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17 Blog Posts (108)

唐納德.巴塞爾姆:嬰兒的觀念

我宣布撕書是正確的,尤其是以前撕的完全正確。…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9am — No Comments

木心:SOS

門都打開,人都湧到走道裏……

(他退進艙房,整理物件)

船長室的播音:

……營救的飛機已起航……兩艘巡弋的炮艦正轉向,全速趕來……

船長說,但他不能勸告大家留守船上等候……

船長說,但如果旅客自願留在船上,他也不能反對,因為,下救生艇並非萬全之策,尤其是老人和孩子們。

按此刻船體下沈速度……

排水系統搶修有希望………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7am — No Comments

阿城:成長

王建國生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

母親生他的時候,發生難產。醫生說,需要產婦的先生簽字,是要孩子,還是要大人。等在產科外面的父親首先糾正說,時代變了,不要叫先生,要叫同誌,或者說,孩子的父親。護士說,好,可以叫同志,孩子現在還不知道生不生的出來,所以還不知道可不可以稱父親,現在要你簽字,是保產婦,還是保胎兒?

父親說,兩個人都要。是剖腹。從肚臍到陰埠豎著剖開,取出嬰兒,縫上刀口,日後母親肚子上留下一條長長的亮疤。

父親晚上獨自回家,長安街上的遊行尚未結束,許多人手上舉著火把,蠟燭,呼著口號,並不整齊地通過天安門的前面。長安街上有重炮車輾出的輪子印。…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7am — No Comments

顧城:十二歲的廣場

我喜歡穿

在默默展開的早晨裏

一蓬蓬郊野的荒草

無聲地爆發起來

那些瘦小的黑蟋蟀

我垂下目光

不會註意

的思想

在遠處,馬達的鼻子不通

歡樂或悲傷…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4am — No Comments

伊塔洛.卡爾維諾: 裸胸的女人

帕洛馬爾先生沿著冷僻的海灘漫步,偶爾遇上幾位遊客,一位年輕的夫人袒胸露臂躺在沙灘上沐浴日光。帕洛馬爾先生謹小慎微,把視線投向大海與天際。他知道,遇上類似情形,當一個陌生人走近時,女人們會急忙抓衣掩體。他認為這不好,原因是這樣會打擾那位安然自得沐浴日光的少婦;過路的男人也會感到內疚;這等於間接承認婦女不得袒胸露臂這條禁忌;如不完全按照禮俗行事,人們不僅得不到自由,做不到坦率,反而會行不能無慮、言不能由衷。

因此,當他遠遠看到曬得黑裏泛紅的裸露的女性上身時,便急忙仰起頭,使他的目光落在虛空之中,並像個文明人那樣,不讓目光逾越環繞人身四周的無形的界線。…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3am — No Comments

伊塔洛.卡爾維諾:高速公路上的森林

寒冷有千百種形式、千百種方法在世界上移動:在海上像一群狂奔的馬,在鄉村像一窩猛撲的蝗蟲,在城市則像一把利刀截斷道路,從縫裏鉆入沒有暖氣的家中。那天晚上,馬可瓦多家用盡了最後的幹柴,裹著大衣的全家,看著暖爐中逐漸黯淡的小木炭,每一次呼吸,就從他們嘴裏升起雲霧。再沒有人說話,雲霧代替他們發言:太太吐出長長的雲霧仿佛在嘆氣,小孩們好像專心一意的吹著肥皂泡泡,而馬可瓦多則朝著上空一跳一跳地喘氣,如同轉瞬間消逝的靈機一動。

最後馬可瓦多決定了:

“ 我去找柴火, 說不定能找到。”他在夾克和襯衫間塞進了四、五張報紙,以作為禦寒的盔甲,在大衣下藏了一把齒鋸,這樣,在家人充滿希望的目光跟隨下,深夜走出門,每走一步就發出紙的響聲,而鋸子也不時從翻開處跑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40am — No Comments

