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s Blog (246)

林燕妮《青絲帳》兒時魚花鳥

有時很想念種花養魚這些閑情逸趣,小時種風仙花,種得又喜又愁。喜的是鳳仙花長得快、開花快、結子多,愁的是種子太多,一掉在地上又長出一大堆鳳仙花,繁殖之快,令我應接不暇,心裏老想:“結少些子便好了。不要逢種必生就好了,矜貴點。”可是,鳳仙花總是愈來愈多,因為它不香又不漂亮,再加上不要臉地瘋狂繁殖,我對它便開始厭煩了,結果有一天耐不住了,把花全部拔掉。



人就是有這個劣根性,不用自己細心服侍、不辛苦得來的東西,便完全不放在眼內。現在想起來,還得向鳳仙花致歉,那時我不懂得欣賞它那健康快樂的生長方式。…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6, 2018 at 4:4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幸福家庭誰不要

恩愛夫妻到白頭,幸福家庭樂天倫,羨慕死人。

可是,有便有,沒有便沒有,有些人一結婚便有,有些人努力一生都沒有。

同學結婚多年,夫妻倆連嘴都沒吵過一句,要是問他們有什麽秘訣,他們也說不出來,兩口子硬是合得來。

琴瑟和諧的夫妻,當中必然有互忍互讓,不過忍讓也如高山流水般合拍,便是美滿良緣了。

若然忍讓都如彈琴唱歌走了音調,無法合拍,那就忍讓不出個所以然來。

對婚姻失敗的人毋須苛刻吧,各自忍讓了都不成功,非戰之罪。…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August 15, 2018 at 9:1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情人節,沒有花

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今年是頭一年忘記了。所以,別以為我很浪漫,我是會忘記情人節、忘記男朋友的生日那類女人。

我說從來都知道二月十四日是情人節,因為通常都有友人送花來,看見花,記起了。友人也不一定是男性,要好的女朋友,情人節也會送花來,以示老朋友一場,值得紀念。

今年完全忘掉了情人節那天是情人節,因為回到辦公室,就像平時一樣,只文件一堆,別說花籃,連花蕾也沒一個,花種子也沒有一粒,所以便沒想起什麽了。看見秘書桌上的花籃,還糊裏糊塗地問:“怎麽?你今天生日嗎?”秘書嬌羞地一笑,我才猛然想起,那是情人節。…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5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流浪

只身流浪是否很浪漫呢?



聽上去是,想想又不可能是。

流浪是寂寞的,在陌生的土地上、陌生的人群中,寂寞會令我們做了不寂寞時所不屑做的事和所不需要做的事。

記得有一年在異地,的確是有點不知如何處置自己了,那個人跟我說:

“寂寞嗎?”…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旅

到外地旅遊,一樣不願早起。人家說:浪費了時間啊,怎麽不清早起來?我卻覺得,旅遊是休息,不是勞改,為什麽每天要從早上六時強撐到半夜?平日已經睡眠不足了,假期旅行也不睡個飽,可太對不起自己。睡眠不足,心情自然欠佳,我才不肯起得比平時上班還早,去登什麽巴黎鐵塔,拍什麽照留念。

旅遊從來少拍照,主要是懶得帶相機,有人替我拍自是樂意,沒人替我拍也不用急,現代不同從前,飄洋過海的去一次歐洲,可能三十年后也沒有機會再去,如今每個月去一趟也不成問題,只要不介意來回程都坐那十幾二十小時飛機便成了。人不錯是愈來愈沒耐性的,從前坐個多月船也沒怨言,現在坐不到一天飛機已經嚷悶了。…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只是爸爸和媽媽

兒子從來不看我的作品,媽媽寫了什麽東西,他都不知道。有一回外婆半迫半哄要他看我的長篇小說《緣》,小家夥果真從頭到尾都看過了——開頭十頁和末尾十頁。

有位朋友,本身是明星,十分有名,可是他的兒子就不當他是一回事。有一天兩父子走在街上,兒子看見了另一位演員,居然十分興奮,一邊叫爸爸快看,一邊去叫人簽名。為父者啼笑皆非,家中天天坐著位大明星不看,看見別的明星反而十分傾倒。

在孩子眼中,爸爸的身份永遠是爸爸,媽媽的身份永遠是媽媽,根本不會當爸爸媽媽是什麽特殊人物。

審問兒子為何不看我的書,他想出了個很好的借口:“我們男孩子看衛斯理的科幻小說。”…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3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最好玩的是……

