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衛·保護才能~寫作界口耳相傳的“寫作聖經”(27)

對話——李牧/陳衛 4

李牧:在這個問題上,佛教思考得是比較多的,就像和父母的關系一樣,我覺得是一種緣分。你可能是一個高僧的轉世,只是通過父母的身體產生了你,他們養育了你,應該說這只是一種緣分,如果能這麽看的話,也許我們跟父母的關系可以看得更客觀一些。

陳衛:這種感覺我可以一聽,但是不能夠給我安慰。

李牧:佛教裏面講到死的問題,我看了一些佛教的書之後,我對死感覺是一件很自然的東西,就像你這根煙你抽完了,你以為這跟煙已經沒有了,其實都還在,只是變成灰了,還化成熱量了,只不過這個煙的形狀我們看不見了。

陳衛:嗯,理解都能理解,但是這個巨大的安慰感還是沒有。因為我盼望的就是以固有的,就是我現在的這種方方面面的模樣,這種形體,這種思維而存在的,滿足於這樣的狀態。當然這種存在是有變化的,但是這種變化是我可控的,但是死卻是你不可控的。

李牧:既然是不可控的,那就由他去吧。甚至說不是老死,我們說可能發生意外死亡都是無法控制的。

陳衛:死這個問題就不談了,死這個問題很大。

李牧:這個事太大了,那我們可以去探討一下宗教的問題。

陳衛:我會出家嗎,這個題目?

李牧:對,這個問題不是開玩笑的,有人認為這個問題是在耍酷,很多人笑其實也在笑這個問題。我真的很喜歡佛教對世界的思考和認識,因為你信仰佛教,修煉會讓你的人改變。在世俗的社會裏面,我隱隱約約覺得如果我不出家就可能永遠都達不到那種境界。

陳衛:我跟宗教,包括佛教和基督教,也是經常有親切感。我們到底喜歡宗教的什麽?這是我非常想弄清楚的事情。你剛才說到智慧,在我的生活當中我還沒有遇到過一個我向往的高僧,沒有。都是在書上看到的。反過來,我遇到的和尚我覺得,覺得他們顛覆了宗教,不能說顛覆,就是說拖了宗教的後腿,我覺得他們的悟性,他們的談吐,他們的儀容,沒有一個是我心目當中盼望的高僧那種形象。托爾斯泰說,上帝在我們心中。所以我們到底喜歡宗教的什麽?我認為這幾個東西,一個就是我們做藝術,我們很喜歡宗教裏面的修行,修行它不以艱苦為標尺,而是還要感覺到一種螺帽往螺絲裏面旋的,它感到這種艱苦能對得上號,是有力量的。還有一個我想大家都會比較喜歡的就是“悟”。第一個是苦修苦行,第二個我認為就是“頓悟”。去悟,就是那種剎那間靈光一閃。我其實也沒有特別去讀禪啊之類的。我就是喜歡“佛”這個詞,我不喜歡去講禪,禪這個東西經過日本再傳到西方我都認為是一個很時髦的東西了,佛,還帶著某一種樸實的內容。

李牧:可能只是你還沒遇到。我在玉樹遇到卡登活佛,他什麽都沒說,我就感動了。

進來一個小尼姑找他來看病,看了病之後,他先拿了藥給她,之後,把自己錢包裏面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塞到尼姑手裏。見到牧民他就把車停下來,跟牧民打招呼,那牧民就把頭伸過去,他就用他的手摸一下他的頭,那種感覺非常好,他可能非常累,但是非常有耐心,最後的時候他把哈達掛在我的脖子上,然後擁抱,他可能非常累了,我感覺到這個人太溫暖了,非常溫暖,他的眼神疲倦但是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能夠做到的,這非常感人。

陳衛:我覺得宗教也好他都是人為的呀,這裏面必須要靠高僧靠偉大的人物,他才能……

李牧:對,就像在藝術圈裏面,有人品和智慧都修行非常高的藝術家。所以我會拿藝術和宗教去比較,如果說我不做一個好的藝術家那麽我一定要去做一個佛教的高僧。

陳衛:我以前也這樣想。

李牧:我今天選擇做一個好的藝術家,所以我還是覺得應該順著這條路走下去。

陳衛:我覺得殊途同歸,真的,一個好的藝術家最後就是一個好的和尚,一個好的和尚最後也是一個好的藝術家。

李牧:是一樣的,因為一個好的高僧能夠給人一種光和熱,是一種美好的東西。一個好的藝術家通過他的智慧、他的作品,去給予這個社會更多溫暖和愛,所以我覺得做藝術就是在修行。

 李牧:可能只是你還沒遇到。我在玉樹遇到卡登活佛,他什麽都沒說,我就感動了。

進來一個小尼姑找他來看病,看了病之後,他先拿了藥給她,之後,把自己錢包裏面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塞到尼姑手裏。見到牧民他就把車停下來,跟牧民打招呼,那牧民就把頭伸過去,他就用他的手摸一下他的頭,那種感覺非常好,他可能非常累,但是非常有耐心,最後的時候他把哈達掛在我的脖子上,然後擁抱,他可能非常累了,我感覺到這個人太溫暖了,非常溫暖,他的眼神疲倦但是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人能夠做到的,這非常感人。

陳衛:我覺得宗教也好他都是人為的呀,這裏面必須要靠高僧靠偉大的人物,他才能……

李牧:對,就像在藝術圈裏面,有人品和智慧都修行非常高的藝術家。所以我會拿藝術和宗教去比較,如果說我不做一個好的藝術家那麽我一定要去做一個佛教的高僧。

陳衛:我以前也這樣想。

李牧:我今天選擇做一個好的藝術家,所以我還是覺得應該順著這條路走下去。

陳衛:我覺得殊途同歸,真的,一個好的藝術家最後就是一個好的和尚,一個好的和尚最後也是一個好的藝術家。

李牧:是一樣的,因為一個好的高僧能夠給人一種光和熱,是一種美好的東西。一個好的藝術家通過他的智慧、他的作品,去給予這個社會更多溫暖和愛,所以我覺得做藝術就是在修行。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