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5)

印度人在對面那一列屋里等著,身子正像死屍似地攤在老板的煙鋪上面,只有两隻還是活著的手,卻在緩悠悠地燒炙著鴉片的泡子。清油燈映出來的面孔,棕黃色里透出紫黑的顏色, 光景像是喝過不少的酒了。

旁邊坐著一位年青的歐洲紳士,裝束是:翻領的白色汗衣,短的黃斜紋布褲子,長毛襪,黑皮鞋。手里握著手電筒,正把電光一下子放出,一下子關閉,那麽地玩耍著。樣子自然全是歐洲的模型制出的,只是一頭光溜溜的短髮,卻是東方人的黑色,看起來大約是白種人和印度人的混合兒吧。

印度人勉強向我笑了一笑,並不說明叫我的用意,卻對那歐洲紳士說著我所不懂的印度士坦里話,隨即那位歐洲紳士帶著命令的語氣,直對我講:


“I want a girl,boy!  ”


舌頭弄不靈活似的,吐音極其僵硬,像也是喝醉了的。  聽著這樣的話,我生氣了,忿忿地望著印度人;他卻把眼光低了下去,射在一邊,略略感著窘迫的樣子。

回頭看看老板,老板向著我微笑,又把這微笑獻給歐洲紳士,而且更要做得諂媚些。真奇怪哪,這位語言學上的初等學生,怎麽會懂得那意思呢? 呵,也許是,那過去的經驗已經告訴了他吧。

但我仍舊翻譯給他聽了,卻帶著埋怨的口氣。

 “真怪了!  他向我要女人。……我有什麽女人!  ……我又不是開窯子的!  ……”                                          


“他們就是要那些擺夷女子囉。……”

老板用嘴巴往那些客人睡覺的房間一指,輕聲地說,做出很懂事的樣兒。隨即補了一句,意思是叫我識相一點兒,莫要在貴客的面前現出那麽不好看的嘴臉。

“不好得罪的哪,……這是八募官家派來查路的人。…… 在這里開店子,唉,真是……”

不再往下說了,苦惱地嘆口氣。 我按下了忿怒,稍微放軟聲音說:“是不是叫我替他去找一個……” 老板點點頭。

我卻很生反感的說: “這樣的事,我不會做,不會,不會,不會,……我又不懂擺夷話,……叫老板娘不好嗎? ”

最後一句話,簡直是硬著頭皮說的。“嗯,嗯,這是什麽話!  什麽話!  ……”

老板立即大發脾氣了。就把外國人手里的電筒抓著,口吃地說:“來,來,……大人,我,我引你去,我引你去。”


馬上一個悲痛的意識,子彈也似地打進我的心頭;難道竟眼睜睜地望著那些可憐的夷家少女,讓人活活作踐麽? 看看睡著的印度人,全不說什麽話,只是閉起眼睛,擺著青色的下巴, 他也像我的老板似地,陷到無可如何的境地了。

都是沒用的家夥!  我心里惡毒地罵著,同時,燃起了憤恨的火焰了。這打掃馬糞的,侍候客人的倒楣事情,也不想再做了,今晚上痛痛快快地揍那洋鬼子一頓,當夜或者明早就跑回中國去。但想到把禍事丟給這家子和那印度人,又覺不忍。而且又使我那三個可憐的小學生,弄到老虎的嘴上去,卻更令我心上不好過。因為他們太天真了,從不曾把我當成小夥計一樣地看待過,總是像對先生那般地敬愛著。然而,閉著眼睛讓那些在生活上辛苦奔波的夷家少女給人蹂躪麽? 這於我,又是不可能的,絕對不能夠!  於是,我突然向老板和那洋鬼子追去了。


但並沒有揮起拳頭,卻只把老板手里的電筒抓著,急促地說道:

“還是我來好了!  ”

“嗯,嗯,……”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