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人生哲學的一課》(2)

在街燈照不到的地方,看看兩頭沒有警察的影子,便忙從褲襠里取了出來擺出做生意人的正經嘴臉,把貨拿到燈光燦爛的街上,去找主顧。

立刻想著,這該怎樣措詞,才使人家看不出我是僅僅拍賣一雙,價錢上不致折本呢。

這簡直是一般的原則:貨在商人店里,貴得如同寶貝,真是言不二價的;等落到你我手中,而要拍賣的時候,雖然你並不曾用過,但那價錢就照例減少一半。這雙草鞋,由我的手托到街頭標賣,準於虧本了,還說什麽呢? 然而,我不能聽其得著自然結下的局面,我得弄點小聰明,就是裝假也不要緊。真的, 為了必須生下去的事情,連賊也要作的,只要是,逼得非餓死不可的時候。圍繞我們的社會,根本就容不下一個處處露本來

 

面目的好人。真誠的好人也可以生活的話,那須要另一個新的天地了。假如我一進店時,就向店老板申明,來的我正饑餓著, 店賬毫沒把握,那我真要睡在街邊吃警察的棒了。

依據這生存的哲理,我就向小販攤邊休息著的黃包車夫叫, 一面伸出拿草鞋的手。

“唩,你們要草鞋麽? 新從昭通帶來一挑,這是一雙樣子, 看!  要不要? ”

黃包車夫一個個把草鞋接遞著,在小販攤邊的臭油燈下, 摩挲著瞧。我背著手,像個有經驗的老板樣,觀察著顧主們的神色。

一個喜愛地說:“這太貴了!  ”

一個擺擺短髭的下巴道:“不經穿哪!  ”

一個悠然自足地說:“還是穿我們的麻打草鞋好!  ”

這行市,實在太壞,我有點著急了。忽然那賣花生胡豆的小販,問我的價:“一雙多少錢? ”

“你要買幾雙? ”做得真像賣過幾百雙草鞋似的樣子問:

“多,價錢就讓一點。只買一雙,就要四百文!  ”我就是照這個價錢買的,並不心狠,本想喊高一點,又怕失去這位好主顧。

“嚇,再添一點錢,就得買一雙布鞋了!  哪有這樣貴? ”小販就裝著不看貨了,另把眼光射在攤子上,似乎在默數花生胡豆的堆數。

我抓著草鞋給他看,說:“看,這是昭通草鞋哪!  ”其實昭通草鞋之所以特別於昆明的,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裝成像行家也似地在說話。

“不管你甚麽昭通來的,草鞋總是草鞋,不像蛋會變雞嘞!  ”小販微微地歪著嘴譏諷我起來了。

 

 

我的臉,不知怎的,登時紅了,氣忿忿地拿著草鞋就走。

“兩百文!  賣嗎? ”他突然還我一個價錢。                       

 “三百五!  ”我掉頭答,足放松一點。                            

  “一個添,一個讓,二百五。”一個黃包車夫打總成。

  “就是他說的好了!  ”小販高聲叫著我,我站住了。

“三百!  一個也不少!  ”堅持我的價錢。

“去你的!  不要了。”


我去走了一大轉,找了一大批主顧:黃包車夫,腳夫,小販,小夥計。像留聲機器把話重說了許多次:一挑草鞋……樣子一雙……買得多就減價。然而,結果糟糕得很,不是還價一百六,就是一百八,仿佛他們都看穿了我是正等著賣了草鞋才吃飯的。

我沒有好辦法了,就只得仍走回去找這賣花生胡豆的小販, 由二百五的價錢賣出。但他卻拿出不擺不吃的嘴臉,鼻子里哼哼地應我。大概我剛才掛的假面孔,已給窘迫的神氣撕掉了。因此,落得他目前裝腔做樣。最後,他才“唔”的一聲說:“不要!  這草鞋不經穿哪!  ”

這真是碰了一個很響的壁囉,我掉身就跑。

“好!  兩百,兩百!  ”他又這樣抓住了我。

這一聲是實際地比一百八多了二十文,而這二十文之於此時此地的我,價值是大到無可比擬。於是我就賣給他了。

醬黃色的銅板 (一枚值二十文) 由他的手一枚一枚地數放在我的掌上,一共十個。我小心得很,又把銅板一個一個地擲在階石上,聽聽有沒有啞板子,──這舉動,全不像一個販賣一挑貨物的商人了,但我已顧不到這些。

同時側邊的黃包車夫說:“呵,兩百文一雙,那我們也要了。再去拿幾雙來!  ”                                                                

“不賣了,不賣了!  ”我有點氣。但這氣不久就消失了。如同在袋里放了十個銀元,歡愉在我的唇邊顫動。

我走進一家燒餅店,把十個銅板握在左手里,右手伸出去選那大一點的燒餅;一面問著價錢。纏著洋面口袋改成圍腰的夥計回答:

“一個銅板一個!  ”

我想著用當廿的銅板,當然可買兩個了。便嘡的一聲丟了一個在攤上,兩塊黃黃的熱燒餅便握在我的手里了。正動身要走。

“唩,還要一個銅板!  ”夥計叫起來了。                          

 “嗯,你說的一個銅板一個餅,是當十的銅板,還是當二十的? ”我詫異地問。

“全城都沒有當十的銅板了!  ”夥計的聲音已放低,似乎業已悟出我是遠鄉的人。

再丟下一個銅板之後,對於現存的財產,消失好些樂觀了。我走到燈光暗淡的階石上坐著,匆忙地大嚼我的燒餅。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