伊塔洛.卡爾維諾:閃靈

這事發生在某天,十字路口,人群中間,人們來來往往的地方。

我停下來,心中一動:我其實是一無所知。無知,極端的無知:我不知道人、事的原委,一切都是那麽的無理、荒謬。於是我笑了起來。

我當時覺得奇怪的是我以前竟然全然未曾覺察,直到那時我對所有的東西都是全盤接受:交通燈、汽車、海報、制服、紀念碑,這些和這個世界任何感性都完全脫離的東西,我接受了它們,以為有某種必然性,某個因果鏈把它們系在一起。

接著,笑聲在我嗓子裏消失了,我感到臉紅且羞慚不已。我招手吸引人們的註意,“停一停!”我大叫,“有些東西錯了!所有的都錯了!我們所做的荒唐透頂!這是不對頭的!哪裏是個盡頭啊?”…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39am — No Comments

伊塔洛.卡爾維諾:河流最藍的地方

那段時間,連最簡單的食品都受到詭計和摻假的威脅。沒有哪一天報紙不提到在市場上又有驚人的發現:奶酪是用塑料做的;牛油有蠟燭的成分;蔬果類含砷殺蟲劑的濃縮比例比所含的維他命還要高;為了把雞養肥而塞給它們的一些合成藥丸可能會讓只吃一只雞腿的人都變笨。所謂新鮮的魚是去年在冰島釣的,把魚眼睛化裝成昨天釣起的樣子。從某瓶牛奶中找到了一只老鼠,不知道當時它是還活著或者已經死了。油瓶裏裝的不是由橄欖壓檸出來的金黃液體,而是經適當蒸餾手法處理過的老騾子的肥油。

馬可瓦多每次在公司或咖啡館聽到別人說這些事情,就覺得好像有一頭騾子在胃裏面踢腿,或者是有一只老鼠在食道裏竄跑。在家裏,當他太太朶米替拉買完菜回來,以前那些讓他雀躍不已的芹菜、茄子,還有雜貨店或肉店粗糙多孔的面包,現在卻引起他的恐慌,就如同有敵人潛入了他的住家。…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37am — No Comments

伊塔洛.卡爾維諾:河流最藍的地方

那段時間,連最簡單的食品都受到詭計和摻假的威脅。沒有哪一天報紙不提到在市場上又有驚人的發現:奶酪是用塑料做的;牛油有蠟燭的成分;蔬果類含砷殺蟲劑的濃縮比例比所含的維他命還要高;為了把雞養肥而塞給它們的一些合成藥丸可能會讓只吃一只雞腿的人都變笨。所謂新鮮的魚是去年在冰島釣的,把魚眼睛化裝成昨天釣起的樣子。從某瓶牛奶中找到了一只老鼠,不知道當時它是還活著或者已經死了。油瓶裏裝的不是由橄欖壓檸出來的金黃液體,而是經適當蒸餾手法處理過的老騾子的肥油。

馬可瓦多每次在公司或咖啡館聽到別人說這些事情,就覺得好像有一頭騾子在胃裏面踢腿,或者是有一只老鼠在食道裏竄跑。在家裏,當他太太朶米替拉買完菜回來,以前那些讓他雀躍不已的芹菜、茄子,還有雜貨店或肉店粗糙多孔的面包,現在卻引起他的恐慌,就如同有敵人潛入了他的住家。…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36am — No Comments

布里吉特·吉羅: 故事終結

你既愛他,又不愛他。

故事已經結束,你卻沒意識到。他站在窗前,你責怪他擋住了光線。你看到的不是他,而是被他擋住了的那些進不來的光線。就是這樣開始的。

他站在那裏,他的存在妨礙了你。你不再等他。

你晚上回到家,打開收音機。脫下鞋子後漫不經心地吻他一下。隨後便是沈默。

你不知道怎麽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已經有多久了。你曾經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也不可能發生在你身上。你了解家常瑣事、買菜購物的那些陷阱。據說洗衣服就能扼殺愛情。你從來都沒有相信過,你拒絕落入俗套。然而,他抽煙令你不悅,這就是個信號。你放棄了去解釋那些信號。…