世上最好玩而玩完不會粘上身的,是別人的小啤啤。

男人玩女人,玩完撇不掉,只好認數。

女人玩男人,玩著個野蠻的,來個兩刀三段斬,也十分玩不過。

玩狗兒,既要給它愛心又要帶它去行山跑步,少疼一會兒便苦著狗口狗臉,你只好放下工作再去逗它開心。

玩貓麻煩比較少,貓兒只認主人,只可惜撒貓屎時不認地方,弄得沙發上有、床上也有。…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3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青絲帳

一歲前沒有頭髮,是個光頭娃娃。

兩歲到十二歲,短髮。

十三歲后,一直長髮披肩。

最近,剪了頭髮,直直短短的剛及領際。

這便是我的“青絲帳”,很易算,因為我的頭髮很少一時長一時短。

從中二到中三間開始梳辮子,一直到中學畢業,打散了,頭髮垂到半腰,再長可沒有了,有些人的頭髮可以一直長下去,我的卻是拖到背后四五寸左右,便怎麽也不會再長的了。…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2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夜風

自小愛聽風吼,這回搬屋總算搬到了個風窩,夜夜都窗搖簾動,夜夜都像在刮風。黑夜的大篷裙子把天地籠罩著,這兒風聲颯颯,直如把黑夜的大篷裙子刮得上下左右亂翻,仿似女妖亂舞。

我就是喜歡在窗前看星聽風。風呼地一聲翻滾,我便希望它直沖到天上,替我把顆星星卷下來,送到我家中,做盞燈兒,閃呀閃呀地在黑暗中聽我說心事,天明我會送它出窗外,讓它尋路回家。…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四壁

多年來,客廳的四壁都是空空如也的,不是不想掛點字掛點畫,然而,我喜歡掛的都在博物院裏面,那些價值連城的書畫,是怎麽也買不起的了。

當然,名畫名書法都可能有精美的復制品,但是有出售的,便很多人家裏都掛上一幀,那又沒什麽意思了。這麽一來,我的墻壁只好一直空下去。



其實,我愛書法甚於畫。也許,這聽上去像個笑話,因為我的字其醜無雙,亦是惟一我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的東西,不過,本身字醜不等於不欣賞書法,我對名家書法是十分傾心的。

有朋友收集朋友的書法,掛在墻上,這是相當有趣的事,不過那些“朋友的書法”,水準一定很高,要是我寫一張給人,大概只配貼在廢紙簍底。…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5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從夜到日

鳥兒忽然一齊在叫,原來是清晨五時半了。仿佛剛聽過雞啼,照例是淩晨四時,方才還是一片漆黑,剎那間窗外已是一片藍藍的曙光。

又跟一個清晨打了招呼,少了點內疚。因為我從來沒有誠意去認識清晨,清晨於我只是個黑夜順道帶來的客人,通常我是跟黑夜聊得太久,直至黑夜悄悄溜走,一把將清晨這不速之客推給我。通常,我會白它一眼,然后想起:還沒睡過。連招呼也不打,便擁枕追求永遠不夠的睡眠,合眼前還要咒一聲:天殺的早晨,這麽快來到。窗外又白了一點,太陽快出來了,一天的重擔又得再挑起了,鳥兒唱得再婉轉,也像叫上班的鐘。…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8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未卜

人生要有未卜之事才好,什麽都安排好了、這輩子怎麽過也知道了才不是好事。一切都太穩定,反而沒有夢想和狂想的余地,前程不知反而心裏自由。…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8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童年的人

五舅父寫信來,還叫我做BB。BB是我的小名,看著我長大、看著我為妻為母的人都不再叫了,只是舅父們多住在國內,不見經年,他們最深的印象,自是我還叫做BB的小時候。

我的舅父很多,小時他們是我的玩伴。

五舅父是個大眼睛的溫和男人,老是BB、BB的跟我玩。

四舅父那時從美國留學回來,神氣得很,和我也玩得少,只記得有一回我弄破了他朋友的車胎,嚇得直跑回家躲,終於給四舅父找著了,大大地給了我個耳刮於。…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7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活

