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ota ElNido's Blog (30)

白天鵝餐廳:《共產黨宣言》誕生地

12世紀之前,比利時布魯塞爾大廣場曾是一片沼澤,成群的白天鵝棲居在這裏。後來,位於廣場的那棟5層的建築因此得名白天鵝咖啡館,1959年更名為白天鵝餐廳。

1845年2月,一位叫做卡爾·馬克思的德國年輕人,因為“傳播反動言論”,被法國當局驅逐出境。他輾轉來到布魯塞爾,所幸在“白天鵝”,他找到了思想與心靈的居所。

白天鵝咖啡館的大廳沒有窗,所以光線略顯昏暗。馬克思總是習慣選擇進門左手的小角落坐下,或是獨自思考,或是與人討論。…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21pm — No Comments

沙漠中的“駱駝圖書館”

在肯尼亞東北省(肯尼亞8省之一,首府加里薩)的一些村落,給孩子們帶來快樂與夢想的,就是系在金合歡樹下的那幾頭駱駝。每隔兩周,孩子們總會充滿期望地凝望著幹旱的荒野大道,等待著駝鈴響起,馱來一座“圖書館”。

這座在沙漠中“行走”的圖書館的創始人是肯尼亞國家圖書館加裏薩分部的負責人威克利夫·奧洛奇。由於當地牧民逐水、草而生,居無定所,建固定的閱覽室有些不切實際。於是奧洛奇和他的同事們想到,既然孩子們不能來到圖書館,何不讓圖書館去孩子們身邊?

他們沒錢買汽車,更何況,汽車在沙漠中經常會拋錨。怎麽辦?奧洛奇想到了能在沙漠中背負重物長途跋涉的駱駝。…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9pm — No Comments

在台北尋訪胡適生命的終點

這是胡適先生的墓,生於中華民國紀元前二十一年,卒於中華民國五十一年。這個為學術和文化的進步,為思想和言論的自由,為民族的尊榮,為人類的幸福而苦心焦慮,敝精勞神以致身死的人,現在在這裏安息了!我們相信,形骸終要化滅,陵谷也會變異,但現在墓中這位哲人所給予世界的光明,將永遠存在。

這是胡適墓前用金字鏤刻在黑色大理石上的墓志銘,末尾署“中央研究院胡故院長適之先生治喪委員會立石 中華民國五十一年十月十五日”。這是台灣學者毛子水模仿胡適的白話文口氣撰寫的。

胡適安葬在“中央研究院”旁的胡適公園裏。穿過胡適公園的拱門,迎面是座小山,胡適墓就在山坡上,正對著“中央研究院”。仿佛這位院長駕鶴西去之後,依然日夜關註著“中央研究院”。墓碑上刻著“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先生暨德配江冬秀夫人墓”。…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9pm — No Comments

美國人的年齡觀

生、老、病、死,乃人生規律,中國人如此,美國人也不例外。

近兩年,我在美國的鄉村和城市分別生活了一段時間。無論走到哪裏,都可以看到臉有皺紋、肥肥胖胖、大腹便便的老年人。除了行動遲緩外,他們的面部表情是歡樂的,語言動作是風趣而幽默的。

在新澤西州達威爾鎮,93歲的瑟茲拉老太太,每天開著名車在她兒子的公司按時上下班。她對我說:“只要您心裏不長皺紋,您就會有年輕人一樣的心態!”

美國老年人樂觀風趣,是他們年輕的秘笈之一。而全社會對老年人的一視同仁,更讓他們自立自信。美國大多用人單位在招聘時,年齡要求只有年滿18歲的下限,卻沒有上限。…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8pm — No Comments

龐貝見聞

龐貝的故事,我童年時代就從書中讀到過。公元79年8月24日,維蘇威火山突然爆發,坐落在火山腳下的古城龐貝,被火山熔巖吞沒,從人間消失。很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座已經被埋在地下的城市。