Continue

Added by 妲姬 格格 on November 29, 2017 at 9:30am — No Comments

真假阿必甲

在山北村,有個叫阿必甲的農夫,他勤勞聰明,種出的玉米又香又大。

每次玉米成熟後,他總是把玉米分給窮人,村裏的人都喜歡他。

山北村的南面,有個山南村,材長早就知道了阿必甲的為人。

有一天,村長派人捎信來,叫阿必甲到山南村去,他想把自己最美麗的女兒嫁給他。

阿必甲興高采烈地上路了。正走著,碰上了本村的巴古冬。巴古冬是個遊手好閑的二流子,平時盡幹壞事,鄉親們都很討厭他。

巴古冬問道:“你匆匆忙忙去哪兒啊?”…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那你就害我吧

他是個不幸的男人,年輕的時候出了一場車禍,然後腿就殘廢了。

變成瘸子的他,婚姻大事成了問題,幸虧他有份不錯的工作,於是那些農村姑娘都想嫁給他。

他有過三次婚姻。

第一次是一個承德來的女孩子,說自己被人拐了,回家後父母嫌丟人把她趕了出來,於是他收留了她,女孩子長得美,主動要求嫁給他,他受寵若驚,娶這麽美麗的女子簡直是一場夢。

蜜月沒有過完,女孩子卷了他的珍貴物品跑了,大家勸他說,別傷心,錢是人掙的。

他說,我不是心疼錢,我是心疼這份感情,明明她是說愛我的啊。…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8:30pm — No Comments

令人感動的男人日記

讀到相識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認識一個讓我心動不已的女孩。”

相戀的那一天,男人寫到:“我深深愛上了她,她也深深愛上了我。”

同居的第一天,男人寫著:“我想照顧她一輩子,所以我願意她把我的房子當成她的。”

懷孕的第一天,男人寫著:“我每月記得她的經期,而且很小心,在她還沒想和我結婚時我小心的避開危險的日子,沒想到我們還是有了孩子。”

這時女人急忙往後翻,天啊!男子的記事本上,每月都有特殊的記號,雖然冷汗直流仍繼續讀下去——

讀到結婚的那一天,男人寫著:“我好高興終於娶到她。”…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6:30pm — No Comments

在橋上

每天上下班,都要經過一座橋。橋很寬,人行道上也足以跑得開小汽車,因此,那上面就常常被人占據,每天有三兩人到七八人不等。他們或站或蹲,有的面前放著一個小木牌子,寫有“油漆”或“繃床墊”等字樣;有的面前沒有牌子,卻會有一個包,敞著口,露出了鋸子、斧子、鑿子等工具,這工具也就是能做某種活計的招牌。

這些人,都是民工,來自周邊的農村,等生意打零工的,被城裏人稱作“遊擊隊”。…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5:30pm — No Comments

誰愛你的第二顆紐扣

真正幸福的人,是茫茫人海裏,有一個人,純粹地愛你,無怨無悔無要求地把你放在胸口的位置。

他是一位鉆石王老五,也是一個情場浪子。他是我的好朋友,欣賞我的才華,卻對我相守終身的愛情觀點不屑一顧。他愛說的話是:人既然來這個世界走一遭,就該多愛幾個人。他的言下之意,當然是多甩幾個人,不為誰停留。

誰也不曾知道,這樣一個浪子,卻會閃電般回頭,娶了一個雖然溫婉卻並不花容月貌的女子。

在他的婚禮宴席上,他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9:00am — No Comments

幸福的抓鬮

當我和他終於天天生活在一起的時候,再也浪漫不起來了:鍋碗瓢盆,柴米油鹽,父母孩子,你能不管不顧嗎?沒理由兩個人吃飯我一個人幹活,更沒道理孩子兩個人生卻是我一個人教。

