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盘炒白菜和清蒸豆腐!再来一壶茶!我要全素的,不要荤!”

距离钟文泰被普慧和徐光两人救出后,已经有五天了。

这五天,钟文泰被带到附近的阆中县养伤。

饭钱、汤药钱和寄宿于客栈的經费,都是徐光潜入当地一位贪官的家偷来的。

这些银两一部分给了当地的居民,一部分留着作三人的盘缠使用。

普慧和徐光是奉少林武当两位掌门方丈之命,去保护钟文泰,确保太清道人的绝学能够得以传承。

兩人是少林的几位精锐弟子之一。普慧现年二十三,在三年前以二十岁的低龄,一举通过试炼步入达摩院,与武僧们一起钻研、改良少林武功。

普慧虽说仍未够气候,但在少林寺内最年轻的普字輩中,要數他的武功最为优秀。

而徐光则是自幼便上武当山学艺,年纪比普慧更年轻,现年二十一,是现任武当掌门靖山道人亲授武艺的唯二弟子之一。

他曾经奉师之令下山讨伐几次恶贼悍匪,三人之中徐光闯荡江湖的经验最为丰富。

钟文泰与这两人一见如故,在这五天的相处之中,和这两位前途无量的江湖新手打成一片,现下可以信任的人恐怕就只有这两人了。

如此大喊的人,正是钟文泰,而他身旁坐着的两人,自然是武当少林的徐光和普慧了。

钟文泰人身处保宁府附近的一个城镇的一家饭馆里,这家饭馆的生意很好,人潮不断。

“既然泰兄的伤都快养好了,随我们去见方丈和掌门吧,两位老人家可以为你主持公道。”徐光说道。

说到这里,钟文泰便有些苦恼,自己究竟该随这两位新朋友走,还是继续修行太玄神功?

“钟施主大可到咱们那儿避一避,等到江湖上的风头过了,施主便可继续自由行动。”普慧看见钟文泰犹豫的神色,就这么接口说道。

钟文泰在这五天里和这两位新朋友一见如故,相处得很好,现下这两位朋友的提议是出自内心的好意没错,但钟文泰并不喜欢这么的寄人篱下。

“徐兄、普慧师弟,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并不想随你们回去。”钟文泰喝了一口清茶后,这么说道,眼睛无意间看到一桌也在附近吃饭的人。

本来以普慧出家人的身份来说,钟文泰应该称他为师傅或大师的,但论辈分来说普慧比他还小,钟文泰就只好直接称他问师弟。

头脑灵光的徐光也发现这一点,暗赞钟文泰观察尖锐后,也顺着钟文泰的视线往那一桌子的人看去。

“虽然说我们都化妆打扮成平常的平民百姓,但在同一个地方呆久了的话,还是会被别人认出的,到时又免不了一阵撕杀了。”一时没察觉到异样的普慧叹了一口气,夹了一些菜便吃。

普慧一身都在少林寺里习武修蝉,自从步入达摩院后专心钻研少林武学,更少与外界互动,方丈特意挑选几位极有修为的武僧,和年纪轻轻的普慧风头来进行这项任务,不过就是想让普慧多多见识世间红尘,让普慧的见识更上一层楼。

钟徐两人没有搭话,连茶也懒得喝了。

“这群家伙看起来很厉害啊。”徐光悄声说道。

“我们静观其变吧,徐兄你意下如何?”以钟文泰现在的特殊身份,凡是身上带家伙的人都有可能是敌人。

钟文泰和徐光会那么留意那一桌客人的原因,不外是他们都随身佩剑。

如果他们都是练家子的话,难道钟文泰的行踪已经败露?

虽说钟文泰的伤不会妨碍他的拳脚,但在此打起来的话,自己的行踪再度败露时,搞不好又会招来多一个山县冈昌了。

这时就连普慧也察觉到异样了,很有默契的跟着沉默了起来。

“徐兄、普慧师弟,抄家伙!”钟文泰立刻喊道,刀光一闪,三人眼前的桌子立刻被劈成一半。
又是那见鬼了的太刀!

