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s Blog (183)

林燕妮《男癡女迷》途人

近日頻頻到外地,見到不少精彩的人物,連不算精彩的都別具一格,筆者背後有個新奇的故事,一時間腦袋里有太多新臉孔晃動著,擠塞著,像患了消化不良癥。

每次見完一個人便努力記住他的相貌和話語,錄影機似的,有時做夢會播了些片段出來。

對有形的東西,如皮包、身分證、機票,我什麽都會丟掉,但對無形的東西,如一個人的影像,一幀畫的構圖,一朵花的香氣,卻老是牢記著,莫失莫忘,結果變了恍恍惚惚,手上拿著什麽都失掉了。

碰見舊同學,他說:“我中學時最愛看的是……”

“無名氏的小說,《塔里的女人》。”我自動接上去。…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September 12, 2017 at 9:31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樂觀實與痛苦並存

人的一生,如何走完,一直讓我很困擾。

念書時還可以跟老朋友信來信往地哭哭笑笑,長大了,幾有相交滿天下,可談無一人之感。

此夜無法人寐,挑燈,找我最忠實的朋友:紙與筆。

內心的痛苦難以讓人明白,只可以說一句,自小至大,我對人性徹底失望。

沒有怨,沒有恨。

然而,痛苦本身是與怨恨無關的,正因如此,便難有解救的方法了。

樂觀和痛苦常常是並存的,要是以為樂觀的人必定內心無苦,那是盤古初開以來的誤會。…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8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出家

六年前盛夏,稍有出家之念,大清早坐船跑到大嶼山,走了45分鐘蜿蜒狹窄的山路,到了山上的寶林寺,見著了聖一老法師。

午膳後他喚我到涼亭聊天,他搖著扇子,悠閑地告訴我,他十二三歲便突然不要吃肉,家裏也由得他,十四歲他便當了和尚。

沒什麽特別的理由,他就是想當和尚,那可說是種呼喚,有些人生來就是為僧的。

我還沒開口,他便搖著扇子,笑吟吟他說:“你不是當尼姑的人。”他給了我幾本線裝經書:“看完了拿回來給我。”

當天在山上也看見黃元申,他當了和尚反而氣色更好,正在擔擔擡擡,把人家不要的酸枝大椅子從山下扛到山上,正準備放到聖一法師的房子裏。…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8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微力不微

朋友寫來一信,一字一淚,她說:我貧窮,我的婚姻從來沒有快樂過,丈夫除了當我是泄欲工具外便不回家,我沒有親戚,我什麽都沒有。

對痛苦了一生的人來說,我回函寫什麽都幫助不大,最好付諸行動,跟她見見面,拉她上上街,參加我和其他朋友的活動,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別人可以接受的人。

盡歡一日半日,至少可以稍解孤困的感覺。

她夜夜垂淚到天明,此生何時了?

我相信人愈困苦,便愈感孤獨無援,愈感孤獨無援便愈自卑,愈自卑便愁懷愈不可解。…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8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總是口難開

當你很心儀一個人的時候,同時亦明知不可能,對方有妻有兒,絕對沒有拋妻棄子跟你作任何進展的時候,那種感覺並非最痛苦的。

你繼續欣賞他,繼續做朋友好了。知道路是絕的,反可以用另外一種態度處之。

最嚙心的是路似有非有,似絕非絕。

女的單身,男的也單身,來往頻仍,女的簡直愛上男的,但男的從無開口示愛,那到底是怎麽的一回事?朋友問我,我只能猜。

男的不開口,也許他認為女的條件太好,或者收入、社交圈子和社會地位都比他高,他擔心養不起她,一開口便碰釘,碰了釘反而連密友之誼都宣告壽終正寢,所以他不表態。…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8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活著之嘆

做人確然是苦多樂少的,活了這麽多年,都找不到人為什麽要活下去的答案。從大學跟中學同學通信直到如今,問問問,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忘我的人也不一定快樂,一樣會感到這個軀殼、這個知覺是很多余的,但願一切歸於無。

昨天跟友聊天,友呵呵地笑:你對人性的要求很低。

不能要求太高的,要求多一點受傷多一點,對人最好沒有要求。

要求忠心必然得到背叛,不要求忠心便沒有背叛這回事。

要求伴侶必然得到孤單,不要求伴侶便沒有孤單這回事。…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7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不必要是夫妻

有個頓悟:互相喜愛、互相需要的男女不一定要成為夫妻。

建立一個家庭,感情原來只占一半,另外一半是條件,這就是為什麽那麽多人單為感情而結婚,結果卻離婚的原因。

占有一個人不等於不失去他,大多男女在婚姻中失去了對方,雖然婚姻令他們以為占有了對方。

現在漸漸明白了,當一個男人幾乎每天都跟你見面或者通電話,他的事業、他的快樂、他的煩惱、他的起居,至少百分之七十都一定要你共享時,那豈不是比一些沈悶的夫妻關系還要親密?