作為新女性的我根本沒有三從四德的觀念,因為我也是辛辛苦苦掙錢回來的呀,家務當然他也得承擔。於是,對於洗碗、買菜這些誰也不想幹的事情,就得抓鬮決定誰幹。

沒有孩子之前,飯後的新聞看完了,誰也不願打掃戰場,於是就隨便摸4張撲克牌來決定誰幹:四張牌加起來得數大的洗。

抓鬮時的氣氛很刺激,第一張牌我小,我得意洋洋。到第二張牌他小,他洋洋得意;到第三張牌又是他小,他高興萬分;最後的第四張牌我小,萬分高興。抓鬮決定的事情不單是洗碗,晾衣服、掃地、拖地、抹門窗……不過抓鬮很公平,幾乎是一人一次。…

Continue

Added by Bir Tanem on November 28, 2017 at 1:00am — No Comments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8)

5、記憶微光的倫理學意義

記憶微光的提出,亦可以使我們反思對記憶研究的一貫的政治學解讀,記憶的倫理學得到強調,即從理解自身人手,有一些呈現為心智的活動,抑或情感的表達。在細化和深化記憶微光的時候,我們可以從這個路徑人手,如同柏格森以不同於塗爾幹的方式去認識圖騰制度一樣。

我們認為,隱隱的記憶微光揭示了可能被遮蔽的痛苦或感受。如同方惠容研究中“無事件境”下的那些西村婦女的生活痛楚,知青ZSS並沒有作為主要事件表述的個人病痛,以及普魯斯特對“小瑪德萊娜”點心茶的奇跡般感受等等。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記憶微光是射進來的一束光,是認識世界的一條線索。…

Continue

Added by Marketing Link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34pm — No Comments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7)

(三)社會學範式之外的啟示

 

心理學研究的記憶問題給社會學的記憶研究帶來了直接的啟示,恰如哈布瓦赫對心理學記憶研究的體悟。有關記憶問題,不僅存在心理學研究傳統、哲學思辨傳統等,文學也有其思考。當然,文學領域內關於記憶的體察大多體現在作家們的小說中,其之細碎足夠稱得上“微光”,其細微更可能被認為瑣碎,不過,其對現實的洞察是不容忽視的。也就是說,面對記憶這一人類共同的體驗(經驗),其他學科,包括文學的理論洞見甚至感悟,不應該排除在社會學研究素材的之外。

社會學文本的固定格式往往局限了研究者和閱讀者的視野。…

Continue

Added by Marketing Link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1)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傳統下的集體記憶研究範式,重點反思社會記憶的權力觀和社會決定論問題,並試圖將研究重心轉移到對個體記憶的關注上。在此,遭遇到記憶的微光,它多存在於個體記憶之中,往往出現在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的縫隙之間,一般而言,是社會決定論與能動個體之間碰撞的產物。記憶的微光之於強勢的社會記憶研究範式,其力量之微弱甚至暫時不能構成一種獨立的記憶類型,但它描摹了另一種記憶的存在狀態,提示著被忽視的現實洞察。



就是有那麽一些經歷,它們是無法交流和無法傳達的。我們雖然能將它們加以互相比較,但只能從外部進行比較。從一定經驗自身來看,它們件件都是一次性的……原始經歷知識的不可交流性,卻是無法超越的。 ——賴因哈特·科澤勒克(轉引自阿斯曼,2007:7)…



Continue

Added by Marketing Link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00pm — No Comments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2)

(二)權力觀照下的社會記憶研究



1、社會記憶研究的權力觀

關於社會記憶研究,台灣學界的傳統大多圍繞著“族群”展開,因此,這一脈研究明顯帶有政治身份色彩,如王明珂等的一些研究。大陸的社會記憶研究,基本上也拷貝了這樣一種模式,即做社會記憶的研究者往往將記憶的政治問題置於核心地位,研究者關註的問題主要有:歷史與記憶之間的聯系、記憶的選擇與組織、傳授歷史和保存記憶、“記憶的責任”問題: 記憶為誰服務等等。這些主要問題中包含了一個基礎而核心的問題,即記憶中的權力問題。因此,關於記憶的權力範式是最需重提和反思的範式。…

Continue

Added by Marketing Link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0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