刚刚在一旁佩剑的人只是继续吃他们的东西,太刀的主人并不是他们。

太刀的主人从钟文泰的四面八方来袭,这样看起来大概共有七人,全是以快得令人防不胜防的速度砍来。

钟文泰一督那几位从背后偷袭的倭寇武士,山县冈昌并不在他们之中。这样可好办。

徐光早已抽剑出鞘,使出他最得意的太极剑法,手中的剑划圆,其中一位东瀛武士的刀立刻劲力全消,手上的太刀立刻被徐光的剑粘着走。

徐光另一只没握剑的手趁着那武士中门打开,一掌直往他身子打去,直接把那武士打飞。

“解决一个!”

“徐施主钟施主尽量别杀生!”普慧着急的大喊。

早已握在手中的铜制齐眉棍往上方一削,与其中一位武士的太刀一碰,两样兵器交缠在一起,普慧运起力气,手中的棍一转,太刀立刻被铜棍以更为强大的力道压制在地上

不等招式使老,普慧以棍往上挑,命中那武士的下巴。

那武士唔了一声后直接往后一倒,立刻晕了过去。

“是是我知道了。”钟文泰对这太刀还是存有一些恐惧,但既然不是山县冈昌使的那就没什么大不了,一个转身闪开了太刀后一拳直打一个武士的脸一拳,趁着武士意识一振的时候一掌从左方打去,把武士直压在地上。

来不及等到附近的人尖叫逃走,这批东瀛武士已经倒了三个。

“来!”钟文泰想起之前和山县冈昌对峙的时候就有些恼火,这些杀伤力强大的刀法真的很让人感到头疼。

剩下的倭寇武士嘴里嚷着众人听不懂的东瀛话,纷纷大喝一声,全往钟文泰三人扑上去。

如此视死如归的气势,反而让攻击变得破绽百出。

徐光脚步踏圆,身子一转,两把太刀的劈击全扑了个空,接着两手擒着两个攻击落空的武士的衣袖,用力一转,那两位武士只感到自己好像被什么拉扯一般,只一眨眼立刻被徐光撂倒。

“喝!”钟文泰使出当时对付山县冈昌的戏码,抬脚把太刀重重的踩在地上,接着左手成爪,擒住那武士的颈项后部一转,那武士狠狠跌了个四脚朝天。

在钟文泰和徐光撂倒倭寇武士的同时,普慧也一棍把那武士打倒在地,完全就是压倒性的胜利。
“钟兄那一抓妙得很,我徐光佩服得紧!”徐光这是也忍不住叫道。

“我们得走了,等会招惹更多人来的话可大大的不妙。”钟文泰在桌子上放了一些银两,三人立刻快步步出饭馆。

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这里的居民一见到刀子便躲了起来。

“钟前辈等等!”正当钟文泰三人刚步出饭馆不久,那一桌在喝茶的人们立刻抢出饭馆来。

钟文泰、徐光和普慧转身打量着这一批人,徐光的手暗自搭在自己的剑柄上。

白袍红鹤,一行四人。

“又是武尊门的人……”钟文泰一看到白袍上的红鹤,脸色即刻大变。

徐光和普慧沉默,一齐看着钟文泰的反应。

又是那张文士般的微笑。

“求钟前辈指教晚辈唐亮的功夫!”唐亮拱手施礼道,身后只剩下三位师弟,因为其中一位师弟早已被唐亮遣去联络锦衣卫了。

“为什么?献给你的恩师吗?”钟文泰就因唐亮是武尊门的人而对他没有好感。

唐亮微笑,说:“黄仲鹤那老匹夫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加入他的门下也只是被形势说迫,我何必助他?”

