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老年間就有人向老驢肉陳建議過:又不缺錢兒,何不換頭好驢?老驢肉陳回答得誠懇:瘸驢聽話,健驢欺弱、欺小、愛尥蹶子,得為孩子們想。到末代驢肉陳接班兒的時候,恰逢上一代瘸驢戀主也死了,有些人也曾又舊話重提,可這位主兒換來換去還是換了條兩歲的瘸腿兒驢,並且難得地結巴出一句話:「祖、祖宗、留留留留下的章法……」當即迎來了個滿堂好,好在車轆轤早已不成方圓,似乎也非瘸驢拉動不可。車轆轤顛高時,恰是後驢蹄瘸下之際,取長補短,配合巧妙,慢雖慢點兒,卻轆轤得頗

 

能使人發古之幽思。 

得!湯褪驢的活幌子終於又打出來了!

 

老掌櫃剛一緩過神兒,小驢車早已按祖宗章法停在了古泉居茶樓門前。呵!人群一下子就圍上去了,要多麼轟動有多麼轟動。但賣肉的戰戰兢兢,主顧們也有點戰戰兢兢:到底那珍寶似的原湯還有沒有了?這小子還鹵得出地道的湯褪驢嗎?多虧了茶樓老掌櫃比大夥兒還急,走下樓來,擠進人群,先用權威的眼光細細審視,再把大拇指和食指一並,輕輕地捏起那麼一條肉絲兒,舉得老高,再看再察,然後再落入口中,細細地嚼,細細地品,細細地咂巴著,足足有十多分鐘。待圍觀者都快急出眼珠子時,他這才帶哭音兒猛地一叫: 

「老少爺兒們,驢肉陳的老滋味兒又回來了!」 

這一吆喝不要緊,只見忽拉一下,一車驢肉便被搶購一空。而且在當天,有關這家伙捨身保護原肉湯、裝傻糊弄公家人兒的種種傳說,更沸沸揚揚地塞滿了整個大褲襠胡同。尤其聽說北京青龍橋的驢肉失傳了之後,這鬧市之遊客竟驟然增加了兩倍之多。更為重要的是作為塞北之一絕,湯褪驢竟在招待外國人的宴會上派上了用場。據說,這些洋人們剛吃了幾片兒,便伸出大拇哥連聲喊:「蒿!篙!」

 

您哪!國粹頃刻問變成國寶了。

 

可又有誰能料想到,這位末代驢肉陳的背時運還沒走完。就在他剛要走紅的時候,他那頭瘸腿兒驢竟活得不耐煩老死了。木轆轤車缺了這驢當然拉不出去了。但更奇怪的卻是,這位國寶也像缺了腿兒地開始晃晃悠悠起來,有一天半夜竟遊魂兒一般沒了影兒。等老主顧們再發現他的時候,這主兒已經栽到一個公用茅廁裡只剩一口悠悠氣兒了。 

這驢、這車、這人,眼看結著伴兒要全完了…… 

還有什麼說的?兩眼發直,四肢冰涼,剛等抬到醫院就準備著往火葬場送了。大褲襠胡同裡頓失肉香,古泉居茶樓上立布愁雲。一幫虔誠的驢肉愛好者只好忍痛節哀,張羅著提前為這位背時的主兒操辦起後事來。

 

總不能讓他油漬麻花地去見老祖宗啊!

 

作為大褲襠胡同盛衰史的活的見證人,老掌櫃當然就更難免兔死狐悲了。含著眼淚,戴著手套,捏著鼻子,率領著幾位老主顧一起走進了末代驢肉陳的府邸。您哪!是得在居委會監督下清理清理了,死了也得讓他穿一次新的褲褂吧?但走進去這麼一瞅,咳!瞧屋子裡這份兒髒、亂、破、窮、臭,真讓人瞅著寒心哪!有幾位當即拔腳就要走,多虧讓老掌櫃給喊住了:「諸位,諸位!還是翻騰點破爛兒賣賣吧,總得湊個火葬費呀!」老天爺!這一翻騰可不要緊,破炕席下,爛被褥中,炕洞子裡,破頂棚上,死驢皮卷兒內,到處都是錢、錢、錢!有前清的銀錠、銀票、銀元寶,有洪憲的袁大頭,有民國的法幣,有日偽的蒙疆票,有蔣介石的關金和金元券,還有現如今的人民幣。油漬麻花,東掖西藏,海啦!海啦! 

