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7)

永恒回歸

偉大的文學是少數文學,總有一種意義深遠的重復,不是表面形式的重復,而是生成的重復。不模仿結果而是重復時間的力量與差異。就像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重復,不是復讀莎士比亞所說,而是激發創造原作的力量。  

德勒茲描述了兩種差異與重復。一種是再現,可能有所差別,但總歸是一些相同的事物,努力貼近原版。另一種是積極的重復,對詞語的不同開始,轉變詞語的歷史文本。我們改如何重新對待那些詞語“法國大革命”、“五月風暴”、“自由”、“平等”和“民主”?談論歷史不只是一種再現式重復,真正的歷史是無政府的歷史,真正的重復是差異的最大化。後殖民主義不會臣服於那些已然給出的聲音,發出了東方的,底層的,“農民”的聲音。 

這就是德勒茲的永恒回歸(eternal return),唯一重復和回歸的東西是生成。生命的權力是差異與重復。每一個生命的事件都轉變了生命本身。重讀喬伊斯的《都柏林人》是為了重復再確認那種轉變的力量,這就是文學永恒回歸的權力。文本並不能限制讀者,它應該是敞開的,向差異與新內容敞開。時間中唯一不變的是差異,唯一永恒的是時間本身。

 

參考: 

《卡夫卡:走向少數文學》 

《反俄狄浦斯》 

《千高原》 

《導讀德勒茲》 

《遊牧思想——吉爾·德勒茲&費利克斯·瓜塔里讀本》 

《卡夫卡與德勒茲的“少數族文學”概念》 

《“少數文學”視域下的黃瀛詩歌與宮澤賢治詩歌》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