“连自己的师傅都可以称作匹夫,这人说的话真的有几分可信度。”徐光暗暗沉思道。

“我凭什么信你?”钟文泰冷冷问道,随时作好开打的准备。

“钟前辈你大可放松,晚辈早已听闻太玄神功的可怕,身旁又有两位武当少林的前辈,教晚辈我怎么可能

与你为难呢?”唐亮微笑说道,直接道破他看穿钟文泰保持警戒的心思。

“……”钟文泰被这么一说,也不打算招出自己领悟不到太玄神功的事实。

说来好笑,这个自己多年来都领悟不到的神功绝学,居然会成了自己的护身符。

“虽然说我是武尊门下的大弟子大师兄,但我和众师弟已无心于这门派,再加上黄仲鹤与我有仇,不得不报。

“但黄仲鹤武功太强,所以不能如愿以偿,我希望能和众师弟归附于太清道人的门下,以助我报复,我唐亮再次保证自己不会以这神功再作其他用途。”

唐亮说得诚意十足,但钟文泰和徐光又何尝听不出此间藏有及其深厚的城府?

“阿弥陀佛……如此复仇,冤冤相报,到最后也只得一场空,施主你可要三思啊。”普慧忍不住的说了几句。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前辈你也别再劝阻我了,我心意已决,不杀黄仲鹤得报血仇,这辈子也不会罢休。”唐亮说着说着,居然跪了下来。

堂堂济南武尊门的大弟子,居然如此轻易的向其他人跪拜乞求!

不止是钟文泰三人,唐亮带领的弟子们也吓呆了。

“求钟文泰前辈传唐亮我一招半式,只要能报得大仇,我唐亮此生无憾!”唐亮还磕了一个头,脸上尽是恳求的神色。

“居然能为了报仇而谋害师尊、还抛开尊严向别人下跪,你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徐光忍不住这么说道。

“人生在世,若不能得志,道义面子尊严留着又有何用?“唐亮始终也没有起身,也没有抬头,大声的喊道。

钟文泰听了这番话后,沉默了许久,说:“你先起身吧,我师傅的武艺微薄,你又何必如此苦苦相求呢?“说完随即转身要走。

“既然前辈那么坚持,我想我再三跪求也是徒然。“说完立刻起身,身上的白袍也被弄脏了。

唐亮口里如此恳求,但骨子里又是另一个如意算盘。

“既然硬抢钟文泰也不愿意交出秘笈且还会因此大伤自己和众师弟的元气,且如果钟文泰使出太玄神功抵抗的话更是得不偿失。

唐亮何尝不知钟文泰不会交出秘笈,但不试一试的话又知行不行?

欲成大事,什么功名美誉算得了什么?如果能够的和话,唐亮宁可以自己遗臭万年来换黄仲河鹤一死!

“那我不妨告诉前辈,黄仲鹤这老头突然改道往重庆出发,想从重庆绕路进入四川,我想他一定发现了什么......"唐亮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这么说道。

钟文泰和唐亮身后的孙德同时身子一震。

“难道黄仲鹤......“钟文泰仿佛想起了什么,向徐光和普慧说“我不能回去见掌门和方丈了,我得继续往南走。“不等两人接话,钟文泰立刻往市镇的出口走去。

普慧和徐光两人面面相觑,接着也跟着钟文泰走了。

三人如此匆匆的走了,只剩下唐亮四人。

“大师兄,为什么你要把黄仲鹤的行踪告诉他们?“孙德惊慌的问道。

唐亮久久没有说话,只是......

一招防不胜防的刺击!

“锦衣卫早已无法奈何黄仲鹤了,因为他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唐亮狠狠的抓着剑柄,把剑往前送了几分。

“为什么黄仲鹤会知道我的计划?因为我们之中有你这个内鬼。“唐亮拔剑,接着收入鞘。

孙德惊骇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血窟,倒下。

孙德那染红的白袍内依稀可见一封染血的书信。

“我在路途中把秋坤遣走,是因为你这内鬼把我的计划全盘托出,我可要重新部署锦衣卫及计划。”

唐亮心中已经依稀知道,钟文泰并不会使太玄神功。

钟文泰刚刚和倭寇武士交手时,并没有使出太玄神功,只是单纯的拳掌功夫。

无论怎样都好,当一切都部署好时,便是自己亲手杀掉黄仲鹤,接手并毁掉武尊门的时候!

Views: 2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