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甘榜迁往大城镇入住那几年, 虽贵为城市居民, 却不失农家本色,生活里时时刻刻还保留了农民的乡居习性, 一到那儿就把家园变成农田菜园。当然, 在大地上种瓜种菜是生活中再也愉快不过的事, 而且, 我一种五六田, 长豆苦瓜、萝葡菜花、蒜姜葱, 自供自给, 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种瓜种菜是静态活动, 不吵不闹, 绝不会影响邻居的生活, 何况邻家退休了的马来老校长也与我一样, 在后花园里种了一甘榜的蔬菜果树花卉。

(許心倫 畫作 玲珑鸡)

说起果树,这二十年下来, 我也己培植了一棵长得比屋顶还高出一倍的榴莲树、一棵皮黄肉白的“黄毛丹” 树、一棵结实累累的人心果、一丛子孙满堂的斑点红蕉。你看, 我的农地够大了吧?

由于后花园变成了很随性,很杂乱的甘榜景色, 三弟大概看中了我的农夫本性, 一天,竟然把一窝吱吱叫的小鸡由三十里外的一个小城镇运抵了我的家門。我见一窝“小小鸡”, 马上心生怜爱, 却也嚷道:喂!我这里是大城镇呀!怎可养鸡养鸭?可我随即想, 一定是他家里有‘铁闸’, 不让“宠物”入门。他家可是一座漂亮的“红毛楼”耶!

不过, 从这一刻开始, 我即刻知道,我的家园从此会因一窝吱吱叫的新住户而变得热闹与吵闹起来, 却从来不曾想到,这些可爱的小禽鸟在往后的日子里也会给我带来一些不小的烦恼与优伤。

从小到大, 我的肚脏也混混沌沌的填了不少鸡肉鸭肉, 因此,鸡鸭养来祭献人类肠胃的样子我见多了, 它们皆长得肥肥胖胖、臃臃肿肿,全身羽毛不是棕灰色, 就是纯白, 了无色彩,皆因它们是由人类喙养来果腹的可怜生物。我们对它们从来不肖一顾, 不生同情。

但是, 眼前这一窝“小小鸡”, 可不是寻常的禽鸟, 它们的体积小巧,有如巴掌般大, 却是羽着光鲜, 五颜六彩。尤于企立时, 它们还拥有一副特殊的英姿, 那就是挺胸束腹, 把头昂得老高。然而, 却脚短颈缩, 走起路来有如鸭子般左摇右摆, 真是滑稽有趣。

弟弟说, 它们的名字叫“玲珑”, 一对几百元耶!
玲珑小巧, 好名字!恰如其形!

十六只玲珑小鸡, 就此点缀了我“青一色”的菜园, 为枯燥的园地带来了五光十色的颜彩。当然, 以往静悄悄的大园子也开始噪闹起来了, 高八度的声波更是震耳欲裂!
我开始好奇:这些小东西怎么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量?而且, 在运声时, 它们咧开小咀, 鼓腮吐舌, 拉长脖子, 像要把五脏六腑皆倾掏出来似的;也似一个吹著号角的小矮人, 把咀脸吹涨的通红通红。

这一群小小玲珑, 有事没事,不论时辰,皆会你呼我应, 拉开小喉咙吹起不同音调的尖锐号角。

且说玲珑们住进我家园的第一件惊人大事。

在这些贵客莅临我家的第一个时间里,弟弟就咐嘱我说:这些禽鸟来自甘榜, 习惯自由, 千万不要把它们押进笼子里。我正有一个四尺见方的鸡笼, 惟有弃之不用。好吧, 园子这么大, 树这么高, 树下通行无阻, 把它们放了, 任自由来去, 以能享受无尽的空间。它们就是有这等异于常鸡的福气!
顿时, 一眼望去,园子里的青草地上有五彩物体蠕动, 追逐啼唱, 满园生机勃勃, 别有生气。我开心的笑了, 心想, 我也终于拥有了另类宠物!

第一个家有宠物的夜里, 心里老记挂著一窝睡在大城镇洋房树下的甘榜鸡, 不知它们可习惯?
当天的深夜里,漆黑的天空忽然洒下了一阵细雨,我连忙摸黑到院子里看望那一窝初来报到的小客人。我把手电筒的光芒投射到每个角落,每棵树缝,每个花盆间,却是不见小客人的踪影。
一窝小东西都到哪去了呢?
莫非全都飞走了?
啊,竟然忘了他们可能怀有飞天的神技!竟然忘了它们长着翅膀!竟然忘了它们是由青翠的甘榜初临一个充满了油烟气息的黑城而可能于一夜间通通结伴失踪。
噢,我的天呀!小东西全不见了,我要如何向小弟交代?我真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唯有在心里如此盘算:待明天一早到巴杀买几只山鸡来应对算了。

