氣,照例取出衣袋中的小朋友來,在它們的身上發泄我胸中的郁悶。

每寫起一條目前繼續活在人世的設計,就跳出一個搗亂小鬼似地難題,阻塞著出路。

我寫,我要在這一帶山林中做一個樵夫,砍柴到山下去賣, 下雨也不躲懶,積著錢,又可以走了,而且要走得遠遠的。後面更加以想像結局美滿的描畫。但馬上想著沒有那重要的家夥──斧頭,於是不留情,把寫起的一筆鉤銷了。

我又寫,我在這山里做獵人追逐野獸的快樂,同樣,又被沒獵槍的感覺塗抹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