他有只新手表,馬上要給你看,好不好?喜不喜歡?…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7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租來的人生

人生是租來的,時間、工作、感情,都是祖金形式之一。除非你是白癡,不會工作,要人養你,沒有感情,你才是個免租過一生的人。

天分、相貌、才幹,無一不是租來的,上天起初給了你多少,遲些兒始終會向你討回多少。

這個還算是住大屋付貴租,極公平。有些卻是住小房間付整幢大廈的租,天生家貧、才智平庸、福沒享過,卻畢生要為家人勞碌,這個長病那個弱智的,害得正常的那個做得像條牛,那就是過分高昂的租金了。

有些更是沒屋住都要付租,貧病交迫、六親滅絕的睡街頭,天也蒼蒼海也茫茫,行乞也得乞個度日錢,真是浮生一寄都要交差餉。…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6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忠義還能存在嗎?

朋友笑我,怎麽有陣子老愛談《三國演義》?

想是,在故事中找尋到現今不存在的東西,如忠愛仁義,看著聊勝於無吧。

誰不知道忠愛仁義只是崇高的品德,而不是生存之道,更不是法律之道。

韓非子早說過了,上古的人在道德上競深淺,中古的人在謀略上比高低。

這些時代已過了,現今國家都需要在實力上較勝負,實力包括經濟、軍備和教育,復雜了很多。

古時每個國家都很小,領導階層愈小,人與人間的親密接觸愈多,亦君亦臣亦友不出奇,感情深厚情義便容易深厚。…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6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善待失望

希望與失望,縱使不是雙生兒,也應是同門兄弟。

每個人如何去面對這一雙兄弟,態度自是各有不同,正如父母,對每個孩子愛護關懷的程度,也不盡相同。

希望與失望,兩者的成長過程,自然有不同進度,各自發展。

它們可以是獨立個體,只是它們有著隱形的連蒂。希望是失望的另一重生命,如果你硬要將失望置諸死地,也就註定你一生再不會擁有希望的機會。

不少人,因為懼怕失望,硬把自己的希望也扼殺,對於他們,也不要惋惜,那是他們自食其果。

我們惟有善待失望,才可以令他們自我變臉,化成希望笑臉迎接我們。…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英雄心結

老人家退休後郁郁不樂,百病叢生,以至厭世,恨不得早點死去。

他有個解不開的心結,從前他是老板,真材實料地行尊,所有雇員受他教誨提拔,讓他很開心。

退休後頭幾年還可以,日子久了,看著從前的雇員很多都自立門戶,都是做他教他們那一行,但是每個都春風得意,成績比他以前的公司還好。

他受不了。

英雄感太重,提拔別人時固然開心,每天受到敬重,如今,王國不再存在,舊雇員每個都是老板,他覺得自己失敗

他看不通的是,別人的成功不等於自己失敗,前一輩退下來,後一輩讓位,那是很自然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自己給自己機會

剛從上海第一屆全國書展回來,人山人海,擠得胸前背後都貼著人。

當地朋友說,樓底高,又沒有中央空調,吊著的獨立冷氣機冷氣不夠,倒是人體熱氣太盛,街外攝氏三十四度,室內一樣是攝氏三十四度,幹著身子進去,濕著衣服出來。

出版社對生意是滿意的,每天賣掉一百幾十萬人民幣的書。

有些讀者拿著我的書要簽名,正版盜版俱全,讀者自是分不出來,我也只好照簽如儀。

上海的讀者很熱情,對我可說是很好,本來我是抱著沒有人認得我的逍遙心態去的。…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4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最可怕的感覺

死亡並非最可怕的感覺,明知自己要死,倒可以坦然接受。

最可怕的感覺是仿徨,不曉得怎麽才好,左又不是右也不是,雖然有朋友,但知道朋友是沒法幫得上忙的,自己亦沒有解決方法,心裏總像負著塊大石在走路,真要命。

最要命的地方正是仿徨並不要你的命,只令人覺得做人很辛苦而已,半生半死的,你能說得出句“勇者無敵”來?