就是沒翻到那份兒神秘莫測的原肉湯…… 

但現有的收穫已經足夠了。當時,大褲襠區正苦干找不到一位萬元戶來出席全市首屆致富戶代表大會。這一下可行了,送到銀行一兌換,豈止萬元?好您哪!整整十幾萬哪!於是區領導親自過問,將這位首批致富戶轉送到全市最好的醫院,住進高干的特級病房,進行專門的特級護理,並下令不惜動用一切珍貴藥物進行搶救,是啊!怎麼能讓這麼一位先進人物兒在這時候不明不白、不吭不哈地死去呢?不!絕不允許!

 

這麼一來,您還別說,末代驢肉陳還真的給從閻王殿拉回來了。 

時來了,運轉了!

 

再等到這位淪塵落難的主兒睜開眼睛,呵!一時間他差點又讓鎂光燈、照像機和攝像機給晃暈了過去。從此,他便一躍而成為大褲襠胡同萬人矚目的一顆「新星」,連電視機裡的李向南也讓給比得黯然失色了。人們的注意力全被那十幾萬吸引了過去,致使大夥兒竟數月不想驢肉味兒。還提那油漬麻花的玩意兒幹嘛?如今他老人家還能顧上這個? 

末代驢肉陳被大夥兒號稱為驢財神了。 

但這位遍體生輝的財神爺卻有點兒使人失望,給他門頭兒上掛「致富光榮」那匾時,他竟愁眉苦臉的像給他貼報喪帖子一樣。送他參加全市首屆致富代表會的時候,他更像被綁赴刑場。最令人琢磨不透的是,歸來後他居然絕口不提湯褪驢,整日裡迷迷瞪瞪六神無主,只顧蒙著頭兒守著破院裡那株歪脖子樹發懵。

 

可越這樣兒,大夥兒越感到神秘,越對他肅然起敬。 

有一天情況卻又有了新的變化。那陣子來大褲襠胡同的外國人越來越多,早已流行起諸如「古德、您哪、拜!」這類混合詞兒。更重要的是,上次那位要買驢肉帶回美國的老外又來了,而且專門點名兒要見這位末代驢肉陳。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這位洋人兒在一位娘兒們陪同下,進門一瞧這位當今的驢財神,愣在驚喜之餘用半生不熟的中國話喊上了: 

「哈!和我們經理說的一樣,一點不錯,是他、是他!蒿、蒿!先生……」 

並且當即預定湯褪驢肉五十斤!

 

人們並不去研究其中的奧秘,只是因為有外國人這麼一提,頓時又把對這宗美味的嗅覺、味覺調動起來了,就連視覺也從錢上又重新落到驢肉上了。於是,湯褪驢更變得香飄萬里、中外聞名,彷彿沒了這份美味兒就會民不聊生,國將不國,大褲襠胡同也就更不稱其為大褲襠胡同了。 

至此,正宗驢肉陳才算得真正橫空出世了…… 

但令人驚訝的是,正當這位驢財神聲譽卓絕、名利雙收、正可大展宏圖之際,他卻堅決拒絕再次出山,只顧得每日裡守著那株歪脖子樹發懵。任誰來苦口婆心相勸,都始終未能把這位悲悲、慼慼、淒淒、慘慘的「國寶」請出那大門一步。

 

但是白三爺卻做到了,玩驢終於把這古怪的樹杈子玩出了大門來。 

而現在…… 

老掌櫃一晃腦袋,猛地從飄渺的思緒中轉了回來。四周依舊是亂哄哄的景象,眼前還是白三爺和那矜持的娘兒們久久對峙著。只有那甘當三孫子的小匪派兒像是等不及了,又急沖沖地跑過來問上了:

 

「怎麼樣?」 

「哼!」白三爺冷笑了。 

「五千!」女的更不同凡響。 

「謝您啦!」白三爺卻突然立起身來,「我白三兒不賣祖宗!」

 

「啊!」驚歎聲。 

白三爺早已一甩手兒,灑脫地走下茶樓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