一夜,不能成眠。伤心苦恼极致。
于风声雨声中,辗转翻来覆去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一脸忧伤悲恸的神色到后院慨叹;慨叹那一窝即来即逝的美丽动物;慨叹世态的无常演变。
然而,一幕惊人的景象竟然出现了!
那一窝机灵精巧的小宝贝不就在树下你追我逐,嬉戏玩乐吗?
那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笨笨的城市人,无法了解此中的诡异,唯有暂时让其不解,高高兴兴的先迎接从天而降,重回母亲怀抱的宝贝。当然,装米添水,呵护连连的动作与关怀,不在话下。

第二个夜晚,我兴奋不减,再度夜探小鸡,看它们可否睡好。那知,后院再度空空如也!
我一惊,万般恶兆在心头,心想,此事太奇异了!它们是神?是鬼?
然而,在第三天的破晓时分,一只只的小不点瞬间又冒出头来,个个若无其事,神灵活现,尽情的嘻哈玩乐。
我再也无法深藏我的困惑。我必须探个究竟。此事到底为何?
于是,当天晚上,我决定追根究底,探个水落石出。
我心想:它们可能于晚间钻过离巴或飞越围栏借宿于隔壁马来老校长莫哈默先生的家,因为莫哈默先生戴着songkok的样貌很像它们先前的老主人。
我在漆黑的大树下不断的寻思探找;也不停的往隔壁老先生的果园猛瞧。
就在我的果园尽头一棵树叶浓密的黄毛丹树下,在我轻声拂动了低垂的树叶时,突然从树上传来了一声异常轻柔的“吱”声。我顿然明白!我终于解开了一个大谜团!我真是一个无知的城市大笨蛋呀!
那一窝小宝贝不就在树上歇着吗?
那一窝小小鸡,排排蹲在高高的支干上,你依我,我偎你,紧闭着咀,半眯着眼,像坐禅似的,任由你以电光扫射,以大眼张望,却是一概一动不动,没“鸡”吱声。

我看着大树干上排列着的整齐队伍,心里大笑了起来。我终于见识了一个奇异的禽鸟世界;我终于了解了禽鸟原始的生活习惯,那真是有别于人类所想像的。原来我们乡下人一度饲养在院子里的公鸡和母鸡也曾拥有过飞翔的本能,只是鸡落平原被人欺,还被聪明的主人剪掉翅膀,拔掉尾羽,一生成为人类的刀上肉,腹中食,再也飞不出命运的魔爪。
可是,这窝玲珑鸡,娇小细嫩,矮咚咚,圆滚滚,想像中,短短的翅膀也载不动多少风吧?那它又如何能飞上离地将近十尺的树干上呢?又是如何降陆于十尺高的地面上?
终于,一次在无意间知道了小鸡们拥有的轻功秘笈后,我常常起个早,为一睹小鸡们施展轻功的英姿。

每每,天刚蒙蒙亮,只窥见树干上一列列企立着的小鸡仔们蠢蠢欲动,东摇摇,西摆摆,似在做着跳跃前的热身运动。它们首先开启小咀,拉开喉咙,引颈吸气,随即拼出全身的能量,把清脆高亢的八度音阶送入晨空。旋即,即张开翅膀,吡吡啪啪,飘然而下。它们一只随着一只,迎着微凉的晨风,犹如从天而降的小飞侠,飘飘然轻落于地。
每天临晨,小飞侠们吸入了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徐徐下降。而每天黄昏,小飞侠们又鼓起千斤的能量,载着晚霞的余辉,从地面一跃而上,落户于十多尺高的枝头上,归位安眠。一上一下间,我仿佛嗅到了武侠的味道,轻功的气息!

啊,我美丽的家园,它每天每时每刻都有一群天使在嬉戏玩乐。那是一个多么幸福与有生气的田园景色呵!

不久后,第二件趣事又发生了。

一个月后,我发觉我家的三只母玲珑突然失了踪。三只小母鸡同时失踪,遍寻不着,真不寻常!我在后院的储藏室翻箱倒柜,也不见伊等臃肿滚圆的倩影。经验老到的妈妈终于开了腔:甭找了!它们在孵蛋!妈妈还透露说:母鸡孵蛋时会脸红耳涨,终日醉醺醺、疯颠颠,像喝醉酒似的,还会忘了口干肚子饿。
果然,三只母鸡从此消声匿迹。不知晨昏。不知饥饱。