從蘇連托趕到龐貝,時近黃昏,通向古城的大門已經關閉。舉目遠眺,青灰色的維蘇威火山默立在天邊,山頂纏繞著白色的雲煙,燃燒的晚霞漸漸將山影和天空融為一體……神秘的龐貝古城仿佛沈思在夕照中,靜靜地面對著我這個萬裏之外前來探詢的東方來客。

第二天清晨,從那不勒斯出發,早早趕到龐貝,古城博物館剛剛開門。…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8pm — No Comments

開放的埃及博物館

埃及人有句俗語:“世界怕時間,時間怕金字塔”,形象地說出了古埃及文明的漫長悠久。將以金字塔為典型代表的古埃及文明精華濃縮於一處,便有了埃及博物館。

埃及博物館位於開羅市中心解放廣場邊,1902年11月15日正式對參觀者開放,迄今已有逾百年歷史。

它是古埃及歷史長河的全程見證——這裏收藏了自古埃及法老時代至公元6世紀等各個時期的古跡。建館之初,博物館內的文物只有8000多件。隨著文物發掘工作的不斷深入,埃及博物館的收藏不斷增加。目前,館內所藏文物已達到近20萬件,其中陳列文物7萬多件。…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September 11, 2017 at 9:17pm — No Comments

走進“國民幸福總值”首創國

不丹,一個不起眼的南亞小國,卻在世界上第一個提出用“國民幸福總值(GNH)”來衡量發展的成果。什麽樣的地方能產生出這個概念?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來到了不丹。



“世外桃源”民風質樸

不丹是個只有70多萬人口的國家,有著“世外桃源”般的景色,百姓生活簡單質樸。

與大部分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國家相比,這裏就是看不到工業汙染痕跡的鄉村。近八成不丹人生活在農村,純凈的藍天、喜馬拉雅雪山、清冽的雪水溪流、近75%的森林覆蓋率居亞洲榜首、低密度人口和能看見銀河的夜空,除了首都廷布車流如梭,大部分的不丹就是這樣,誰來到這樣的地方會心情不好呢?…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4pm — No Comments

文明古國利比亞

如果不是最近戰火紛飛,地處北非的利比亞的美景還是很誘人的。

首都的黎波里

的黎波裏是利比亞的首都與最大港口,自古以來就是貿易中心和戰略要地。公元前1000年由腓尼基人創建,後被羅馬人占領。公元643年,阿拉伯人成為該城市的主人。

1951年利比亞正式獨立,定的黎波裏為首都。海濱有著名的“綠色廣場”,廣場北邊是港口、碼頭。廣場西邊是被稱為“紅堡”的舊城,以熱鬧的阿拉伯集市為特點,彎曲狹長的街道,精雕細刻的古寺,高墻深院的民宅,構成典型阿拉伯古城的風情畫。

班加西…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February 14, 2017 at 7:02pm — No Comments

鐵托故居見聞

在克羅地亞首都薩格勒布北部70公裏處,有一個叫作庫姆羅韋茨的小村,這裏就是赫赫有名的前南斯拉夫聯邦總統約瑟普·布羅茲·鐵托的出生地。

如今,這裏已經建設成一個大型博物館,在村口豎立著一塊“老村”的牌子。在克羅地亞政府的維護和修繕下,鐵托居住過的那所房屋仍然保持著當年的面貌。屋內的各種用具也像是仍有人在使用一般,屋子裏甚至還有一個嬰兒床,讓參觀者深刻地感受到這位領袖人物當年生活的景象。

在鐵托曾住過的屋子前面,則豎立著一尊鐵托的銅像,與其他領導人銅像不同的是,鐵托的這尊銅像並沒有目視前方或者高昂著頭,而是略低著頭。當地的老人解釋說,鐵托一生做了很多事情,而他則經常喜歡一個人靜靜地思考問題,所以當地居民特意構思了“思考者鐵托”的銅像。…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21pm — No Comments

流瀲紫·年華似水

烏鎮,一個水鄉小鎮,古舊、清凈、安詳而且幽靜,在那裏有高高的屋檐,黑黑的窗欞,長長的青石路,窄窄的街衢,幽幽的水巷,瘦瘦的烏篷船,煙起霧落,雲蒸霞蔚,草長鶯飛,花開花落,流年似水。它很小,小到地圖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影子,但那裏卻是非常適於戀愛和抒情的地方。