花倒影在玻璃桌子上,支頤凝視著,夜就這樣深了。

夢想像三疊浪四疊浪五疊浪地湧上來,笑自己,活了這好些日子,還學不會認命。當然,有些白日夢已經不能再做,到底,十六歲的日子一去不復還,我總不能再幻想有位靦腆的大男孩輕輕地拉拉我的小指頭,然后那份感情就那樣訂下來了……想到這裏,又不禁再笑自己。嘿,有那樣的心,也沒有那樣的年紀了!歲月逼著我們放棄一些我們還能感受的感受、一點我們尚未蒙塵的心,這就叫做成熟。其實,誰不是一半稚氣和一半成熟的混合體?然而一年又一年加上去的歲數,逼使我們只活一半,只做成熟的人所做的事,於是,中年男人不是變了臉無表情,便是變了一臉色迷相;中年女人不是變了糊裏糊塗,便是變了一臉尖刻苦澀。敢好好地去活的、敢愛敢恨敢想敢做的人不是沒有,而是太少,他們不只是瀟灑,而且是老實,既無愧於自己的活法,也沒有虛偽地應酬傳統,所以他們能夠把自己保持新鮮。…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2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過

韶光飛逝是每人都知道的事實,但是,最難接受的是回顧時,一切猶如昨日,根本沒有隔了那麽多年的感覺,就像時間在我們還未同意之前,已經溜去了一樣。假如回顧六七年前的事,有如久遠的往日,那倒容易接受點。當一切都還似在眼前之際,實在有點手足無措,怎麽五年又過去了?十年又過去了?

小的時候,總以為十年是段長之又長、沒法想像得到的日子,想來也不無道理,當自己只有八歲九歲時,十年無異是另外一輩子,怎可以想像得到?人愈大,愈覺得十年之急促,這個急促的感覺,和年齡成正比,歲數愈多,愈覺得十年短。…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2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青絲帳》辛苦最憐天上月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

這是清代大詩人納蘭性德的幾句詞,意思是說:最可憐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了,只有一夜月圓,每一夜都是缺的。(一昔即是一夜,玦即是古時人佩戴半環形的玉。)

納蘭如此善感,難怪少時愁無可解又說不出的時候,看看納蘭詞,便愁得十分哀怨美麗了。

每看納蘭詞,便想起自己那些空得無事也可以任意愁上半天的少年日子,即使本來沒有愁,讀了納蘭詞便自然開始愁了。那時的愁,根本是種淒艷的娛樂,回想起來,歲月何其匆匆,如今再有傷心欲絕的事,也不能坐在那裏詩意地愁,反而要快快把碎成片片的自己砌回原形,臉不改容地面對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41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上嫁比下嫁好

上嫁比下嫁好,在經濟和教養上兩方面都如是。

男人變心時,不會感激千金小姐當年下嫁兩袖清風的他的。

女人嫁得比娘家稍好的人家,總有點得獎的感覺,生氣時本來要扣丈夫八分的,也變了扣六分,和氣相處的成分大點。

下嫁問題很多,夫家一族的教養可能比你差,親友妯娌間的諸事八卦,缺乏禮貌,無知無聊,會令你十分頭痛,相處並不容易。

如果丈夫家累重,養得家人來養不得你,那你便要一生受苦。…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36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下班回家時

女人之戒:



男人下班回家時,除了給他個溫馨的微笑外,別騷擾他,讓他清靜至少一小時。




處理了整天公事,人不累腦袋也累,得給他一些喘息時間。




要是他一踏進大門,女的便向他討家用,說冷氣機壞了,B仔讓學校記了個缺點,洗衣機又漏水,你說他有多煩?




遲一兩個小時說死不了人的,他希望回到個避開煩惱的安樂窩,而不是想從一個煩惱窩再踏入一個煩惱窩。別讓他一下班便面對一大堆家事問題。




不上班的女人是不了解的。…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35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割愛橫刀

橫刀,真可以奪愛嗎?



一切未必盡然,只是,不少人以此橫刀來作藉口。




如果一段感情是堅固的話,任教天打雷劈,也絲毫難損,何況只是橫刀一片,刀斷情也難斷。




橫刀因何可以奪愛?是這份愛中,早已存在裂痕,於是,一刀砍下去,便如鐵削泥。


當然,也要持刀者看清時機,拿捏準確,方可事半功倍。



有時,縱然感情中隱有破裂的征兆,但是,沒有持刀者的介入,感情生病,是可以痊愈的。…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同是故人聲

“××××、××××、××××”電話留言機一連三句不停的粗話,沒有留名,但聲音和粗話的用法說法都是似曾相識的。



也許對方用粗話罵完人便自我滿足了,我這個聽眾,就當是聽廣播電臺好了。



有些事情,已到了一笑置之的地步,連說三聲“我想念你”跟連話三聲“××××”,完全沒有分別。



另有一個無名留言:“不過是個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沒有了。



思念,重重的思念,我沒忘記他的聲音,縱然他以為他在我生命中很不重要。…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February 19, 2018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