十天后的一个早晨,一只小母鸡突然现身在鸡群里。只见它匆匆的啄了啄米,用水润了润喉,就马上奔跑“回巢”。我见它跳进了储藏室的天窗里后,就此失了踪影。我连忙跑进储藏室,欲以第一时间侦查出母鸡的窝身之地。原来,小母鸡是藏身在一个高柜上的顶端。我快速找来一把梯子,登上一望,啊!母鸡正端坐在一堆小圆蛋上,心闲气定。此时此刻,我的断然出现,确实吓了小母鸡一跳。我们四眼相望,愣在那儿几秒。我一时好奇心起,不断趋前往母鸡胸下瞧,想看看那些可爱的小圆蛋。那知母鸡鼓腮瞪眼,怒目相视,露出了小母亲的强悍。只见小母鸡把一堆我不知数量的小圆蛋搂得更紧了。
此时,我看见了,终于也感觉到了母性的力量。它放于万物皆准。一只小小的母鸡已展现了母爱的温柔与刚强,更何况人类呢。

20天。小母鸡需要20天的坐禅与孵育,才能把一粒小小的蛋注入一个小小的生命。这20天,三只母鸡将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把身体的热量传达给胸腔下的生命,使它成形变样。

日月星辰不停移转,大自然的魔力无所不在。小生命即将降临。

一天,储藏室里果然传来了美妙的天使之音。黄嘴小儿终于发出了对生命的呼号。吱吱吱!。。。吱吱吱!。。只见六只毛茸茸,蓬松松的小毛球从储藏室里夺门而出。它们刚从五尺高的橱柜跃下地面而无事。真神奇!
当了妈妈的小母鸡犹如解放般早已奔出了大木门,六只小鸡则追逐在后,脚不跛,头不歪,一落地就健健康康,生机勃勃,根本不像我们家里初生的婴儿,需无助的躺在床上约一年,还每天被喂食,被呵护,被清洁,被逗笑,被逼发声,还得学走路。人类的成长过程确实复杂艰难,而成长后所做出来的好事坏事也是惊天动地般的吓人或感人。

我看着六粒在园子里滚动的黄色小毛球,感觉它们是那么的轻,那么的柔,那么的美,那么的神奇,真是心动的快长出毛来了。它们,无需医生、护士、产房,只借助一个小母体的微弱体温,就被赋予了生命,破壳而出,造物者真是太神奇了!
可是,我怎能看着六只微小的生命在大院子里承受着日晒雨淋,风吹雨打,住无栖所的残酷日子呢?
我马上当起了护士。我准备了一个大篮子,放入沙龙布,食水、玉米粹,再把母鸡与小鸡全抓来坐好。
母鸡与小鸡从此有了一个家。
而每天看着小鸡在长大简直是一件难以形容的乐事!
每天看着小鸡轻柔的绒毛变化成粗硬的羽毛;看着它们被造物者染上各种色素;再看着它们长出两个小翅膀,我会跟母鸡一样高兴,一样骄傲,一样满足。
终于,六只小鸡长大了,我也终于能辨认出谁是公鸡,谁是母鸡。
就在这时,我方知道,万能的造物者对母禽类的外形设计是有欠公平的。就拿我家的这些玩赏鸡来说吧。(待續)


作者·许心伦

马来西亚   画家/  写作人/  美术教育导师/  摄影人/ 画展策划人/  园艺设计师 -  

出生地 :霹雳怡保

1984-1987   -   槟城   理科大学   艺术系   荣誉学士

1974-2005  -   马来西亚   国民学校   华文/美术导师

1980 -2016 -   参与国内外视觉艺术展览   达36年 /   超过百场

1980 -2016 -   举办12次个展

1990- 2016 -  文学作品 :散文/ 报告文学/ 诗歌 /小品

                      -  出版 3本报告文学集  /  3本散文集 /  1本海峡殖民地建筑遗产画册      

                      - 现为自由撰稿人         

个展记录:

1981-83 – 举办3场《编织展》-吉隆坡 英国文化协会/  新山编织艺术中心/ 槟城州画廊  

2003 -   《我的甘榜》水彩画展/ 吉隆坡   沙龙画廊

2011 -  《怀旧》绘画与摄影建筑展 - 槟榔屿 - 老槟城民宿艺术空间

2013 - 《美丽的马来西亚》个展 - 吉隆坡VivaHome 艺术博览会

2014 -   《怀旧》展 - 槟榔屿/ 马六甲/ 双城情事  海峡建筑展 – 吉隆坡  集珍庄画廊

2014 - 《双城纪事》- 彩绘槟榔屿马六甲海峡建筑店屋 – 吉隆坡 八打灵  爱德利亚   艺术空间

2014 - 《双城纪事》-彩绘槟榔屿马六甲海峡建筑店屋 – 槟城   星报画廊/爱德利亚艺术空间

              主办   

2015 - 《双城纪事》-彩绘槟榔屿马六甲海峡建筑店屋 – 马六甲 博物馆暨州画廊 /爱德利亚

              艺术空间  协办

2016 – 霹雳州 曼绒县  班台 《小镇风情》怀旧展 - 班台文化艺术节

Views: 2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