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 Male
  • Mua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JC's Friends

  • Calribean

Gifts Received

Gift

JC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JC'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s Chien 沒之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不是影評人:讓我為中文電影“流淚”的《白蛇傳奇》
"中國的山海經中,無奇不有的精怪何其多阿~偏偏偏距跟導演都不看山海經,所以,,,每逢精怪都中西不分,嘆~"
Oct 3, 2013
JC posted a blog post

32歲的Day Tripper

清晨, 空氣依然冷冷,心頭卻暖暖。 夢里前進了十幾年,50歲?60歲?不知道。 我養了條狗,開了間民宿,叫「老人與狗」。 住了從世界各地來的奇妙的人。 一星期中的某一個晚上,住客們都會聚在一起開燒烤會之類的, 一邊吃,各自說著自己旅行時的事。比賽。 勝出者,房租全免。 老頭我,就默默的把旅人的故事一個個寫下。 集結成書那天,安詳的瞌眼睡去。 然後,醒在2011年那一個冷冷的星期天清晨。 8:37分。 ::     ::     ::     ::     ::     :: 在等著早餐的時候,我一邊喝著怡保舊街場, 一邊看村上的《遇見100%的女孩》。 看到《32歲的Day Tripper》這一章。 32歲的男人,和18歲的女生談論著18歲的一章。 第一次讀這一篇文章我也接近18歲, 現在的我,已經過了32歲, 肚子不用一星期沒跑步就已經有一圈。…See More
Mar 26, 2012
JC posted a status
"要怎麼換掉部落格的背景主題啊? (汗"
Mar 26, 2012
就是冷門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那些年
"我不反對老編的說法。我有一個補充,在2011年找個“年度大詞”之同時,不妨也來選中華圈文化創意界2011年的“風云人物”;我推薦“沈佳宜”。對,電影里的沈佳宜,不是銀幕下的陳妍希。 看了《那些年》,JC想起他的“那些年”,和他的“沈佳宜”。 連據說是香港的才子陶杰,看了《那些年》,也想起他的“沈佳宜們”。他在他的部落格里,一口氣談了好幾篇的“…"
Dec 15, 2011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那些年
"2011年,中華圈要找一個詞做總結,我建議“那些年”。誰沒有“那些年”,以及那些年的人兒與事物?老編是另一個世代的人了,看了JC的那些年,我找到我們的一個共同點;我們都交過筆友。看九把刀、柴智屏和小野聊天的錄影片,我知道他原來也交過筆友。 人人的那些年都不一樣,但做過的正經的、荒唐的事,許多都是一樣的,這里頭的共同點,引起我們的共鳴。 JC畢竟年輕,還有赤子之心,唱着胡夏的歌,唱着唱着越陷越深,發現眼眶有些濕了。是啊,想起狂飆的青春,總有眷念、緬懷…"
Dec 11, 2011
JC posted a blog post