仿徨是無形的。再勇,你都不知道做什麽。

我對付仿徨的方法,便是冬眠,不分季節的,窩在家裏什麽都不做,什麽人也不聯絡,吃片藥,往床上一躺,暫時停止思想。…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4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思我想我見》禍雖不單行 福必有雙全

我是相信禍不單行的,並非悲觀,而是替自己作心理準備。

運道不好時,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發生並不奇怪,如果破產,便自然會朋友少了,朋友少了,情緒低落,心神恍惚,走在路上讓汽車撞個斷腿都有可能。

那麽地一數,已是三禍齊來了。

又譬如公司有職員串同虧空公款,那多半不會只是一樁,而是兩樁三樁。若然有兵變,有人拉隊辭職,那麽走的不只是他一人,而是整組跟他的人。

管理公司和做人處事,不能不在腦海中演習最壞的打算,和事情發生時的對策,那麽事到臨頭,才不會手足無措。…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14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

可以為一個人而不渝,不可以為一個人而自毀。

受傷是沒有獎品的,心痛是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

值得記念的人,我會畢生記著他。

於我無義的人,無淚無怨,一律撇賬。

拖拖拉拉的,怎麽活下去。

這是個只是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的世界,男女關系如是,朋友關系一樣如是。

女子何必為個無情無義的男子而咄咄書空,他的內在美已經沒有了,外貌不論如何俊挺,到頭來還不是老頭子一名。…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多婚男士

我結過三次婚。

男士說。

第一次是愛情,

第二次是理智,

第三次是錯誤。

三樣都試過,就是沒對過。

啊,我愛我的第一任妻子,那時我才十八歲。

他說著,依然無限眷戀。

小夫妻為什麽分手,我不知道,只知道少年之愛,會純純他說聲別了,珍重,我會永遠記著你。…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暫留原職

為人相當任意,卻是從不沖動的,這是否缺陷?

我認為是。既不會一時沖動而笑,亦不會一時沖動而哭,更不會一時沖動而說我愛你。

沒有沖動,讓我錯過了很多人,談情說愛,其實我是頗疏懶的,只不過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比較多而已。

今年更懶,干脆封刀,不再碰感情之事。

與友聊天,我道與其說我追尋愛情,不如說我在追尋美麗的感覺。

凡事一實際便醜陋,一醜陋我便撒手。

愛情自有醜陋的一面,我想此生都不會迫尋到愛情的了。…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輪流冬眠

也許前生是蛇,一到了冬天,最喜歡鉆的地方便是被窩。

冬眠這回事真是大有學問,一眠三月不吃不動不想不醒,三個月後又是一條好蛇。

人其實應該輪流冬眠,那會解掉很多怨氣戾氣。

情侶應輪流冬眠,女的先冬眠三個月,讓男的單思個半死;待她醒來了,兩情濃烈三個月,便輪到他冬眠了,讓她單思個半死,三月後他醒來了,她把蓄藏了三個月的柔情蜜意全撒在他身上。

夫婦更應輪流冬眠,天天相對便不免相厭,分分合合對感情有好處。

如果有兒女的話,那更好了。…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天罰

莫問前世今生,天要罰起人來的時候,是完全善惡不分的。

天有眼嗎?我相信沒有。

多少啼啼哭哭的妻子,丈夫跑掉了,把聯名戶口的錢提光了,連家里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妻子哭個日出日落都沒人理會,只對著嗷嗷待哺的孩子發愁。

奇怪的是那種丈夫竟然仍有朋友,還對他好得不得了,只要他的一張嘴能言善道,朋友們反而會同情他,杯葛他的棄妻。

兩情再不相悅,算了,但為什麽還要四處數妻子的不是,逼得她孤立無援,三餐不繼,舉目無友?

這種人分明沒有良心,為什麽上天還幫助他,這是令我相信天無眼的原因之一。…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欲與情

很熟的朋友喝了兩杯,言談便坦蕩蕩起來。

他問:“欲與情、哪樣先行?”

我想也不想便答道:“情。”

他大搖其頭:“錯。對男性而言,是欲為先,女人跟他做了愛,他便對她生情了。”

“真的?”我問。

“真的。除了妓女之外。我們男人的獸性比女人強。”他說。

女人,倒是先對那人有情才會跟他做愛的。

“這是男女之別,你別忘記了。”他叮嚀著。…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 2017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