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0)

還有,正如在蘇格蘭年老的谷精和年輕的谷精,分別由一個老太婆(Cailleach) 和一個閨女代表那樣,我們發現在馬來半島也是如此。稻谷媽媽和她的孩子由田里不同的谷捆或穗把子代表。W. W. 斯基特先生於1897年1月28日,在雪蘭莪的喬多地方親眼看見,收割稻谷魂魄並將它帶回家的儀式。充當稻谷魂魄的媽媽的那捆(或那把) 稻子,是事先按稻穗記號形狀找好並核實了的。

一個年長的女巫鄭重其事地,從這捆稻子里割下一小把(七根) 稻穗,將它們塗上油,用配好色的彩線將它們纏起來,用香煙熏過,包上白布,把它們放在一個小的橢圓形的籃子里。這七根稻穗是幼小的稻米魂魄,小籃子是它的搖籃。另一婦女將它拿回農民家里來,她打一把傘,給嬌嫩的嬰兒遮住太陽的熱光。到家之後,全家的婦女都迎接稻米孩子,把搖籃等物放在一張新的睡席上,頭下墊個枕頭。


這時,農民的妻子要認真遵守三天禁忌,禁忌的規矩與真生了孩子三天內所履行的禁忌,在許多方面是一樣的。對新生的稻谷孩子所給予的這種耐心照顧,自然多少會延及他的父母,也就是從中抽出這孩子身體的那捆谷子。


在稻米魂魄帶回家、放在床上之後,這捆稻子,還留在田里,當作新生孩子的媽媽看待:把樹上的嫩芽搗碎,每晚四處撒開,一連撒三天,三天期滿,就把椰子和一種叫做“山羊花”的植物搗成漿,攪拌在一起,和點糖一起吃掉,再把這種混合物吐一些在稻子當中。


真正生孩子也是這樣,用菠蘿蜜、玫瑰蘋果和某種香蕉的嫩芽、嫩椰子的稀漿和乾魚、鹽、醋、蝦醬等美味調在一起,做成一種涼雜拌,給媽媽和孩子連吃三天。最後一捆稻子是由農民的妻子收割的,她把它帶回家里,脫粒後和稻谷魂魄混在一起。


然後農民拿著稻谷魂魄、籃子和最後一捆的稻谷一起,存放在馬來人用的又大又圓的米箱里。有一些稻米魂的谷粒和來年要播的種子拌在一起。我們可以看到馬來半島的這些稻谷媽媽和稻谷孩子,正與古代希臘的德墨忒耳和珀耳塞福涅相對應,在某種意義上也正是她們的原型。


還有,歐洲用新娘、新郎兩重形式代表谷精的風俗,與爪哇收割稻子時舉行的儀式是相近的。收獲者開始收割稻子之前,祭司或巫師選出一些稻穗,捆在一起,塗上油,戴上花。裝扮後的稻穗叫做珀迪澎根頓,意即稻谷新娘和稻谷新郎;然後舉行婚禮,緊接著就收割稻子。這之後,稻子收進來,倉里劃出一塊地方做新房,設置一領新席、一盞燈和各種盥洗用具。代表婚禮客人的稻捆,放在稻米新娘和稻米新郎的旁邊。把這些都辦完之後,全部莊稼才入倉。入倉後的頭40天,不許人進倉里去,以防打擾新婚夫婦。


在巴厘和龍目兩個島上,當收割期來到的時候,田地的主人親手收割“主要的稻谷”,捆成兩捆,每一捆都是108根帶葉子的稻穗。一捆代表一個男子,另一捆代表一個婦女,稱他們為“夫妻”,男谷捆用線纏起來,所有的葉子都不露在外面,女谷捆的葉子則彎過來,捆成一把婦女白髮的樣子。


有時候,為了進一步區別,女谷捆身上還圍一根稻草編的項鏈。從田里把稻谷收回家的時候,代表丈夫和妻子的那兩捆,由一個婦女頂在頭上拿回去,最後入倉。在倉里把它們放在一個小架子上,或一張稻桿編的墊子上。

我們看到材料說:這整個安排的目的是要使稻谷在倉里增多加番,所有者就可以得到比他放進去的還多。所以巴厘人把丈夫妻子這兩捆稻谷送進倉的時候,他們說:“願你增長,不斷增長。”當倉里的稻谷全部用完,代表丈夫和妻子的兩捆留在空倉里,它們終於逐漸消失,或被老鼠吃掉。有時候,饑餓迫使一些人吃掉這兩捆稻谷,但是這些可憐家夥為同伴所憎惡,罵他們是豬是狗。誰也不肯把這兩捆聖物,跟它們的凡俗同類一起賣掉。


用一個男性神靈和一個女性神靈使稻谷增產的觀念,在上緬甸的系族人中也有表現。當稻谷,亦即帶殼的大米,已經干了,堆好要脫粒的時候,全家所有的朋友都被請到打谷場上,擺出酒食。谷堆分作兩起,一半鋪開脫粒,另一半堆放著不動。酒食放在谷堆上,一位長老對“稻米的父親母親”祈求來年豐產,求種子能增加許多倍。然後,大家吃喝作樂。這種打谷場上的儀式是這些人召喚“稻米的父親母親”唯一的場合。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