那些年

「這世上沒有所謂的巧合,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其背後的意義。」我想這句話是可以成立的。九把刀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從台灣一路燒紅,並且蔓延到馬來西亞,算起來已有好一段時間了,一直很想去看,但也一直安排不出時間去看。這段期間,我並沒有去看原著小說,沒有刻意關注媒體上的影評和各種消息。但有關電影的種種傳聞,還是透過身邊的朋友和電台無孔不入的流入耳朵。說起來我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麼火熱的電影,我居然能夠淡然處之的面對。然而現在,我終於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See More
Dec 11, 2011
JC posted a status
"呦, 一陣子沒來, 好像不太一樣了?"
Dec 6, 2011
JC posted a blog post
Nov 10, 2011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杜拜見聞錄:GPS,計程車,霸王車
"生活不就是衣食住行?生活在他鄉,總是從衣食住行開始的。我的背包手記,很多都是有關洗衣服、填肚子、住青年宿舍、公園營地帳篷或貨柜箱,以及坐地鐵、擠公車或徒步的故事。 這回,JC要把我們帶到他在杜拜的交通情況,一如過往,都是以小觀大,輕描淡寫幾句話,盡管好好笑,卻一下子就讓我們對這都會的某些事物,了然于心。 我又想起我過境杜拜那一天的小插曲。我說過我入夜後離開機場到市區去吃飯,然後四處逛。 後來走到大海邊吹海風。人不多,燈火也較暗。 時間差不多了,想截住一部計程車回去機場,卻搞不懂車子應該往那個方向…"
Nov 6, 2011
JC posted a blog post
Nov 6, 2011
JC posted a blog post
Nov 4, 2011
arcasamani人才系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杜拜見聞錄:無知,警察,治安
"人到新地方,加上語言、文化陌生,特別的敏感。處處都打起精神留意,所以事物很容易入腦。 因為深刻,記憶一下子就銘刻在潛意識里。 遇上適當的刺激,東西又從潛意識浮上來,清清晰晰,好像當時。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情況:你在做某件事,心頭忽然有個想法:我從前也經歷過同樣的事,就是一時想不起發生在那兒。 因為手頭的這件事,刺激了腦子的某個部位,有關的記憶醒了過來。 能清楚想起以前的好事情,是件好事呢!等于再次經驗過那情那景。時間沒白丟。 心境安寧很重要,安靜,潛意識才愿意啟動;忙亂起來,有時候都忘記了理性,何…"
Nov 2, 2011
JC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杜拜見聞錄:無知,警察,治安
"剛剛有朋友問我,都七年前的事了怎麼還寫得像昨天才發生似的。 的確,當年的事,文字記下的,只有短短的十篇百字文,照片看到的,說實在當年我都亂拍一陣,也看不了什麼。 但這幾天在寫的時候,卻很輕易的想起很多事。我想,那多少是因為獨自生活的關係。 當自己人一個人的時候,注意力自然集中在自己的生活和感受里。只剩下自己和城市在互動,很多事,就算不用刻意去記,也自然會烙印在心里。 中學時有一課,大概說的是求知識有時就像牛會反芻一樣,剛接触時你不一定會明白,就收在心里,待人生歷練多了之後,就自會感受的到。 這一…"
Nov 1, 2011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杜拜見聞錄:無知,警察,治安
"對啊,城市是有靈魂的。有的靈魂讓你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有的確實要慢慢去找。 要和一個城市最一道兒心跳,絕對要用腳步去貼近她。我有過多次單獨一個人背包包游走的經驗。 住在各個城市的青年宿舍,雖也有臨時的伙伴交流深談,但大家來去匆匆,很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個兒獨處;行走、用餐'看風景看人,心里頭都是自己獨白。 那時候最好的玩意兒,就是“現場寫作",這四個字就是我背包包時想出來的。從袋子里把筆記本掏出來,看見什麼寫什麼。”你在做什麼“、”你…"
Nov 1, 2011
JC commented on JC's blog post 杜拜見聞錄:無知,警察,治安
"別說老編,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多,我也只有在黃金市場見過警察。 沒見過警車,郵車倒是見過幾輛,在郵政局處。說話回來,好像也沒有見過警察局...... 有每個城市都有它的靈魂。要真正感覺一個城市的呼吸,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一個人背著行裝,把自己埋在那城市里一起呼吸,感受它的跳動節奏。 說真的當年我並不知道這件事,是有機會,但卻沒好好感受。所以當年反而寫不出像樣的遊記,只零零碎碎的記了一切片斷。 但回憶卻在不斷的孕釀發酵,終過漫長的七年之後,蟬蛻,驚蟄。 畢竟事隔七年,很多事都模糊了,再者杜拜也想必有了很…"
Nov 1, 2011
JC commented on coastb48209's blog post Plurk 無厘頭之發文集結-//-
"我來承認, 我正是長篇文的代表 XD 很茅盾的, 我愛寫長篇文, 但也沒多大耐性看其他部落格的長篇文 我喜歡噗浪, 上前有很多很會寫精簡好玩噗文的噗友, 他們都是我學習的對象"
Nov 1, 2011

JC'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JC's Blog

32歲的Day Tripper

Posted on March 26, 2012 at 6:41pm 0 Comments

清晨, 空氣依然冷冷,心頭卻暖暖。

夢里前進了十幾年,50歲?60歲?不知道。

我養了條狗,開了間民宿,叫「老人與狗」。

住了從世界各地來的奇妙的人。

一星期中的某一個晚上,住客們都會聚在一起開燒烤會之類的,

一邊吃,各自說著自己旅行時的事。比賽。

勝出者,房租全免。

老頭我,就默默的把旅人的故事一個個寫下。

集結成書那天,安詳的瞌眼睡去。

然後,醒在2011年那一個冷冷的星期天清晨。

8:37分。



::     ::     ::     ::     ::     ::



在等著早餐的時候,我一邊喝著怡保舊街場,

一邊看村上的《遇見100%的女孩》。…

Continue

那些年

Posted on December 11, 2011 at 10:30pm 2 Comments

「這世上沒有所謂的巧合,每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其背後的意義。」

我想這句話是可以成立的。

九把刀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從台灣一路燒紅,並且蔓延到馬來西亞,算起來已有好一段時間了,一直很想去看,但也一直安排不出時間去看。

這段期間,我並沒有去看原著小說,沒有刻意關注媒體上的影評和各種消息。但有關電影的種種傳聞,還是透過身邊的朋友和電台無孔不入的流入耳朵。說起來我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麼火熱的電影,我居然能夠淡然處之的面對。

然而現在,我終於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34pm on July 26, 2011,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said…

JC說:創作是一件殘酷的事, 你必須面對赤祼祼的你, 無法逃避。“ 換一個鏡頭,創作有時候也是快樂的,當創作者把自己的一部分感受、體驗,從整個的生命狀態中抽離出來,放大它、照射它,找到它的詩情所在,然後發現:”人生原來也是可以這樣看待、對待的。“你和自己的生命本體取得一種超然的諒解,相對而會心暢笑。

我每年都讀一讀沈從文的”邊城“和蕭紅的《呼蘭河傳》,那是寫于中國一個困難的年代,多少作家都說一只筆就是一把報國為民的匕首,可是他們的筆觸與 言說的事物為何那麼的清淡動人呢?也許,他們的做法和Jamie Beck是一樣的,讓生命整體中的一部分釋放出來,和它深情對話,美就誕生了。活在亂世,心亦坦蕩。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