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2)

當夏這樣說的時候,我已經知道這就是我們之間的感情路上不祥的預兆了。但那時候.夏是那麼地快樂,因為我是一個不為自己化妝的女子而快樂,但我的心中充滿了憂愁。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誰將是為我的瞼化妝的一個人,會是怡芬姑母嗎?我和怡芬姑母一樣,我們共同的願望仍是在我們有生之年,不要為我們自己至愛的親人化妝。我不知道在不祥的預兆躍升之後,我為什麼繼續和夏一起常常漫遊,也許,我畢竟是一個人,我是沒有能力控制自己而終於一步一步走向命運所指引我走的道路上去;其實,對於我的種種行為,我自己也無法作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人難道不是這樣子嗎?人的行為有許多都是令人莫名其妙的。

我可以參觀你的工作嗎?

夏間。

應該沒有問題。

我說。

她們會介意嗎?

他問。

恐怕沒有一個人會介意的。

我說。

夏所以說要參觀一下我的工作,是因為那個星期日的早上我必須回到我的工作的地方去工作,而他在這個日子裏並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做。他說他願意陪我上我工作的地方,既然去了,為什麼不留下來看看呢。他說他想看那些新娘和送嫁的女子們熱鬧的情形,也想看看我怎樣把她們打扮得花容月貌,或者化醜為妍。我毫不考慮地答應了。我知道命運已經把我帶向起步的白線前面,而這註定是會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在一間小小的咖啡室裏等夏來。然後我們一起到我工作的地方去。到了那個地方,一切就會明白了。夏就會知道他一直以為是我為他而灑的香水,其實不過是附在我身體上的防腐劑的氣味罷了;他也會知道,我常常穿素白的衣服,並不是因為這是我特意追求純潔的表征,而是為了方便出入我工作的那個地方。附在我身上的一種奇異的藥水氣味.已經在我的軀體上蝕骨了,我曾經用過種種的方法把它們洗滌清潔都無法把它們驅除,直到後來,我終於放棄了我的努力,我甚至不再聞得那股特殊的氣息,夏卻是一無所知的,他曾經對我說:你用的是多麼奇特的一種香水。但一切不久就會水落石出。我一直是一名能夠修理一個典雅發型的技師,我也是個能束一個美麗出色的領結的巧手,但這些又有什麼用呢,看我的雙手,它們曾為多少沈默不語的人修剪過發髭,又為多少嚴肅莊重的頸項整理過他們的領結。這雙手,夏能容忍我為他理發嗎?能容忍我為他細心打一條領帶嗎?這樣的一雙手,本來是溫暖的,但在人們的眼中已經變成冰冷,這樣的一雙手,本來是可以懷抱新生的嬰兒的,但在人們的眼中已經成為安撫骷髏的白骨了。

怡芬姑母把她的技藝傳授給我,也許有甚多的理由,人們從她平日的言談中可以探測得清清楚楚。不錯,像這般的一種技藝,是一生一世也不怕失業的一種技藝,而且收入甚豐,像我這樣一個讀書不多,知識程度低的女子,有什麼能力到這個狼吞虎咽、弱肉強食的世界上去和別的人競爭呢。怡芬姑母把她的畢生絕學傳授給我,完全是因為我是她的親侄女兒的緣故。她工作的時候,從來不讓任何一個人參觀,直到她正式的收我為她的門徒,才讓我追隨她的左右,跟著她一點一點地學習,即便獨自對著赤裸而冰冷的屍體也不覺得害怕。甚至那些碎裂得四分五散的部分、爆裂的頭顱,我已學會了把它們拼湊縫接起來,仿佛這不過是在制作一件戲服。我從小失去父母,由怡芬姑母把我撫養長大。奇怪的是,我終於漸漸地變得愈來愈像我的姑母,甚至是她的沈默寡言,她的蒼白的手瞼,她步行時

慢吞吞的姿態,我都愈來愈像她。有時候我不禁感到懷疑,我究竟是不是我自己,我或者竟是另外的一個怡芬姑母,我們兩個人其實就是一個人,我就是怡芬姑母的一個延續。

從今以後,你將不愁衣食了。

怡芬姑母說。

你也不必像別的女子那般,要靠別的人來養活你了。

她說。

怡芬姑母這樣說,我其實是不明白她的意思的。我不知道為什麼跟著她學會了這一種技能,我可以不愁衣食,不必像別的女子要靠別的人來養活,難道世界上就沒有別的行業可以令我也不愁衣食,不必靠別的人來養活麼。但我是這麼一個沒有什麼知識的女子,在這個世界上,我是必定不能和別的女子競爭的,所以,怡芬姑母才特別傳授了她的特技給我。她完全是為了我好,事實上,像我們這樣的工作,整個城市的人,誰不需要我們的幫助呢,不管是什麼人,窮的還是富的。大官還是乞丐,只要命運的手把他們帶到我們這裏來,我們就是他們最終的安慰,我們會使他們的容顏顯得心平氣和,使他們顯得無比的溫柔。我和怡芬姑母都各自有各自的願望,除了自己的願望以外。我們尚有一個共同的願望,那就是希望在我們有生之年,都不必為我們至愛的親人化妝。所以,上一個星期之內,我是那麼地悲哀,我隱隱約約知道有一件淒涼的事情發生了,而這件事,卻是發生在我年輕兄弟的身上。據我所知,我年輕的兄弟結識了一位聲色、性情令人贊美的女子,而且是才貌雙全的,他們彼此是那麼地快樂,我想,這真是一件幸福的大喜事,然而快樂畢竟是過得太快一點了,我不久就知道那可愛的女子不明不白地和一個她並不相愛的人結了婚。為什麼兩個本來相愛的人不能結婚,卻被逼要苦苦相思一生呢?我年輕的兄弟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了,他曾經這麼說:我不要活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難道我竟要為我年輕的兄弟化妝嗎?

我不要活了。

我年輕的兄弟說。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