有一個曾經深愛我的男子,他安靜、沈默地握住我的手,站在烏鎮冬日清靜的古渡口,看著年華悠悠似水。

一月初的烏鎮酷似美人,典雅、精致、溫和、端莊、玲瓏而且剔透,完全符合“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古典韻致;烏鎮的一月也類似詩歌,細潤綿長,甜美芬芳,花好月圓,終日沈醉在小橋流水、夕陽煙波深處,如同大夢一場………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January 5,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赫爾曼·黑塞:農舍

我在這幢房屋邊上告別。我將很久看不到這樣的房屋了。我走近阿爾卑斯山口,北方的、德國的建築款式,連同德國的風景和德國的語言都到此結束。

跨越這樣的邊界,有多美啊!從好多方面來看,流浪者是一個原始的人,一如遊牧民較之農民更為原始。盡管如此,克服定居的習性,鄙視邊界,會使像我這種類型的人成為指向未來的路標。如果有許多人,像我似的由心底裏鄙視國界,那就不會再有戰爭與封鎖。可憎的莫過於邊界,無聊的也莫過於邊界。它們同大炮、將軍們一樣,只要理性、人道與和平占著優勢,人們就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無視它們而微笑——但是,一旦戰爭爆發,瘋狂發作,它們就變得重要和神聖。在戰爭年代裏,它們成了我們流浪者的囹圄和痛苦!讓它們見鬼去吧!…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25, 2016 at 11:30am — No Comments

王舉芳·生命本是一場遇見

吹面不寒,楊柳風催醒沈睡的季節,生命的力量無聲無息,飛上枝頭,把欲望解釋成繁花似錦。

我踏著春天的足音,行走在城市的繁華巷口,尋找心中的記憶。

一場雪,毫無來由地覆蓋了整個城市,覆蓋了花壇裏剛剛綻放的三色堇,覆蓋了星星眨眼的草兒,也覆蓋了我尋你的腳步。

我只好選擇沈溺,沈溺在你的文字裏,獨自纏綿。



有人說這個季節的南方,油菜花已被風湧成了浩瀚無岸的金黃。…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2:03pm — No Comments

席慕蓉·蓮的心事

是一朵盛開的夏蓮

多希望

你能看見現在的我

風霜還不曾來侵蝕

秋雨還未滴落

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

我已亭亭 不憂 亦不懼

現在 正是

最美麗的時刻…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2:01pm — No Comments

薛俊美·安靜的靈魂生出翅膀

讀書的時候,看到一副對聯,很是喜歡:賢者所懷虛若谷,聖人之氣靜於蘭。我本凡夫俗子,不期望自己變成賢者,也不指望自己做個聖人,但是這樣一種境界,我心向往之。虛若谷靜於蘭的時刻,安靜的靈魂定能生出一雙翅膀,一路朝向聖潔和美好飛翔。

小城不大,有一家小小的書屋,我每周都要去逛一逛,坐一坐。書屋的主人,是一位嫻靜的女孩子,說一句話都要臉紅。每次去,都會看到書屋裏的顧客三三兩兩,或翻看,或靜坐,而她,亦是其中溫婉的一員。

幾張小桌,幾張小凳,淡藍的桌布上安放著簡單的花花草草,一株吊蘭兀自吐翠,一棵文竹靜靜攀爬蔥綠的葉脈枝丫,一束清雅的梔子送來清香。看見我,女孩兒微笑,點頭,繼而又垂下頭沈湎於手中的書。…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2:00pm — No Comments

如果天空不死

在過去的短短幾年裏,我從少年變為青年。也許還是年紀太輕,生活裏充滿了太多不值得那麼快樂的快樂,和不值得那麼悲傷的悲傷。要說波瀾,其實不過是池塘裏的漣漪。我們的生命這樣單薄,一切大痛大徹,其實不過只存在於我們的幻想之中。因為對人群的興味索然以及對言語的厭倦,我總是選擇獨自行走。

