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春雨:土耳其中亞戰略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 (1)

【內容提要】  後冷戰時期,因其重要的地緣政治、地緣經濟和地緣文化地位,中亞成為國際競爭中新的地緣戰略資產。土耳其出於因應國際形勢的客觀要求,大國雄心的國家夙願以及對中亞豐富能源的巨大需求,將中亞視為其“外交戰略的軸心”。土耳其正發黨執政後,其中亞戰略舉措愈加務實和多元。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契合了中土兩國的戰略目標和發展訴求,能夠促進中土經貿發展和文化交流,但也需要雙方凝聚安全共識,攜手打擊“三股勢力”以構建足夠的安全屏障。 

 

 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絲綢之路經濟帶”這一兼具“中國經濟發展及外交事業”①的偉大戰略構想和頂層設計。在實施這一戰略構想時,地處聯通歐亞大陸中心地帶且與中國緊密相鄰、具有極其重要戰略意義的中亞地區將是“建設絲綢之路的第一環,具有基礎性和示範性的作用”。②土耳其作為古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和持續發展的新興經濟體,其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建進程中與我國存在著重要和廣泛的合作。此外,土耳其也提有重振“絲綢之路”的計劃。③因此,基於中土兩國戰略訴求的共同指向,深刻了解土耳其的中亞戰略將構成我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研究中的應有之義。厘清土耳其中亞戰略的動因、發展路徑將有效地為我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的構建提供政策參考,以便更好地處理中土兩國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下的關系。


一、土耳其中亞戰略的主要動因


自中亞國家獨立之初,土耳其便將中亞地區視為其外交戰略的重要方向。土耳其加強了與中亞國家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與合作。近年來,隨著土耳其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其在國際社會中的地位日益提高,土耳其“向東看”的外交戰略取向也更加凸顯,中亞成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軸心”④。概而言之,土耳其介入中亞的動因及其利益訴求可以歸為三個主要方面:因應國際形勢的客觀要求、實現大國雄心的國家夙願以及對中亞豐富能源的巨大需求。

 其一,因應國際形勢的客觀要求。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後兩極時代的地緣格局發生巨大調整,土耳其在西方世界中原有的戰略地位相對下降。另一方面,中亞地區因其重要的地緣戰略位置、巨大的能源資源潛力、蘇聯解體後出現的權力真空,成為大國競相爭奪的地緣戰略資產。而作為中亞國家近鄰,而且與中亞國家在歷史、民族、宗教、語言和文化等方面有著親緣關系,土耳其被賦予了新的地緣戰略重要性。在美俄的中亞競爭中,作為域外力量的美國要在中亞實現其戰略利益,需要借重與美戰略利益相同、戰略目標一致的土耳其以便更加直接地貫徹其意圖。⑤土耳其不僅是美國對中亞國家進行“民主輸出”的重要範式,在中亞能源爭奪上也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重要夥伴。BTC(巴庫—第比利斯—傑伊漢石油管線)和BTE(巴庫—第比利斯—埃爾組魯姆天然氣管線)的開通證明了土耳其在能源領域的重要價值。從土耳其的角度來說,土耳其政策制定者“將中亞看作是提升土耳其在西方世界中地位的一個重要機會,因為他們認為通過成為該地區的領導者,土耳其能夠獲得在西方領導人心目中的戰略重要性”⑥。在一定程度上,土耳其轉向中亞是因應後兩極時代國際形勢的變化,以此來降低大國戰略需求與土耳其戰略地位之間的張力而采取的應勢之舉。可以說,土耳其中亞戰略的外在動因,就是土因應冷戰後大國在中亞權力博弈的國際形勢,結合自身地緣優勢做出的客觀選擇。

 其二,實現大國雄心的國家夙願。“土耳其作為奧斯曼帝國的政治遺產,它始終難以真正擺脫帝國的情結,也在孜孜不倦地謀求地區大國的地位。”⑦由於蘇聯解體,被蘇聯“冰封”的中亞地區為土耳其提供了實現其大國雄心的契機。土耳其通過與中亞國家的一些世居民族在歷史、語言、宗教、文化和種族⑧等方面的親緣關系,建立起土耳其與中亞國家的文化認同感,獲取與中亞國家之間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等方面的優勢地位,力圖憑借獨特的“土耳其發展模式”來成為“‘突厥共和國’這組列車的火車頭”⑨,以實現自己在中亞競爭中國家利益的最大化,首先是在泛突厥主義意識形態的推動下,土耳其希望成為突厥民族和國家的霸主,建立一個自己充當領導的“從亞得裏亞海到中國長城的‘大突厥世界’”⑩;其次是通過獨特的“土耳其發展模式”,將中亞國家變為世俗的、民主的和堅持市場經濟原則的國家,以此來引導中亞國家脫離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的影響,遏制伊朗對中亞地區的勢力滲透,從而限制伊朗的活動空間以使自己在中亞的權力結構中占據優勢。現任土耳其總理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glu)提出的“戰略深度主義”外交政策特別強調土耳其在中亞突厥語國家中的影響力,強調土耳其與中亞國家之間的民族和文化認同,將中亞突厥語國家視為自己負有重要責任的“兄弟國家”,以及土提升國際地位與發揮大國作用的重要舞台(11)。

 其三,對中亞豐富能源的巨大需求。相對於其他經濟考量,中亞—裏海地區豐富的油氣資源是土耳其介入中亞的不竭動力。這不僅源於油氣資源在國際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中的重要戰略地位,更根本的在於土耳其對裏海油氣資源的巨大需求。土耳其本身是一個油氣資源較為貧瘠的國家,而且隨著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油氣資源在土耳其國家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重始終居於高位。俄羅斯與伊朗是土耳其主要油氣進口來源國,但是,基於土俄之間不溫不火的關系,以及伊朗因其核問題受到國際制裁,土耳其為了維護能源安全,將中亞地區作為進口能源的最優選擇,既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供應安全,又節約了運輸成本。同時,憑借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土耳其還希冀成為將中亞—裏海油氣資源輸往歐洲和國際能源市場的過境國和能源中心,以此提高國際地位和影響力。而BTE、BTC的開通運營是土耳其這一戰略目標取得的顯著成果,目前又有多條油氣管線(如TANAP、TAP等)以土耳其作為過境國,而且與土關系良好的阿塞拜疆和哈薩克斯坦將會是主要的氣源國。土耳其作為油氣過境國不僅可以獲得豐厚的過境收入、滿足自身的能源需求,更重要的是還可以提高自身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地位。此外,能源領域相互關系的加深將有助於推動其他方面的雙邊或多邊合作,比如在交通運輸業、機械制造業、電力部門等領域。鑒於恢覆帝國榮光的雄心,成為重要的能源過境國和貿易中心將是土耳其中亞戰略的現實考量,也是土近年來參與中亞競爭的重要抓手。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