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8)

就這樣,由於從體制內掙脫而出,我不僅沒有窮困潦倒,而且在時時感受著富有。當然,這種深刻的富裕感,是一種穆斯林的幸福。在這過程中,我接觸到了體制外的含義。 

1989年之後,我站到了體制之外,似乎體制也在對我孤立,什麽學會、學報、出國、進修、評獎、"國家津貼",各式各樣的便宜,都清除得幹幹凈凈。

 

那以後我憑借的東西只有一樣:文章的水平。如果不管因什麽原因水平降低,我就會失敗而且招致嘲笑。如果失敗,以前一切清潔的選擇就似乎變成否定,因為這個社會唯以成敗論英雄。 

我不願讓自己的生命被嘲笑,我絕不能在最後讓人覺得:他多麽可憐啊,窮困潦倒,連拉面都吃不起。我在和流行天下的價值觀,作一生的比試。我可以公開我的訣竅:我只有一條路,就是以學習保持水平。

 

世界上良知還是存在的,當你經過奮斗(jihad)完成了你的提高,寫出領先的作品時,不僅學術與文學的地位得以保障,而且面包也會有,牛奶也會有。我們要吃得溫飽、過得富足、還要拿出一部分錢財幫助他人——-這種全面的富裕,這種體制之外的幸福,千金不換。 

如果要我對年輕的回族知識分子說一句什麽,我想說的唯一就是這一句:

 

作為自古就在體制外的回族群體的一員,警惕你對體制的夢想!有人說,體制是最大的"設立殼"、是最大的以物配主。從體制高層脫離的我,感到這種說法不無道理。當你的手指摸著鍵盤時,要記住最危險的就是歪著嘴摹仿體制內的腔調。靠取悅別人、學別人的腔調,獲得的所謂話語權可悲至極。它注定要失敗,因為,削尖腦袋往體制里鑽的過程,常常也是對伊斯蘭背離的一個過程。 

最後,我想把我在不久前的一個短文念一遍,讓這一音頻成為這個發言的結尾。它是我在獲得新疆回族文學特別獎時的"獲獎感言",短文的題目是:《最大的獎賞是安拉的喜悅》。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