如此,似乎是越來越孤獨。認識我的陌生人越來越多,記得我的舊朋友卻越來越少。若這就是成長,那未免也太殘酷。成長,原來不過是由無數離別構成的相遇。

曾經答應過你,要和你一起開車沿著海岸線南下旅行。而今盡管許下這個心願的人已不在,我還是用暑假的21天時間拿下了駕照。…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59pm — No Comments

弗羅斯特·不深也不遠

人們走上沙灘

轉身朝著一個方向。

他們背對著陸地整日凝望海洋。

當一只船從遠處過來

船身便不斷升高;

潮濕的沙灘像明鏡映出一只靜立的鳥。

也許陸地變化更多;

但無論真相在哪邊——

海水湧上岸來,…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59pm — No Comments

扎西拉姆·多多·因果知道

我兒,見你收拾行裝,你欲往何方去?你去,我自不攔你,相反,我將看顧你——在一切時中、一切角落。但在你為駒兒掛鞍前,先到我的腳邊來,安坐、默然,聽我再說一席話。

我兒,屋外便是那煙火人間,我沒有七寶可予你享用,甚至沒有為你鑄一把護身的長劍,但我有一句話贈你,銘記它,你將無敵。

我兒,人間的是非不像酥油裏的黑發,分明可見呵;它是雪山的陳雪,早已壓成了堅冰,化也化不開,斷也斷不得。

如果有人誤會你,微笑著解釋,不要用辯駁的姿態。你看風總是抽打著嘛呢堆,石頭從不辯駁,只是默默地堅持著。如果他不願聽你解釋,微笑著沈默,要相信很多話不是非說不可,因為因果已經知道。…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58pm — No Comments

何其芳·獨語

設想獨步在荒涼的夜街上,一種孤寂的聲響固執地追隨著你,如昏黃的燈光下的黑色影子,你不知該對它珍愛還是不能忍耐了——那是你腳步的獨語。

人在孤寂時時常發出奇異的語言或是動作。動作也是語言的一種。

決絕地離開了綠蒂的維特,獨步在陽光與垂柳的堤岸上,如在夢裏。誘惑的彩色又激起了他做畫家的欲望,遂決心試卜他自己的命運了。他從衣袋裏摸出一把小刀子,從垂柳裏擲入河水中。他想:若是能看見它的落下,他就將成為一個畫家,否則不。那寂寞的一揮手使你感動嗎?你了解嗎?

我又想起了一個西晉人物,他愛驅車獨遊,到車轍不通之處就痛哭而返。…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57pm — No Comments

肖覆興·當青春蘇醒時

當意識到異性美的時候,孩子便得到了新生。

這是青春蘇醒的標志。像雪花落地一樣無可逆轉。像春草萌芽一樣自然而然。

這種朦朧、似是而非的感情,並不是錯誤和不正常的。要是沒有這種感情,倒是不正常的了。

與其說孩子們是在戀愛著,不如說他們是在做著有關愛的夢。

無夢的天空,是一片黑暗。我們不應讓天空黑暗,而應讓天空灑滿燦爛的星辰。

孩子們常常看到美好的一面,卻忽視了它像是雨後的彩虹稍縱即逝的一面。…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57pm — No Comments

紀廣洋·一杯茉莉花茶

一位禪師出家之前,曾在印度首都新德裏的尼赫魯大學社會學系攻讀社會學和佛學專業,回國之後,尤其是入寺剃度以來,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佛經的研讀、翻譯、整理、註解、補充和弘揚傳播上。

他曾經的女朋友、中學時的同學來寺院看望他,他平靜地招待她。面對眼淚汪汪的老朋友,他甜甜地笑著,親手為她沏上一杯清淡的茉莉花茶。女同學臨走時,他又送給她一包上等的茉莉花茶。

他的父母來寺院看望他,給他帶來許多好吃的,他用平常的齋飯招待兩位老人的同時,同樣為父母沏上兩杯清淡的茉莉花茶。在父母走出山門時,他又送給父母一包上等的茉莉花茶。…

Continue

Added by Syota ElNido on December 19, 2016 at 11:21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