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承志《鮮花的廢墟》雕像孤單(2)

這一尊不似剛才流浪漢的烏黑,它是常見的那種青綠銅像。一個披發的哲人,長髯披髮,衣裾飄拂,俯身看著下面的大學城。

光線很暗,看不清他的眉眼和神情。仔細辨認了銘文才知道,這第二座雕像不是別人,正是薩拉曼卡學派的弗朗西斯科•徳•維多利亞修士(FranciscodeVitoria)。

十六世紀,針對西班牙對美洲實施的大規模殖民過程,特別對其中的可怕奴役、大量屠殺、以及對印第安人的人性否認,薩拉曼卡大學的一批天主教神學家曾勇敢地批判不義的祖國,他們不畏王權和神權,顯示了人類的良知。

1539年,維多利亞修士發表《論神學》,否認教皇把美洲贈送給西班牙國王的詔書合法。他說,耶穌從未把世俗權力賜予個人,教皇也無權處理他人的財產土地。美洲是有人居住的土地,本地居民擁有對土地的一切自然權利。西班牙無權借口傳播基督教,對美洲發動戰爭。

那時,西班牙王國的宗教裁判所每天都在用火刑處死異端。殖民主義以神聖的名義,在拉丁美洲大肆屠殺掠奪。人們不能想象,他們究竟是冒著極大的恐怖,還是那個時代也存在一定的言論空間——後人只知道,維多利亞修士和薩拉曼卡的人道主義先驅們,為視為劣等非人的印第安種族,實行過偉大的辯護。

居然我就坐在他腳下!……我大吃一驚。

如今讀著他的話如讀天書,不僅無人聽,而且讀不懂。

在遙遠的古代矗立的良知,使我感到一種被連根拔起的震撼。它使我亢奮而緊張,心里交叉湧著尊嚴和羞恥。如今,全世界都默認地注視著一個大國對一個小國施暴。他們以國際的名義,把弱者的土地和石油,贈送給正在犯罪的強盜。只因為強盜的武器,只因為強盜的恫嚇。

五百年前維多利亞修士的一系列名言值得重新背誦:

“如果臣民意識到戰爭的非正義性就不該前去打仗,哪怕受遣於君主的命令。”

“一切民族都有權自我管理,選擇他們喜歡的政治制度,哪怕選擇的不是最好的制度。”

“與其強暴他人,不如放棄自己。”

……

若想知道更多只有請教人。我們看著銅像身後的大教堂,這兒多半就是當年維多利亞修士的棲身之地。但教堂的門緊閉著,不是彌撒的時間。

正打算去敲門時,教堂的巨大鐵門吱呀一響,幾個人漫步出來。我們趕快跑上去,似乎是一位神父出來送客。

等他送走了客人,回身推門時,我們深施一禮,問道:

“您能給我們講一點維多利亞修士的事情嗎?”

他怔住了:“誰?你說的是誰?”

我們指著雕像:“當然,就是他,FranciscodeVitoria,薩拉曼卡的維多利亞修士。”

他聽懂了。他的嗓音尖銳:

——“噢,你說他麼?他是很早以前的人了!”

他不耐煩地轉身進去,大鐵門嘎然閉上了。我吃了一驚,這個家夥,好像他對維多利亞修士懷有一股仇恨。

突兀地,黑暗里剩下我們和那座孤單的銅像。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6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7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