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7.4

倘若估算一下,不但德國文化的衰落了如指掌,而且也不乏這方面的充足理由。任何人的花費歸根到底不能超過他所擁有的,個人如此,民族也如此。一個人把自己花費在權力、大政治、經濟、世界貿易、議會、軍事利益上,一個向這些方面付出了理解、認真、意志、自我超越的能量(他就是這種能量),那麽,他在其他方面就必有短缺。文化和國家——在這一點上不要欺騙自己——是敵對的:“文化國家”純屬現代觀念。兩者互相分離,靠犧牲對方而生長。一切偉大的文化時代都是非政治的,基至是反政治的。——歌德的心靈為拿破侖現像打開,卻對“解放戰爭”關閉……正當德國作為巨大力量興起之時,法國作為文化力量獲得了一種不同的重要性。在今天,精神的許多新的嚴肅、許多新的熱情已經遷往巴黎;例如,悲觀主義問題,瓦格納問題,幾乎所有的心理學問題和藝術問題,在那裏比在德國得到無比精微透徹的思索,——德國人基至無能於這種嚴肅。——在歐洲文化史上,“帝國”的興起首先意味著一件事:重心的轉移。無論何處,人們都已經知道:在主要的事情(這始終是文化)上,德國人不再值得一提。人們問道:你們可要為歐洲提供哪怕一個夠格的思想家、就像你們的歌德、你們的黑格爾、你們的亨利希·海涅、你們的叔本華那樣?——不再有一個德國哲學家了,這實在令人驚訝不已。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